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养生网_主关键词>

文章来源:SEO    发布时间:<养生网_发布时间>  【字号:      】

冷血杀手女王闯校园会计初级-天津会计网-中级财务会计报表学习网站山西新闻网具有新闻采写社会化媒体资讯和产品为一体的互联网媒体平台记录社会、传播信息每天24小时面向广大网民和网络媒体,快速、准确地提供文字、图片、视频等多样化的资讯服务力求及时、客观、权威、独立地报道新闻,致力于应用前沿。

得利斯引入国资消息一出,随即成为行业焦点。与此同时,上市近年后,得利斯这一动作也被外界解读为其创始人郑和平“撤退”之举。

月日,得利斯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诸城同路人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同路人投资)已与新疆中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新疆中泰)签署《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值得一提的是,本次交易可能导致得利斯控制权发生变更,自治区国资委将成为得利斯实际控制人。

当天,受此利好,得利斯开盘即涨停。不过,深交所同一天对得利斯下发关注函,针对控股股东的高质押比例,深交所要求得利斯补充说明本次股份转让的可实现性。

得利斯创始人郑和平辞任董事长之后,又打算放弃实控人的位置,或迎国资入主的得利斯会走向何方?月日,新京报记者致电得利斯并按照其工作人员的要求将采访提纲发送至指定邮箱,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易主

创始人让出控制权? 公司称主业不会变

根据《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同路人投资拟将其持有的得利斯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股份(占得利斯总股本的%)以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新疆中泰。根据框架协议数据计算可知,同路人投资可套现区间为元至元。

据悉,本次交易完成后,双方将聚集优势产业资源,加强战略合作,建立多领域、全方位、高层次的合作渠道,增强双方产业核心竞争力和对区域经济的辐射带动力,拓展合作领域。

新疆中泰成立于年月日,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自治区国资委)持股%。经双方初步商定,本次股份转让价格区间以人民币.元/股上下浮动%(即人民币.至.元/股)为基础,最终交易价格将在正式股份转让协议中明确约定。

公告显示,同路人投资同意将通过适当方式,使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同路人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的得利斯表决权降低到%。本次股份转让完成且同路人投资放弃部分股份表决权或向与双方均无关联关系的第三方转让部分股份使其表决权比例降低到%以后,新疆中泰将实际享有得利斯的控制权,自治区国资委将成为得利斯实际控制人。

在得利斯发布框架协议签署消息的当日,即月日,得利斯的股价开盘便涨停,截至收盘,得利斯的股价为.元/股,单日涨幅为%,上市公司的总市值为.亿元。

得利斯一直致力于农业产业发展,其主营业务产品主要有五大类,包括冷却肉及冷冻肉、低温肉制品以及中式酱卤类产品等。根据其官方公告,根据国家统计局行业信息发布中心统计,得利斯牌低温肉制品-年、-年均名列全国同类产品销量第一名。得利斯被确定为首批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

一旦实控人发生变更,上市公司是否会变更主营业务,对此,月日,得利斯方面回复新京报:“不会变”。

质疑

控股股东超%股份质押,国资挺进解僵局?

自年上市以来,得利斯的实际控制人始终为郑和平,此次股权转让已经涉及实控人的变更。对于郑和平为何放手,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告诉新京报记者:“得利斯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整体的运营是不行的,该公司的主要市场在山东和东北地区。目前,得利斯控股股东所持上市公司股份的股权质押率很高,超过%,我认为这是上市公司易主的主要原因之一。新疆国资入主之后,在牛羊这块儿,可以借助新疆的区位优势,有助于得利斯生产经营上的可持续发展。”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年月末,同路人投资持有得利斯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其中万股份处于质押状态,约占其所持股份的.%。

月日晚间,深交所对得利斯下发关注函,针对控股股东的高质押比例,深交所要求得利斯补充说明本次股份转让的可实现性,重点说明同路人投资解除高比例质押的有效举措,并说明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个月内,新疆中泰是否有继续质押上市公司股份的计划或安排。

另外,深交所还要求得利斯补充说明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同路人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将持有的上市公司表决权降低到%的具体举措,是否存在向新疆中泰进行表决权委托的计划或安排,并结合相关股权比例说明控制权认定的依据与合理性等。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这次涉及实控人变更的股份转让发生之前,得利斯的控股股东也曾进行过少量的股份转让。

年月日,同路人投资与山东桑莎制衣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桑莎制衣)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同路人投资将其持有的得利斯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以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桑莎制衣,转让价格确定为人民币.元/股,转让总价为人民币元。

背后

郑和平交棒女儿,近四年整体增收增利

公开资料显示,年出生的郑和平,年起担任得利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早在年月,郑和平向得利斯董事会提交了书面辞职报告,“由于个人年龄原因,郑和平提请辞去上市公司董事长职务。”

