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健康养生_主关键词>

文章来源:SEO    发布时间:2020-06-01 16:32:56  【字号:      】

散客去广州买衣服攻略会计初级-天津会计网-中级财务会计报表学习网站山西新闻网具有新闻采写社会化媒体资讯和产品为一体的互联网媒体平台记录社会、传播信息每天24小时面向广大网民和网络媒体,快速、准确地提供文字、图片、视频等多样化的资讯服务力求及时、客观、权威、独立地报道新闻,致力于应用前沿。

  月日,正值周末,市民陈婕带着家人从雅安驱车多公里到西昌游玩。路上,陈婕问母亲:“这样的生活,你们年轻时根本想不到吧?”“那当然,做梦都想不到。”  陈婕的母亲生于上世纪年代,她当年没有想到,现在的人周末可以开车去周边城市度假,可以将养老钱从柜子里“搬”出来,用来买基金、债券投资,还可以给自己买保险、年底分红……  对不同年代的人来说,关于财富的记忆可谓千差万别,如今人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脸上也洋溢着幸福感和自豪感。本期,记者通过采访不同年代人的“财富”故事,让大家了解不同年代人的财富观,感受时代的巨大变迁。  后  生活节俭拒谈财富  “那个年代,大部分家庭没有财富,也就没有所谓的‘财富观’。”今年岁的陈玉芳说,上世纪年代的人对贫穷的记忆刻骨铭心,“贫穷观”伴随着许多人今后的人生,就算以后生活富裕了,也不会乱花钱,在这一辈人眼里,省钱就是财富。  陈玉芳说,自己小时候经常吃不饱饭,几乎每个家庭都有个以上的孩子。家中穿衣就更不用说了,基本都是捡哥哥、姐姐穿剩下的,正所谓“新老大,旧老二,缝缝补补给老三”,若是学校开运动会,需要穿白网鞋,就用粉笔往鞋子上涂。  正是这样的童年经历,让陈玉芳形成了精打细算的习惯,她几十年来存下来的钱也放在银行里,不做任何投资。在她看来,投资风险大,不如存银行“吃利息”稳当。  另一名后市民王辉光,同样在小时候经历过吃不饱、穿不暖的生活,这也为他形成了“省到就是赚到”的财富理念。他告诉记者,自家卫生间放着一个水桶,平时洗菜的水都会从厨房端到卫生间,倒在这桶里用来冲厕所。  王辉光说,那个年代的人们,不仅丝毫没有“理财”概念,财富对他们来说也犹如“洪水猛兽”。大部分人都在工资体系下过着成色单一的生活,房子单位分、看病单位管,条件好一点的能买“三大件”,条件差一点的只能吃饱饭,股票、基金是听都没听过的词。  、后  舍得花钱更会挣钱  年改革开放后,我国社会财富随之迅速积累。后、后正是伴随着改革开放成长起来的一代人,与上代人相比,他们对财富的认识有着明显差异。  后、后这代人是社会经济腾飞的主要参与者和受益者,其财富积累的速度远超上代人。社会上有更多创造财富的机会,实现财富增值的渠道也更加宽广,他们意识到,开源比节流更有利于财富积累。因此,这代人“能省钱,也敢花钱”。  陈婕生于上世纪年代,没吃过太多苦头,陈婕家的第一个电视机是一台寸黑白电视。那时大概是年,即便是比书大不了多少的电视机也是新鲜玩意儿。后来,陈婕家换了一部尺寸大一点的电视,依然是黑白的。那时,很多城市家庭都能拥有这样一台“小黑白”了,因此邻居搬着小凳子围坐在电视机前的情形不再常有。  陈婕参加工作后,手头财富越积越多,她开始给家里添置电冰箱、洗衣机,上世纪年代初还装上了固定电话。结婚后,陈婕和丈夫用积蓄在市区绿洲路买了一间多平方米的小铺面用以出租,如今这个小铺面已经升值了倍。“钱不是攒出来的,是挣出来的,以前也买过股票和基金,多少有点收获。”陈婕说,自己一直认为“开源”胜于“节流”,自己用闲钱进行投资,让家庭生活品质得到了提高。  、后这代人与父辈相比,他们面临更大的社会压力,消费欲望更强并进一步激发了赚钱动力,他们财富增值的速度也比上代人快很多。他们充满危机感,不满足于现状,他们舍得花钱也更会挣钱。  后  注重“开源”让钱“生”钱  后从小衣食无忧,大部分都是家里独生子女,加上父辈悉心培养,让后的财商意识觉醒更早。作为互联网原住民的后,比上代人更懂得利用互联网让“钱生钱”的道理。  “有时候觉得自己既‘有钱’,但也‘缺钱’。”后的杨旻然说,“有钱”是指作为家里的独生子女,是家庭财富的唯一继承者,是家庭房产以及其他金融资产的未来主人。不过,他确实也“缺钱”,因为自己步入工作岗位不久,收入水平还较低,但消费却很高。这种收入低、消费高的状态让他感觉很“缺钱”,好在自己进行了一些理财。  “上大学时,我就把父母给我存的压岁钱进行投资。后来,我把%的钱放到余额宝,剩下的%投到某银行的定期理财产品,平均收益将近%,一年纯收入都有两三千元。”对于理财,杨旻然有着自己的一本“财富经”。  “随着互联网理财的普及,我成了互联网金融的忠实客户。”杨旻然说,参加工作后,自己开始热衷于互联网理财,平台更多、收益更高,也更快捷方便,不过他坦言,互联网理财风险更高,需要更加谨慎。  相比而言,后群体更了解互联网时代的变化趋势,能够准确、迅速搜集信息,辨别新事物。随着政府对互联网金融监管的不断加强和完善,互联网金融行业拥有良好的未来前景,更符合年轻一代投资者的财富理念。  后  超前消费乐享财富  在互联网与市场经济下成长起来的后、后,手中可支配财产多了起来,消费有了底气,还有不少人热衷于超前消费,享受品质生活。  “上一秒发生活费,下一秒还‘蚂蚁花呗’。”四川农业大学大一学生陈博然说,自己每学期、每个月都要数着日子过,盘算生活费与还款日的节奏,生怕出现收支失衡。  笔记本电脑、苹果手机、电子书kidle、运动装备、健身卡……如今价格动辄数千元的消费品,走进了城市青年的日常生活,在大学校园也成为必备。此外,各种聚餐、旅游也是年轻人普遍的生活方式,大学生每月千余元的生活费难以承担,于是利用信用卡或网贷进行超前消费,就成了不少大学生的日常。  “如果看了我去年的支付宝年度账单,你一定会以为我每个月生活费上万元呢。”某高校大二学生杨一茜说,她的支付宝年度账单显示,过去一年里,她在支付宝中的消费达到万元,高于%的同龄人。其中,网络购物花费“贡献”最多达万多元,其次是交通出行万多元。“每月要透支信用卡多元。”杨一茜说。  如今,像杨一茜这样的年轻“负翁”已不在少数,“这月买下月还”的消费方式,已成当下不少年轻人的常态。当然,也有不少后热衷理财,他们会将用不完的生活费或打工兼职挣的钱用于购买理财产品,为自己挣一些零花钱。某高校大一学生刘玲就将自己暑期兼职挣的“工资”购买了银行一个定期理财产品,利率达到%,而平时用不完的生活费,刘玲也会存起来,等存到一定数额后,便用于投资。  后虽还未步入社会,但父辈们已为他们积攒了一定财富,“家中有粮,心里不慌”的财富底气,使得他们对未来普遍拥有良好预期,他们既可乐享财富,过上有品质的生活,也可从容实现财富的管理和增值。  雅安日报/记者蒋阳阳

  月日,正值周末,市民陈婕带着家人从雅安驱车多公里到西昌游玩。路上,陈婕问母亲:“这样的生活,你们年轻时根本想不到吧?”“那当然,做梦都想不到。”  陈婕的母亲生于上世纪年代,她当年没有想到,现在的人周末可以开车去周边城市度假,可以将养老钱从柜子里“搬”出来,用来买基金、债券投资,还可以给自己买保险、年底分红……  对不同年代的人来说,关于财富的记忆可谓千差万别,如今人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脸上也洋溢着幸福感和自豪感。本期,记者通过采访不同年代人的“财富”故事,让大家了解不同年代人的财富观,感受时代的巨大变迁。  后  生活节俭拒谈财富  “那个年代,大部分家庭没有财富,也就没有所谓的‘财富观’。”今年岁的陈玉芳说,上世纪年代的人对贫穷的记忆刻骨铭心,“贫穷观”伴随着许多人今后的人生,就算以后生活富裕了,也不会乱花钱,在这一辈人眼里,省钱就是财富。  陈玉芳说,自己小时候经常吃不饱饭,几乎每个家庭都有个以上的孩子。家中穿衣就更不用说了,基本都是捡哥哥、姐姐穿剩下的,正所谓“新老大,旧老二,缝缝补补给老三”,若是学校开运动会,需要穿白网鞋,就用粉笔往鞋子上涂。  正是这样的童年经历,让陈玉芳形成了精打细算的习惯,她几十年来存下来的钱也放在银行里,不做任何投资。在她看来,投资风险大,不如存银行“吃利息”稳当。  另一名后市民王辉光,同样在小时候经历过吃不饱、穿不暖的生活,这也为他形成了“省到就是赚到”的财富理念。他告诉记者,自家卫生间放着一个水桶,平时洗菜的水都会从厨房端到卫生间,倒在这桶里用来冲厕所。  王辉光说,那个年代的人们,不仅丝毫没有“理财”概念,财富对他们来说也犹如“洪水猛兽”。大部分人都在工资体系下过着成色单一的生活,房子单位分、看病单位管,条件好一点的能买“三大件”,条件差一点的只能吃饱饭,股票、基金是听都没听过的词。  、后  舍得花钱更会挣钱  年改革开放后,我国社会财富随之迅速积累。后、后正是伴随着改革开放成长起来的一代人,与上代人相比,他们对财富的认识有着明显差异。  后、后这代人是社会经济腾飞的主要参与者和受益者,其财富积累的速度远超上代人。社会上有更多创造财富的机会,实现财富增值的渠道也更加宽广,他们意识到,开源比节流更有利于财富积累。因此,这代人“能省钱,也敢花钱”。  陈婕生于上世纪年代,没吃过太多苦头,陈婕家的第一个电视机是一台寸黑白电视。那时大概是年,即便是比书大不了多少的电视机也是新鲜玩意儿。后来,陈婕家换了一部尺寸大一点的电视,依然是黑白的。那时,很多城市家庭都能拥有这样一台“小黑白”了,因此邻居搬着小凳子围坐在电视机前的情形不再常有。  陈婕参加工作后,手头财富越积越多,她开始给家里添置电冰箱、洗衣机,上世纪年代初还装上了固定电话。结婚后,陈婕和丈夫用积蓄在市区绿洲路买了一间多平方米的小铺面用以出租,如今这个小铺面已经升值了倍。“钱不是攒出来的,是挣出来的,以前也买过股票和基金,多少有点收获。”陈婕说,自己一直认为“开源”胜于“节流”,自己用闲钱进行投资,让家庭生活品质得到了提高。  、后这代人与父辈相比,他们面临更大的社会压力,消费欲望更强并进一步激发了赚钱动力,他们财富增值的速度也比上代人快很多。他们充满危机感,不满足于现状,他们舍得花钱也更会挣钱。  后  注重“开源”让钱“生”钱  后从小衣食无忧,大部分都是家里独生子女,加上父辈悉心培养,让后的财商意识觉醒更早。作为互联网原住民的后,比上代人更懂得利用互联网让“钱生钱”的道理。  “有时候觉得自己既‘有钱’,但也‘缺钱’。”后的杨旻然说,“有钱”是指作为家里的独生子女,是家庭财富的唯一继承者,是家庭房产以及其他金融资产的未来主人。不过,他确实也“缺钱”,因为自己步入工作岗位不久,收入水平还较低,但消费却很高。这种收入低、消费高的状态让他感觉很“缺钱”,好在自己进行了一些理财。  “上大学时,我就把父母给我存的压岁钱进行投资。后来,我把%的钱放到余额宝,剩下的%投到某银行的定期理财产品,平均收益将近%,一年纯收入都有两三千元。”对于理财,杨旻然有着自己的一本“财富经”。  “随着互联网理财的普及,我成了互联网金融的忠实客户。”杨旻然说,参加工作后,自己开始热衷于互联网理财,平台更多、收益更高,也更快捷方便,不过他坦言,互联网理财风险更高,需要更加谨慎。  相比而言,后群体更了解互联网时代的变化趋势,能够准确、迅速搜集信息,辨别新事物。随着政府对互联网金融监管的不断加强和完善,互联网金融行业拥有良好的未来前景,更符合年轻一代投资者的财富理念。  后  超前消费乐享财富  在互联网与市场经济下成长起来的后、后,手中可支配财产多了起来,消费有了底气,还有不少人热衷于超前消费,享受品质生活。  “上一秒发生活费,下一秒还‘蚂蚁花呗’。”四川农业大学大一学生陈博然说,自己每学期、每个月都要数着日子过,盘算生活费与还款日的节奏,生怕出现收支失衡。  笔记本电脑、苹果手机、电子书kidle、运动装备、健身卡……如今价格动辄数千元的消费品,走进了城市青年的日常生活,在大学校园也成为必备。此外,各种聚餐、旅游也是年轻人普遍的生活方式,大学生每月千余元的生活费难以承担,于是利用信用卡或网贷进行超前消费,就成了不少大学生的日常。  “如果看了我去年的支付宝年度账单,你一定会以为我每个月生活费上万元呢。”某高校大二学生杨一茜说,她的支付宝年度账单显示,过去一年里,她在支付宝中的消费达到万元,高于%的同龄人。其中,网络购物花费“贡献”最多达万多元,其次是交通出行万多元。“每月要透支信用卡多元。”杨一茜说。  如今,像杨一茜这样的年轻“负翁”已不在少数,“这月买下月还”的消费方式,已成当下不少年轻人的常态。当然,也有不少后热衷理财,他们会将用不完的生活费或打工兼职挣的钱用于购买理财产品,为自己挣一些零花钱。某高校大一学生刘玲就将自己暑期兼职挣的“工资”购买了银行一个定期理财产品,利率达到%,而平时用不完的生活费,刘玲也会存起来,等存到一定数额后,便用于投资。  后虽还未步入社会,但父辈们已为他们积攒了一定财富,“家中有粮,心里不慌”的财富底气,使得他们对未来普遍拥有良好预期,他们既可乐享财富,过上有品质的生活,也可从容实现财富的管理和增值。  雅安日报/记者蒋阳阳

散客去广州买衣服攻略  月日,正值周末,市民陈婕带着家人从雅安驱车多公里到西昌游玩。路上,陈婕问母亲:“这样的生活,你们年轻时根本想不到吧?”“那当然,做梦都想不到。”  陈婕的母亲生于上世纪年代,她当年没有想到,现在的人周末可以开车去周边城市度假,可以将养老钱从柜子里“搬”出来,用来买基金、债券投资,还可以给自己买保险、年底分红……  对不同年代的人来说,关于财富的记忆可谓千差万别,如今人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脸上也洋溢着幸福感和自豪感。本期,记者通过采访不同年代人的“财富”故事,让大家了解不同年代人的财富观,感受时代的巨大变迁。  后  生活节俭拒谈财富  “那个年代,大部分家庭没有财富,也就没有所谓的‘财富观’。”今年岁的陈玉芳说,上世纪年代的人对贫穷的记忆刻骨铭心,“贫穷观”伴随着许多人今后的人生,就算以后生活富裕了,也不会乱花钱,在这一辈人眼里,省钱就是财富。  陈玉芳说,自己小时候经常吃不饱饭,几乎每个家庭都有个以上的孩子。家中穿衣就更不用说了,基本都是捡哥哥、姐姐穿剩下的,正所谓“新老大,旧老二,缝缝补补给老三”,若是学校开运动会,需要穿白网鞋,就用粉笔往鞋子上涂。  正是这样的童年经历,让陈玉芳形成了精打细算的习惯,她几十年来存下来的钱也放在银行里,不做任何投资。在她看来,投资风险大,不如存银行“吃利息”稳当。  另一名后市民王辉光,同样在小时候经历过吃不饱、穿不暖的生活,这也为他形成了“省到就是赚到”的财富理念。他告诉记者,自家卫生间放着一个水桶,平时洗菜的水都会从厨房端到卫生间,倒在这桶里用来冲厕所。  王辉光说,那个年代的人们,不仅丝毫没有“理财”概念,财富对他们来说也犹如“洪水猛兽”。大部分人都在工资体系下过着成色单一的生活,房子单位分、看病单位管,条件好一点的能买“三大件”,条件差一点的只能吃饱饭,股票、基金是听都没听过的词。  、后  舍得花钱更会挣钱  年改革开放后,我国社会财富随之迅速积累。后、后正是伴随着改革开放成长起来的一代人,与上代人相比,他们对财富的认识有着明显差异。  后、后这代人是社会经济腾飞的主要参与者和受益者,其财富积累的速度远超上代人。社会上有更多创造财富的机会,实现财富增值的渠道也更加宽广,他们意识到,开源比节流更有利于财富积累。因此,这代人“能省钱,也敢花钱”。  陈婕生于上世纪年代,没吃过太多苦头,陈婕家的第一个电视机是一台寸黑白电视。那时大概是年,即便是比书大不了多少的电视机也是新鲜玩意儿。后来,陈婕家换了一部尺寸大一点的电视,依然是黑白的。那时,很多城市家庭都能拥有这样一台“小黑白”了,因此邻居搬着小凳子围坐在电视机前的情形不再常有。  陈婕参加工作后,手头财富越积越多,她开始给家里添置电冰箱、洗衣机,上世纪年代初还装上了固定电话。结婚后,陈婕和丈夫用积蓄在市区绿洲路买了一间多平方米的小铺面用以出租,如今这个小铺面已经升值了倍。“钱不是攒出来的,是挣出来的,以前也买过股票和基金,多少有点收获。”陈婕说,自己一直认为“开源”胜于“节流”,自己用闲钱进行投资,让家庭生活品质得到了提高。  、后这代人与父辈相比,他们面临更大的社会压力,消费欲望更强并进一步激发了赚钱动力,他们财富增值的速度也比上代人快很多。他们充满危机感,不满足于现状,他们舍得花钱也更会挣钱。  后  注重“开源”让钱“生”钱  后从小衣食无忧,大部分都是家里独生子女,加上父辈悉心培养,让后的财商意识觉醒更早。作为互联网原住民的后,比上代人更懂得利用互联网让“钱生钱”的道理。  “有时候觉得自己既‘有钱’,但也‘缺钱’。”后的杨旻然说,“有钱”是指作为家里的独生子女,是家庭财富的唯一继承者,是家庭房产以及其他金融资产的未来主人。不过,他确实也“缺钱”,因为自己步入工作岗位不久,收入水平还较低,但消费却很高。这种收入低、消费高的状态让他感觉很“缺钱”,好在自己进行了一些理财。  “上大学时,我就把父母给我存的压岁钱进行投资。后来,我把%的钱放到余额宝,剩下的%投到某银行的定期理财产品,平均收益将近%,一年纯收入都有两三千元。”对于理财,杨旻然有着自己的一本“财富经”。  “随着互联网理财的普及,我成了互联网金融的忠实客户。”杨旻然说,参加工作后,自己开始热衷于互联网理财,平台更多、收益更高,也更快捷方便,不过他坦言,互联网理财风险更高,需要更加谨慎。  相比而言,后群体更了解互联网时代的变化趋势,能够准确、迅速搜集信息,辨别新事物。随着政府对互联网金融监管的不断加强和完善,互联网金融行业拥有良好的未来前景,更符合年轻一代投资者的财富理念。  后  超前消费乐享财富  在互联网与市场经济下成长起来的后、后,手中可支配财产多了起来,消费有了底气,还有不少人热衷于超前消费,享受品质生活。  “上一秒发生活费,下一秒还‘蚂蚁花呗’。”四川农业大学大一学生陈博然说,自己每学期、每个月都要数着日子过,盘算生活费与还款日的节奏,生怕出现收支失衡。  笔记本电脑、苹果手机、电子书kidle、运动装备、健身卡……如今价格动辄数千元的消费品,走进了城市青年的日常生活,在大学校园也成为必备。此外,各种聚餐、旅游也是年轻人普遍的生活方式,大学生每月千余元的生活费难以承担,于是利用信用卡或网贷进行超前消费,就成了不少大学生的日常。  “如果看了我去年的支付宝年度账单,你一定会以为我每个月生活费上万元呢。”某高校大二学生杨一茜说,她的支付宝年度账单显示,过去一年里,她在支付宝中的消费达到万元,高于%的同龄人。其中,网络购物花费“贡献”最多达万多元,其次是交通出行万多元。“每月要透支信用卡多元。”杨一茜说。  如今,像杨一茜这样的年轻“负翁”已不在少数,“这月买下月还”的消费方式,已成当下不少年轻人的常态。当然,也有不少后热衷理财,他们会将用不完的生活费或打工兼职挣的钱用于购买理财产品,为自己挣一些零花钱。某高校大一学生刘玲就将自己暑期兼职挣的“工资”购买了银行一个定期理财产品,利率达到%,而平时用不完的生活费,刘玲也会存起来,等存到一定数额后,便用于投资。  后虽还未步入社会,但父辈们已为他们积攒了一定财富,“家中有粮,心里不慌”的财富底气,使得他们对未来普遍拥有良好预期,他们既可乐享财富,过上有品质的生活,也可从容实现财富的管理和增值。  雅安日报/记者蒋阳阳

散客去广州买衣服攻略  月日,正值周末,市民陈婕带着家人从雅安驱车多公里到西昌游玩。路上,陈婕问母亲:“这样的生活,你们年轻时根本想不到吧?”“那当然,做梦都想不到。”  陈婕的母亲生于上世纪年代,她当年没有想到,现在的人周末可以开车去周边城市度假,可以将养老钱从柜子里“搬”出来,用来买基金、债券投资,还可以给自己买保险、年底分红……  对不同年代的人来说,关于财富的记忆可谓千差万别,如今人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脸上也洋溢着幸福感和自豪感。本期,记者通过采访不同年代人的“财富”故事,让大家了解不同年代人的财富观,感受时代的巨大变迁。  后  生活节俭拒谈财富  “那个年代,大部分家庭没有财富,也就没有所谓的‘财富观’。”今年岁的陈玉芳说,上世纪年代的人对贫穷的记忆刻骨铭心,“贫穷观”伴随着许多人今后的人生,就算以后生活富裕了,也不会乱花钱,在这一辈人眼里,省钱就是财富。  陈玉芳说,自己小时候经常吃不饱饭,几乎每个家庭都有个以上的孩子。家中穿衣就更不用说了,基本都是捡哥哥、姐姐穿剩下的,正所谓“新老大,旧老二,缝缝补补给老三”,若是学校开运动会,需要穿白网鞋,就用粉笔往鞋子上涂。  正是这样的童年经历,让陈玉芳形成了精打细算的习惯,她几十年来存下来的钱也放在银行里,不做任何投资。在她看来,投资风险大,不如存银行“吃利息”稳当。  另一名后市民王辉光,同样在小时候经历过吃不饱、穿不暖的生活,这也为他形成了“省到就是赚到”的财富理念。他告诉记者,自家卫生间放着一个水桶,平时洗菜的水都会从厨房端到卫生间,倒在这桶里用来冲厕所。  王辉光说,那个年代的人们,不仅丝毫没有“理财”概念,财富对他们来说也犹如“洪水猛兽”。大部分人都在工资体系下过着成色单一的生活,房子单位分、看病单位管,条件好一点的能买“三大件”,条件差一点的只能吃饱饭,股票、基金是听都没听过的词。  、后  舍得花钱更会挣钱  年改革开放后,我国社会财富随之迅速积累。后、后正是伴随着改革开放成长起来的一代人,与上代人相比,他们对财富的认识有着明显差异。  后、后这代人是社会经济腾飞的主要参与者和受益者,其财富积累的速度远超上代人。社会上有更多创造财富的机会,实现财富增值的渠道也更加宽广,他们意识到,开源比节流更有利于财富积累。因此,这代人“能省钱,也敢花钱”。  陈婕生于上世纪年代,没吃过太多苦头,陈婕家的第一个电视机是一台寸黑白电视。那时大概是年,即便是比书大不了多少的电视机也是新鲜玩意儿。后来,陈婕家换了一部尺寸大一点的电视,依然是黑白的。那时,很多城市家庭都能拥有这样一台“小黑白”了,因此邻居搬着小凳子围坐在电视机前的情形不再常有。  陈婕参加工作后,手头财富越积越多,她开始给家里添置电冰箱、洗衣机,上世纪年代初还装上了固定电话。结婚后,陈婕和丈夫用积蓄在市区绿洲路买了一间多平方米的小铺面用以出租,如今这个小铺面已经升值了倍。“钱不是攒出来的,是挣出来的,以前也买过股票和基金,多少有点收获。”陈婕说,自己一直认为“开源”胜于“节流”,自己用闲钱进行投资,让家庭生活品质得到了提高。  、后这代人与父辈相比,他们面临更大的社会压力,消费欲望更强并进一步激发了赚钱动力,他们财富增值的速度也比上代人快很多。他们充满危机感,不满足于现状,他们舍得花钱也更会挣钱。  后  注重“开源”让钱“生”钱  后从小衣食无忧,大部分都是家里独生子女,加上父辈悉心培养,让后的财商意识觉醒更早。作为互联网原住民的后,比上代人更懂得利用互联网让“钱生钱”的道理。  “有时候觉得自己既‘有钱’,但也‘缺钱’。”后的杨旻然说,“有钱”是指作为家里的独生子女,是家庭财富的唯一继承者,是家庭房产以及其他金融资产的未来主人。不过,他确实也“缺钱”,因为自己步入工作岗位不久,收入水平还较低,但消费却很高。这种收入低、消费高的状态让他感觉很“缺钱”,好在自己进行了一些理财。  “上大学时,我就把父母给我存的压岁钱进行投资。后来,我把%的钱放到余额宝,剩下的%投到某银行的定期理财产品,平均收益将近%,一年纯收入都有两三千元。”对于理财,杨旻然有着自己的一本“财富经”。  “随着互联网理财的普及,我成了互联网金融的忠实客户。”杨旻然说,参加工作后,自己开始热衷于互联网理财,平台更多、收益更高,也更快捷方便,不过他坦言,互联网理财风险更高,需要更加谨慎。  相比而言,后群体更了解互联网时代的变化趋势,能够准确、迅速搜集信息,辨别新事物。随着政府对互联网金融监管的不断加强和完善,互联网金融行业拥有良好的未来前景,更符合年轻一代投资者的财富理念。  后  超前消费乐享财富  在互联网与市场经济下成长起来的后、后,手中可支配财产多了起来,消费有了底气,还有不少人热衷于超前消费,享受品质生活。  “上一秒发生活费,下一秒还‘蚂蚁花呗’。”四川农业大学大一学生陈博然说,自己每学期、每个月都要数着日子过,盘算生活费与还款日的节奏,生怕出现收支失衡。  笔记本电脑、苹果手机、电子书kidle、运动装备、健身卡……如今价格动辄数千元的消费品,走进了城市青年的日常生活,在大学校园也成为必备。此外,各种聚餐、旅游也是年轻人普遍的生活方式,大学生每月千余元的生活费难以承担,于是利用信用卡或网贷进行超前消费,就成了不少大学生的日常。  “如果看了我去年的支付宝年度账单,你一定会以为我每个月生活费上万元呢。”某高校大二学生杨一茜说,她的支付宝年度账单显示,过去一年里,她在支付宝中的消费达到万元,高于%的同龄人。其中,网络购物花费“贡献”最多达万多元,其次是交通出行万多元。“每月要透支信用卡多元。”杨一茜说。  如今,像杨一茜这样的年轻“负翁”已不在少数,“这月买下月还”的消费方式,已成当下不少年轻人的常态。当然,也有不少后热衷理财,他们会将用不完的生活费或打工兼职挣的钱用于购买理财产品,为自己挣一些零花钱。某高校大一学生刘玲就将自己暑期兼职挣的“工资”购买了银行一个定期理财产品,利率达到%,而平时用不完的生活费,刘玲也会存起来,等存到一定数额后,便用于投资。  后虽还未步入社会,但父辈们已为他们积攒了一定财富,“家中有粮,心里不慌”的财富底气,使得他们对未来普遍拥有良好预期,他们既可乐享财富,过上有品质的生活,也可从容实现财富的管理和增值。  雅安日报/记者蒋阳阳

  月日,正值周末,市民陈婕带着家人从雅安驱车多公里到西昌游玩。路上,陈婕问母亲:“这样的生活,你们年轻时根本想不到吧?”“那当然,做梦都想不到。”  陈婕的母亲生于上世纪年代,她当年没有想到,现在的人周末可以开车去周边城市度假,可以将养老钱从柜子里“搬”出来,用来买基金、债券投资,还可以给自己买保险、年底分红……  对不同年代的人来说,关于财富的记忆可谓千差万别,如今人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脸上也洋溢着幸福感和自豪感。本期,记者通过采访不同年代人的“财富”故事,让大家了解不同年代人的财富观,感受时代的巨大变迁。  后  生活节俭拒谈财富  “那个年代,大部分家庭没有财富,也就没有所谓的‘财富观’。”今年岁的陈玉芳说,上世纪年代的人对贫穷的记忆刻骨铭心,“贫穷观”伴随着许多人今后的人生,就算以后生活富裕了,也不会乱花钱,在这一辈人眼里,省钱就是财富。  陈玉芳说,自己小时候经常吃不饱饭,几乎每个家庭都有个以上的孩子。家中穿衣就更不用说了,基本都是捡哥哥、姐姐穿剩下的,正所谓“新老大,旧老二,缝缝补补给老三”,若是学校开运动会,需要穿白网鞋,就用粉笔往鞋子上涂。  正是这样的童年经历,让陈玉芳形成了精打细算的习惯,她几十年来存下来的钱也放在银行里,不做任何投资。在她看来,投资风险大,不如存银行“吃利息”稳当。  另一名后市民王辉光,同样在小时候经历过吃不饱、穿不暖的生活,这也为他形成了“省到就是赚到”的财富理念。他告诉记者,自家卫生间放着一个水桶,平时洗菜的水都会从厨房端到卫生间,倒在这桶里用来冲厕所。  王辉光说,那个年代的人们,不仅丝毫没有“理财”概念,财富对他们来说也犹如“洪水猛兽”。大部分人都在工资体系下过着成色单一的生活,房子单位分、看病单位管,条件好一点的能买“三大件”,条件差一点的只能吃饱饭,股票、基金是听都没听过的词。  、后  舍得花钱更会挣钱  年改革开放后,我国社会财富随之迅速积累。后、后正是伴随着改革开放成长起来的一代人,与上代人相比,他们对财富的认识有着明显差异。  后、后这代人是社会经济腾飞的主要参与者和受益者,其财富积累的速度远超上代人。社会上有更多创造财富的机会,实现财富增值的渠道也更加宽广,他们意识到,开源比节流更有利于财富积累。因此,这代人“能省钱,也敢花钱”。  陈婕生于上世纪年代,没吃过太多苦头,陈婕家的第一个电视机是一台寸黑白电视。那时大概是年,即便是比书大不了多少的电视机也是新鲜玩意儿。后来,陈婕家换了一部尺寸大一点的电视,依然是黑白的。那时,很多城市家庭都能拥有这样一台“小黑白”了,因此邻居搬着小凳子围坐在电视机前的情形不再常有。  陈婕参加工作后,手头财富越积越多,她开始给家里添置电冰箱、洗衣机,上世纪年代初还装上了固定电话。结婚后,陈婕和丈夫用积蓄在市区绿洲路买了一间多平方米的小铺面用以出租,如今这个小铺面已经升值了倍。“钱不是攒出来的,是挣出来的,以前也买过股票和基金,多少有点收获。”陈婕说,自己一直认为“开源”胜于“节流”,自己用闲钱进行投资,让家庭生活品质得到了提高。  、后这代人与父辈相比,他们面临更大的社会压力,消费欲望更强并进一步激发了赚钱动力,他们财富增值的速度也比上代人快很多。他们充满危机感,不满足于现状,他们舍得花钱也更会挣钱。  后  注重“开源”让钱“生”钱  后从小衣食无忧,大部分都是家里独生子女,加上父辈悉心培养,让后的财商意识觉醒更早。作为互联网原住民的后,比上代人更懂得利用互联网让“钱生钱”的道理。  “有时候觉得自己既‘有钱’,但也‘缺钱’。”后的杨旻然说,“有钱”是指作为家里的独生子女,是家庭财富的唯一继承者,是家庭房产以及其他金融资产的未来主人。不过,他确实也“缺钱”,因为自己步入工作岗位不久,收入水平还较低,但消费却很高。这种收入低、消费高的状态让他感觉很“缺钱”,好在自己进行了一些理财。  “上大学时,我就把父母给我存的压岁钱进行投资。后来,我把%的钱放到余额宝,剩下的%投到某银行的定期理财产品,平均收益将近%,一年纯收入都有两三千元。”对于理财,杨旻然有着自己的一本“财富经”。  “随着互联网理财的普及,我成了互联网金融的忠实客户。”杨旻然说,参加工作后,自己开始热衷于互联网理财,平台更多、收益更高,也更快捷方便,不过他坦言,互联网理财风险更高,需要更加谨慎。  相比而言,后群体更了解互联网时代的变化趋势,能够准确、迅速搜集信息,辨别新事物。随着政府对互联网金融监管的不断加强和完善,互联网金融行业拥有良好的未来前景,更符合年轻一代投资者的财富理念。  后  超前消费乐享财富  在互联网与市场经济下成长起来的后、后,手中可支配财产多了起来,消费有了底气,还有不少人热衷于超前消费,享受品质生活。  “上一秒发生活费,下一秒还‘蚂蚁花呗’。”四川农业大学大一学生陈博然说,自己每学期、每个月都要数着日子过,盘算生活费与还款日的节奏,生怕出现收支失衡。  笔记本电脑、苹果手机、电子书kidle、运动装备、健身卡……如今价格动辄数千元的消费品,走进了城市青年的日常生活,在大学校园也成为必备。此外,各种聚餐、旅游也是年轻人普遍的生活方式,大学生每月千余元的生活费难以承担,于是利用信用卡或网贷进行超前消费,就成了不少大学生的日常。  “如果看了我去年的支付宝年度账单,你一定会以为我每个月生活费上万元呢。”某高校大二学生杨一茜说,她的支付宝年度账单显示,过去一年里,她在支付宝中的消费达到万元,高于%的同龄人。其中,网络购物花费“贡献”最多达万多元,其次是交通出行万多元。“每月要透支信用卡多元。”杨一茜说。  如今,像杨一茜这样的年轻“负翁”已不在少数,“这月买下月还”的消费方式,已成当下不少年轻人的常态。当然,也有不少后热衷理财,他们会将用不完的生活费或打工兼职挣的钱用于购买理财产品,为自己挣一些零花钱。某高校大一学生刘玲就将自己暑期兼职挣的“工资”购买了银行一个定期理财产品,利率达到%,而平时用不完的生活费,刘玲也会存起来,等存到一定数额后,便用于投资。  后虽还未步入社会,但父辈们已为他们积攒了一定财富,“家中有粮,心里不慌”的财富底气,使得他们对未来普遍拥有良好预期,他们既可乐享财富,过上有品质的生活,也可从容实现财富的管理和增值。  雅安日报/记者蒋阳阳

  月日,正值周末,市民陈婕带着家人从雅安驱车多公里到西昌游玩。路上,陈婕问母亲:“这样的生活,你们年轻时根本想不到吧?”“那当然,做梦都想不到。”  陈婕的母亲生于上世纪年代,她当年没有想到,现在的人周末可以开车去周边城市度假,可以将养老钱从柜子里“搬”出来,用来买基金、债券投资,还可以给自己买保险、年底分红……  对不同年代的人来说,关于财富的记忆可谓千差万别,如今人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脸上也洋溢着幸福感和自豪感。本期,记者通过采访不同年代人的“财富”故事,让大家了解不同年代人的财富观,感受时代的巨大变迁。  后  生活节俭拒谈财富  “那个年代,大部分家庭没有财富,也就没有所谓的‘财富观’。”今年岁的陈玉芳说,上世纪年代的人对贫穷的记忆刻骨铭心,“贫穷观”伴随着许多人今后的人生,就算以后生活富裕了,也不会乱花钱,在这一辈人眼里,省钱就是财富。  陈玉芳说,自己小时候经常吃不饱饭,几乎每个家庭都有个以上的孩子。家中穿衣就更不用说了,基本都是捡哥哥、姐姐穿剩下的,正所谓“新老大,旧老二,缝缝补补给老三”,若是学校开运动会,需要穿白网鞋,就用粉笔往鞋子上涂。  正是这样的童年经历,让陈玉芳形成了精打细算的习惯,她几十年来存下来的钱也放在银行里,不做任何投资。在她看来,投资风险大,不如存银行“吃利息”稳当。  另一名后市民王辉光,同样在小时候经历过吃不饱、穿不暖的生活,这也为他形成了“省到就是赚到”的财富理念。他告诉记者,自家卫生间放着一个水桶,平时洗菜的水都会从厨房端到卫生间,倒在这桶里用来冲厕所。  王辉光说,那个年代的人们,不仅丝毫没有“理财”概念,财富对他们来说也犹如“洪水猛兽”。大部分人都在工资体系下过着成色单一的生活,房子单位分、看病单位管,条件好一点的能买“三大件”,条件差一点的只能吃饱饭,股票、基金是听都没听过的词。  、后  舍得花钱更会挣钱  年改革开放后,我国社会财富随之迅速积累。后、后正是伴随着改革开放成长起来的一代人,与上代人相比,他们对财富的认识有着明显差异。  后、后这代人是社会经济腾飞的主要参与者和受益者,其财富积累的速度远超上代人。社会上有更多创造财富的机会,实现财富增值的渠道也更加宽广,他们意识到,开源比节流更有利于财富积累。因此,这代人“能省钱,也敢花钱”。  陈婕生于上世纪年代,没吃过太多苦头,陈婕家的第一个电视机是一台寸黑白电视。那时大概是年,即便是比书大不了多少的电视机也是新鲜玩意儿。后来,陈婕家换了一部尺寸大一点的电视,依然是黑白的。那时,很多城市家庭都能拥有这样一台“小黑白”了,因此邻居搬着小凳子围坐在电视机前的情形不再常有。  陈婕参加工作后,手头财富越积越多,她开始给家里添置电冰箱、洗衣机,上世纪年代初还装上了固定电话。结婚后,陈婕和丈夫用积蓄在市区绿洲路买了一间多平方米的小铺面用以出租,如今这个小铺面已经升值了倍。“钱不是攒出来的,是挣出来的,以前也买过股票和基金,多少有点收获。”陈婕说,自己一直认为“开源”胜于“节流”,自己用闲钱进行投资,让家庭生活品质得到了提高。  、后这代人与父辈相比,他们面临更大的社会压力,消费欲望更强并进一步激发了赚钱动力,他们财富增值的速度也比上代人快很多。他们充满危机感,不满足于现状,他们舍得花钱也更会挣钱。  后  注重“开源”让钱“生”钱  后从小衣食无忧,大部分都是家里独生子女,加上父辈悉心培养,让后的财商意识觉醒更早。作为互联网原住民的后,比上代人更懂得利用互联网让“钱生钱”的道理。  “有时候觉得自己既‘有钱’,但也‘缺钱’。”后的杨旻然说,“有钱”是指作为家里的独生子女,是家庭财富的唯一继承者,是家庭房产以及其他金融资产的未来主人。不过,他确实也“缺钱”,因为自己步入工作岗位不久,收入水平还较低,但消费却很高。这种收入低、消费高的状态让他感觉很“缺钱”,好在自己进行了一些理财。  “上大学时,我就把父母给我存的压岁钱进行投资。后来,我把%的钱放到余额宝,剩下的%投到某银行的定期理财产品,平均收益将近%,一年纯收入都有两三千元。”对于理财,杨旻然有着自己的一本“财富经”。  “随着互联网理财的普及,我成了互联网金融的忠实客户。”杨旻然说,参加工作后,自己开始热衷于互联网理财,平台更多、收益更高,也更快捷方便,不过他坦言,互联网理财风险更高,需要更加谨慎。  相比而言,后群体更了解互联网时代的变化趋势,能够准确、迅速搜集信息,辨别新事物。随着政府对互联网金融监管的不断加强和完善,互联网金融行业拥有良好的未来前景,更符合年轻一代投资者的财富理念。  后  超前消费乐享财富  在互联网与市场经济下成长起来的后、后,手中可支配财产多了起来,消费有了底气,还有不少人热衷于超前消费,享受品质生活。  “上一秒发生活费,下一秒还‘蚂蚁花呗’。”四川农业大学大一学生陈博然说,自己每学期、每个月都要数着日子过,盘算生活费与还款日的节奏,生怕出现收支失衡。  笔记本电脑、苹果手机、电子书kidle、运动装备、健身卡……如今价格动辄数千元的消费品,走进了城市青年的日常生活,在大学校园也成为必备。此外,各种聚餐、旅游也是年轻人普遍的生活方式,大学生每月千余元的生活费难以承担,于是利用信用卡或网贷进行超前消费,就成了不少大学生的日常。  “如果看了我去年的支付宝年度账单,你一定会以为我每个月生活费上万元呢。”某高校大二学生杨一茜说,她的支付宝年度账单显示,过去一年里,她在支付宝中的消费达到万元,高于%的同龄人。其中,网络购物花费“贡献”最多达万多元,其次是交通出行万多元。“每月要透支信用卡多元。”杨一茜说。  如今,像杨一茜这样的年轻“负翁”已不在少数,“这月买下月还”的消费方式,已成当下不少年轻人的常态。当然,也有不少后热衷理财,他们会将用不完的生活费或打工兼职挣的钱用于购买理财产品,为自己挣一些零花钱。某高校大一学生刘玲就将自己暑期兼职挣的“工资”购买了银行一个定期理财产品,利率达到%,而平时用不完的生活费,刘玲也会存起来,等存到一定数额后,便用于投资。  后虽还未步入社会,但父辈们已为他们积攒了一定财富,“家中有粮,心里不慌”的财富底气,使得他们对未来普遍拥有良好预期,他们既可乐享财富,过上有品质的生活,也可从容实现财富的管理和增值。  雅安日报/记者蒋阳阳

  月日,正值周末,市民陈婕带着家人从雅安驱车多公里到西昌游玩。路上,陈婕问母亲:“这样的生活,你们年轻时根本想不到吧?”“那当然,做梦都想不到。”  陈婕的母亲生于上世纪年代,她当年没有想到,现在的人周末可以开车去周边城市度假,可以将养老钱从柜子里“搬”出来,用来买基金、债券投资,还可以给自己买保险、年底分红……  对不同年代的人来说,关于财富的记忆可谓千差万别,如今人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脸上也洋溢着幸福感和自豪感。本期,记者通过采访不同年代人的“财富”故事,让大家了解不同年代人的财富观,感受时代的巨大变迁。  后  生活节俭拒谈财富  “那个年代,大部分家庭没有财富,也就没有所谓的‘财富观’。”今年岁的陈玉芳说,上世纪年代的人对贫穷的记忆刻骨铭心,“贫穷观”伴随着许多人今后的人生,就算以后生活富裕了,也不会乱花钱,在这一辈人眼里,省钱就是财富。  陈玉芳说,自己小时候经常吃不饱饭,几乎每个家庭都有个以上的孩子。家中穿衣就更不用说了,基本都是捡哥哥、姐姐穿剩下的,正所谓“新老大,旧老二,缝缝补补给老三”,若是学校开运动会,需要穿白网鞋,就用粉笔往鞋子上涂。  正是这样的童年经历,让陈玉芳形成了精打细算的习惯,她几十年来存下来的钱也放在银行里,不做任何投资。在她看来,投资风险大,不如存银行“吃利息”稳当。  另一名后市民王辉光,同样在小时候经历过吃不饱、穿不暖的生活,这也为他形成了“省到就是赚到”的财富理念。他告诉记者,自家卫生间放着一个水桶,平时洗菜的水都会从厨房端到卫生间,倒在这桶里用来冲厕所。  王辉光说,那个年代的人们,不仅丝毫没有“理财”概念,财富对他们来说也犹如“洪水猛兽”。大部分人都在工资体系下过着成色单一的生活,房子单位分、看病单位管,条件好一点的能买“三大件”,条件差一点的只能吃饱饭,股票、基金是听都没听过的词。  、后  舍得花钱更会挣钱  年改革开放后,我国社会财富随之迅速积累。后、后正是伴随着改革开放成长起来的一代人,与上代人相比,他们对财富的认识有着明显差异。  后、后这代人是社会经济腾飞的主要参与者和受益者,其财富积累的速度远超上代人。社会上有更多创造财富的机会,实现财富增值的渠道也更加宽广,他们意识到,开源比节流更有利于财富积累。因此,这代人“能省钱,也敢花钱”。  陈婕生于上世纪年代,没吃过太多苦头,陈婕家的第一个电视机是一台寸黑白电视。那时大概是年,即便是比书大不了多少的电视机也是新鲜玩意儿。后来,陈婕家换了一部尺寸大一点的电视,依然是黑白的。那时,很多城市家庭都能拥有这样一台“小黑白”了,因此邻居搬着小凳子围坐在电视机前的情形不再常有。  陈婕参加工作后,手头财富越积越多,她开始给家里添置电冰箱、洗衣机,上世纪年代初还装上了固定电话。结婚后,陈婕和丈夫用积蓄在市区绿洲路买了一间多平方米的小铺面用以出租,如今这个小铺面已经升值了倍。“钱不是攒出来的,是挣出来的,以前也买过股票和基金,多少有点收获。”陈婕说,自己一直认为“开源”胜于“节流”,自己用闲钱进行投资,让家庭生活品质得到了提高。  、后这代人与父辈相比,他们面临更大的社会压力,消费欲望更强并进一步激发了赚钱动力,他们财富增值的速度也比上代人快很多。他们充满危机感,不满足于现状,他们舍得花钱也更会挣钱。  后  注重“开源”让钱“生”钱  后从小衣食无忧,大部分都是家里独生子女,加上父辈悉心培养,让后的财商意识觉醒更早。作为互联网原住民的后,比上代人更懂得利用互联网让“钱生钱”的道理。  “有时候觉得自己既‘有钱’,但也‘缺钱’。”后的杨旻然说,“有钱”是指作为家里的独生子女,是家庭财富的唯一继承者,是家庭房产以及其他金融资产的未来主人。不过,他确实也“缺钱”,因为自己步入工作岗位不久,收入水平还较低,但消费却很高。这种收入低、消费高的状态让他感觉很“缺钱”,好在自己进行了一些理财。  “上大学时,我就把父母给我存的压岁钱进行投资。后来,我把%的钱放到余额宝,剩下的%投到某银行的定期理财产品,平均收益将近%,一年纯收入都有两三千元。”对于理财,杨旻然有着自己的一本“财富经”。  “随着互联网理财的普及,我成了互联网金融的忠实客户。”杨旻然说,参加工作后,自己开始热衷于互联网理财,平台更多、收益更高,也更快捷方便,不过他坦言,互联网理财风险更高,需要更加谨慎。  相比而言,后群体更了解互联网时代的变化趋势,能够准确、迅速搜集信息,辨别新事物。随着政府对互联网金融监管的不断加强和完善,互联网金融行业拥有良好的未来前景,更符合年轻一代投资者的财富理念。  后  超前消费乐享财富  在互联网与市场经济下成长起来的后、后,手中可支配财产多了起来,消费有了底气,还有不少人热衷于超前消费,享受品质生活。  “上一秒发生活费,下一秒还‘蚂蚁花呗’。”四川农业大学大一学生陈博然说,自己每学期、每个月都要数着日子过,盘算生活费与还款日的节奏,生怕出现收支失衡。  笔记本电脑、苹果手机、电子书kidle、运动装备、健身卡……如今价格动辄数千元的消费品,走进了城市青年的日常生活,在大学校园也成为必备。此外,各种聚餐、旅游也是年轻人普遍的生活方式,大学生每月千余元的生活费难以承担,于是利用信用卡或网贷进行超前消费,就成了不少大学生的日常。  “如果看了我去年的支付宝年度账单,你一定会以为我每个月生活费上万元呢。”某高校大二学生杨一茜说,她的支付宝年度账单显示,过去一年里,她在支付宝中的消费达到万元,高于%的同龄人。其中,网络购物花费“贡献”最多达万多元,其次是交通出行万多元。“每月要透支信用卡多元。”杨一茜说。  如今,像杨一茜这样的年轻“负翁”已不在少数,“这月买下月还”的消费方式,已成当下不少年轻人的常态。当然,也有不少后热衷理财,他们会将用不完的生活费或打工兼职挣的钱用于购买理财产品,为自己挣一些零花钱。某高校大一学生刘玲就将自己暑期兼职挣的“工资”购买了银行一个定期理财产品,利率达到%,而平时用不完的生活费,刘玲也会存起来,等存到一定数额后,便用于投资。  后虽还未步入社会,但父辈们已为他们积攒了一定财富,“家中有粮,心里不慌”的财富底气,使得他们对未来普遍拥有良好预期,他们既可乐享财富,过上有品质的生活,也可从容实现财富的管理和增值。  雅安日报/记者蒋阳阳

  月日,正值周末,市民陈婕带着家人从雅安驱车多公里到西昌游玩。路上,陈婕问母亲:“这样的生活,你们年轻时根本想不到吧?”“那当然,做梦都想不到。”  陈婕的母亲生于上世纪年代,她当年没有想到,现在的人周末可以开车去周边城市度假,可以将养老钱从柜子里“搬”出来,用来买基金、债券投资,还可以给自己买保险、年底分红……  对不同年代的人来说,关于财富的记忆可谓千差万别,如今人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脸上也洋溢着幸福感和自豪感。本期,记者通过采访不同年代人的“财富”故事,让大家了解不同年代人的财富观,感受时代的巨大变迁。  后  生活节俭拒谈财富  “那个年代,大部分家庭没有财富,也就没有所谓的‘财富观’。”今年岁的陈玉芳说,上世纪年代的人对贫穷的记忆刻骨铭心,“贫穷观”伴随着许多人今后的人生,就算以后生活富裕了,也不会乱花钱,在这一辈人眼里,省钱就是财富。  陈玉芳说,自己小时候经常吃不饱饭,几乎每个家庭都有个以上的孩子。家中穿衣就更不用说了,基本都是捡哥哥、姐姐穿剩下的,正所谓“新老大,旧老二,缝缝补补给老三”,若是学校开运动会,需要穿白网鞋,就用粉笔往鞋子上涂。  正是这样的童年经历,让陈玉芳形成了精打细算的习惯,她几十年来存下来的钱也放在银行里,不做任何投资。在她看来,投资风险大,不如存银行“吃利息”稳当。  另一名后市民王辉光,同样在小时候经历过吃不饱、穿不暖的生活,这也为他形成了“省到就是赚到”的财富理念。他告诉记者,自家卫生间放着一个水桶,平时洗菜的水都会从厨房端到卫生间,倒在这桶里用来冲厕所。  王辉光说,那个年代的人们,不仅丝毫没有“理财”概念,财富对他们来说也犹如“洪水猛兽”。大部分人都在工资体系下过着成色单一的生活,房子单位分、看病单位管,条件好一点的能买“三大件”,条件差一点的只能吃饱饭,股票、基金是听都没听过的词。  、后  舍得花钱更会挣钱  年改革开放后,我国社会财富随之迅速积累。后、后正是伴随着改革开放成长起来的一代人,与上代人相比,他们对财富的认识有着明显差异。  后、后这代人是社会经济腾飞的主要参与者和受益者,其财富积累的速度远超上代人。社会上有更多创造财富的机会,实现财富增值的渠道也更加宽广,他们意识到,开源比节流更有利于财富积累。因此,这代人“能省钱,也敢花钱”。  陈婕生于上世纪年代,没吃过太多苦头,陈婕家的第一个电视机是一台寸黑白电视。那时大概是年,即便是比书大不了多少的电视机也是新鲜玩意儿。后来,陈婕家换了一部尺寸大一点的电视,依然是黑白的。那时,很多城市家庭都能拥有这样一台“小黑白”了,因此邻居搬着小凳子围坐在电视机前的情形不再常有。  陈婕参加工作后,手头财富越积越多,她开始给家里添置电冰箱、洗衣机,上世纪年代初还装上了固定电话。结婚后,陈婕和丈夫用积蓄在市区绿洲路买了一间多平方米的小铺面用以出租,如今这个小铺面已经升值了倍。“钱不是攒出来的,是挣出来的,以前也买过股票和基金,多少有点收获。”陈婕说,自己一直认为“开源”胜于“节流”,自己用闲钱进行投资,让家庭生活品质得到了提高。  、后这代人与父辈相比,他们面临更大的社会压力,消费欲望更强并进一步激发了赚钱动力,他们财富增值的速度也比上代人快很多。他们充满危机感,不满足于现状,他们舍得花钱也更会挣钱。  后  注重“开源”让钱“生”钱  后从小衣食无忧,大部分都是家里独生子女,加上父辈悉心培养,让后的财商意识觉醒更早。作为互联网原住民的后,比上代人更懂得利用互联网让“钱生钱”的道理。  “有时候觉得自己既‘有钱’,但也‘缺钱’。”后的杨旻然说,“有钱”是指作为家里的独生子女,是家庭财富的唯一继承者,是家庭房产以及其他金融资产的未来主人。不过,他确实也“缺钱”,因为自己步入工作岗位不久,收入水平还较低,但消费却很高。这种收入低、消费高的状态让他感觉很“缺钱”,好在自己进行了一些理财。  “上大学时,我就把父母给我存的压岁钱进行投资。后来,我把%的钱放到余额宝,剩下的%投到某银行的定期理财产品,平均收益将近%,一年纯收入都有两三千元。”对于理财,杨旻然有着自己的一本“财富经”。  “随着互联网理财的普及,我成了互联网金融的忠实客户。”杨旻然说,参加工作后,自己开始热衷于互联网理财,平台更多、收益更高,也更快捷方便,不过他坦言,互联网理财风险更高,需要更加谨慎。  相比而言,后群体更了解互联网时代的变化趋势,能够准确、迅速搜集信息,辨别新事物。随着政府对互联网金融监管的不断加强和完善,互联网金融行业拥有良好的未来前景,更符合年轻一代投资者的财富理念。  后  超前消费乐享财富  在互联网与市场经济下成长起来的后、后,手中可支配财产多了起来,消费有了底气,还有不少人热衷于超前消费,享受品质生活。  “上一秒发生活费,下一秒还‘蚂蚁花呗’。”四川农业大学大一学生陈博然说,自己每学期、每个月都要数着日子过,盘算生活费与还款日的节奏,生怕出现收支失衡。  笔记本电脑、苹果手机、电子书kidle、运动装备、健身卡……如今价格动辄数千元的消费品,走进了城市青年的日常生活,在大学校园也成为必备。此外,各种聚餐、旅游也是年轻人普遍的生活方式,大学生每月千余元的生活费难以承担,于是利用信用卡或网贷进行超前消费,就成了不少大学生的日常。  “如果看了我去年的支付宝年度账单,你一定会以为我每个月生活费上万元呢。”某高校大二学生杨一茜说,她的支付宝年度账单显示,过去一年里,她在支付宝中的消费达到万元,高于%的同龄人。其中,网络购物花费“贡献”最多达万多元,其次是交通出行万多元。“每月要透支信用卡多元。”杨一茜说。  如今,像杨一茜这样的年轻“负翁”已不在少数,“这月买下月还”的消费方式,已成当下不少年轻人的常态。当然,也有不少后热衷理财,他们会将用不完的生活费或打工兼职挣的钱用于购买理财产品,为自己挣一些零花钱。某高校大一学生刘玲就将自己暑期兼职挣的“工资”购买了银行一个定期理财产品,利率达到%,而平时用不完的生活费,刘玲也会存起来,等存到一定数额后,便用于投资。  后虽还未步入社会,但父辈们已为他们积攒了一定财富,“家中有粮,心里不慌”的财富底气,使得他们对未来普遍拥有良好预期,他们既可乐享财富,过上有品质的生活,也可从容实现财富的管理和增值。  雅安日报/记者蒋阳阳

  月日,正值周末,市民陈婕带着家人从雅安驱车多公里到西昌游玩。路上,陈婕问母亲:“这样的生活,你们年轻时根本想不到吧?”“那当然,做梦都想不到。”  陈婕的母亲生于上世纪年代,她当年没有想到,现在的人周末可以开车去周边城市度假,可以将养老钱从柜子里“搬”出来,用来买基金、债券投资,还可以给自己买保险、年底分红……  对不同年代的人来说,关于财富的记忆可谓千差万别,如今人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脸上也洋溢着幸福感和自豪感。本期,记者通过采访不同年代人的“财富”故事,让大家了解不同年代人的财富观,感受时代的巨大变迁。  后  生活节俭拒谈财富  “那个年代,大部分家庭没有财富,也就没有所谓的‘财富观’。”今年岁的陈玉芳说,上世纪年代的人对贫穷的记忆刻骨铭心,“贫穷观”伴随着许多人今后的人生,就算以后生活富裕了,也不会乱花钱,在这一辈人眼里,省钱就是财富。  陈玉芳说,自己小时候经常吃不饱饭,几乎每个家庭都有个以上的孩子。家中穿衣就更不用说了,基本都是捡哥哥、姐姐穿剩下的,正所谓“新老大,旧老二,缝缝补补给老三”,若是学校开运动会,需要穿白网鞋,就用粉笔往鞋子上涂。  正是这样的童年经历,让陈玉芳形成了精打细算的习惯,她几十年来存下来的钱也放在银行里,不做任何投资。在她看来,投资风险大,不如存银行“吃利息”稳当。  另一名后市民王辉光,同样在小时候经历过吃不饱、穿不暖的生活,这也为他形成了“省到就是赚到”的财富理念。他告诉记者,自家卫生间放着一个水桶,平时洗菜的水都会从厨房端到卫生间,倒在这桶里用来冲厕所。  王辉光说,那个年代的人们,不仅丝毫没有“理财”概念,财富对他们来说也犹如“洪水猛兽”。大部分人都在工资体系下过着成色单一的生活,房子单位分、看病单位管,条件好一点的能买“三大件”,条件差一点的只能吃饱饭,股票、基金是听都没听过的词。  、后  舍得花钱更会挣钱  年改革开放后,我国社会财富随之迅速积累。后、后正是伴随着改革开放成长起来的一代人,与上代人相比,他们对财富的认识有着明显差异。  后、后这代人是社会经济腾飞的主要参与者和受益者,其财富积累的速度远超上代人。社会上有更多创造财富的机会,实现财富增值的渠道也更加宽广,他们意识到,开源比节流更有利于财富积累。因此,这代人“能省钱,也敢花钱”。  陈婕生于上世纪年代,没吃过太多苦头,陈婕家的第一个电视机是一台寸黑白电视。那时大概是年,即便是比书大不了多少的电视机也是新鲜玩意儿。后来,陈婕家换了一部尺寸大一点的电视,依然是黑白的。那时,很多城市家庭都能拥有这样一台“小黑白”了,因此邻居搬着小凳子围坐在电视机前的情形不再常有。  陈婕参加工作后,手头财富越积越多,她开始给家里添置电冰箱、洗衣机,上世纪年代初还装上了固定电话。结婚后,陈婕和丈夫用积蓄在市区绿洲路买了一间多平方米的小铺面用以出租,如今这个小铺面已经升值了倍。“钱不是攒出来的,是挣出来的,以前也买过股票和基金,多少有点收获。”陈婕说,自己一直认为“开源”胜于“节流”,自己用闲钱进行投资,让家庭生活品质得到了提高。  、后这代人与父辈相比,他们面临更大的社会压力,消费欲望更强并进一步激发了赚钱动力,他们财富增值的速度也比上代人快很多。他们充满危机感,不满足于现状,他们舍得花钱也更会挣钱。  后  注重“开源”让钱“生”钱  后从小衣食无忧,大部分都是家里独生子女,加上父辈悉心培养,让后的财商意识觉醒更早。作为互联网原住民的后,比上代人更懂得利用互联网让“钱生钱”的道理。  “有时候觉得自己既‘有钱’,但也‘缺钱’。”后的杨旻然说,“有钱”是指作为家里的独生子女,是家庭财富的唯一继承者,是家庭房产以及其他金融资产的未来主人。不过,他确实也“缺钱”,因为自己步入工作岗位不久,收入水平还较低,但消费却很高。这种收入低、消费高的状态让他感觉很“缺钱”,好在自己进行了一些理财。  “上大学时,我就把父母给我存的压岁钱进行投资。后来,我把%的钱放到余额宝,剩下的%投到某银行的定期理财产品,平均收益将近%,一年纯收入都有两三千元。”对于理财,杨旻然有着自己的一本“财富经”。  “随着互联网理财的普及,我成了互联网金融的忠实客户。”杨旻然说,参加工作后,自己开始热衷于互联网理财,平台更多、收益更高,也更快捷方便,不过他坦言,互联网理财风险更高,需要更加谨慎。  相比而言,后群体更了解互联网时代的变化趋势,能够准确、迅速搜集信息,辨别新事物。随着政府对互联网金融监管的不断加强和完善,互联网金融行业拥有良好的未来前景,更符合年轻一代投资者的财富理念。  后  超前消费乐享财富  在互联网与市场经济下成长起来的后、后,手中可支配财产多了起来,消费有了底气,还有不少人热衷于超前消费,享受品质生活。  “上一秒发生活费,下一秒还‘蚂蚁花呗’。”四川农业大学大一学生陈博然说,自己每学期、每个月都要数着日子过,盘算生活费与还款日的节奏,生怕出现收支失衡。  笔记本电脑、苹果手机、电子书kidle、运动装备、健身卡……如今价格动辄数千元的消费品,走进了城市青年的日常生活,在大学校园也成为必备。此外,各种聚餐、旅游也是年轻人普遍的生活方式,大学生每月千余元的生活费难以承担,于是利用信用卡或网贷进行超前消费,就成了不少大学生的日常。  “如果看了我去年的支付宝年度账单,你一定会以为我每个月生活费上万元呢。”某高校大二学生杨一茜说,她的支付宝年度账单显示,过去一年里,她在支付宝中的消费达到万元,高于%的同龄人。其中,网络购物花费“贡献”最多达万多元,其次是交通出行万多元。“每月要透支信用卡多元。”杨一茜说。  如今,像杨一茜这样的年轻“负翁”已不在少数,“这月买下月还”的消费方式,已成当下不少年轻人的常态。当然,也有不少后热衷理财,他们会将用不完的生活费或打工兼职挣的钱用于购买理财产品,为自己挣一些零花钱。某高校大一学生刘玲就将自己暑期兼职挣的“工资”购买了银行一个定期理财产品,利率达到%,而平时用不完的生活费,刘玲也会存起来,等存到一定数额后,便用于投资。  后虽还未步入社会,但父辈们已为他们积攒了一定财富,“家中有粮,心里不慌”的财富底气,使得他们对未来普遍拥有良好预期,他们既可乐享财富,过上有品质的生活,也可从容实现财富的管理和增值。  雅安日报/记者蒋阳阳

散客去广州买衣服攻略




(成都养生网)

附件:

中医养生


© <养生网_主关键词>成都养生网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成都养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