天眼查资料显示,郑和平当前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企业有家,担任股东的企业有家,疑似拥有家企业的实际控制权。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年,郑和平曾被证监会山东监管局给予警告,并罚款万元。原因为得利斯违反了《证券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构成了《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所述“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或者所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的违法行为。

郑和平辞职后,郑思敏当选得利斯董事长,同时担任上市公司法定代表人。

作为郑和平的女儿,郑思敏于年出生,年起,郑思敏担任北京得利斯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年月至今,郑思敏任上市公司得利斯董事长。

据《齐鲁晚报》报道,“郑思敏考上山东大学历史系后,父亲曾对她说,要按自己的理想生活,永远不要回公司来上班。郑和平曾多次对自己的四个儿女说,坚决不要接班。郑思敏也从来没想过要接父亲的班。”但因缘际会,郑思敏最终“女承父业”。

不过,记者通过梳理资料看到,年至年,得利斯的业绩整体上呈现营收增长、净利下滑的态势。年,得利斯的营业收入为.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到.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万元。

年,得利斯计划深化渠道拓展,加快新项目投产,加大对外合作力度等。月日,得利斯与北京大北农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山东省诸城市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就生猪养殖、屠宰业务等方面达成了战略合作意向。次月,得利斯与鲜生活冷链物流有限公司在山东省诸城市签署《鲜得利冷链物流有限公司合资合同》,拟共同投资设立合资公司鲜得利冷链物流有限公司。

一系列规划、合作、发展之后,年前三季度,得利斯实现了营收净利同比双增。年前三季度,得利斯实现营业收入约.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为.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

此外,月日,得利斯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透露:“根据行业发展趋势及消费者需求的变化,将持续关注人造肉技术及市场的发展。”

得利斯引入国资消息一出,随即成为行业焦点。与此同时,上市近年后,得利斯这一动作也被外界解读为其创始人郑和平“撤退”之举。

月日,得利斯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诸城同路人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同路人投资)已与新疆中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新疆中泰)签署《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值得一提的是,本次交易可能导致得利斯控制权发生变更,自治区国资委将成为得利斯实际控制人。

当天,受此利好,得利斯开盘即涨停。不过,深交所同一天对得利斯下发关注函,针对控股股东的高质押比例,深交所要求得利斯补充说明本次股份转让的可实现性。

得利斯创始人郑和平辞任董事长之后,又打算放弃实控人的位置,或迎国资入主的得利斯会走向何方?月日,新京报记者致电得利斯并按照其工作人员的要求将采访提纲发送至指定邮箱,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易主

创始人让出控制权? 公司称主业不会变

根据《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同路人投资拟将其持有的得利斯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股份(占得利斯总股本的%)以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新疆中泰。根据框架协议数据计算可知,同路人投资可套现区间为元至元。

据悉,本次交易完成后,双方将聚集优势产业资源,加强战略合作,建立多领域、全方位、高层次的合作渠道,增强双方产业核心竞争力和对区域经济的辐射带动力,拓展合作领域。

新疆中泰成立于年月日,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自治区国资委)持股%。经双方初步商定,本次股份转让价格区间以人民币.元/股上下浮动%(即人民币.至.元/股)为基础,最终交易价格将在正式股份转让协议中明确约定。

公告显示,同路人投资同意将通过适当方式,使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同路人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的得利斯表决权降低到%。本次股份转让完成且同路人投资放弃部分股份表决权或向与双方均无关联关系的第三方转让部分股份使其表决权比例降低到%以后,新疆中泰将实际享有得利斯的控制权,自治区国资委将成为得利斯实际控制人。

在得利斯发布框架协议签署消息的当日,即月日,得利斯的股价开盘便涨停,截至收盘,得利斯的股价为.元/股,单日涨幅为%,上市公司的总市值为.亿元。

得利斯一直致力于农业产业发展,其主营业务产品主要有五大类,包括冷却肉及冷冻肉、低温肉制品以及中式酱卤类产品等。根据其官方公告,根据国家统计局行业信息发布中心统计,得利斯牌低温肉制品-年、-年均名列全国同类产品销量第一名。得利斯被确定为首批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

一旦实控人发生变更,上市公司是否会变更主营业务,对此,月日,得利斯方面回复新京报:“不会变”。

质疑

控股股东超%股份质押,国资挺进解僵局?

自年上市以来,得利斯的实际控制人始终为郑和平,此次股权转让已经涉及实控人的变更。对于郑和平为何放手,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告诉新京报记者:“得利斯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整体的运营是不行的,该公司的主要市场在山东和东北地区。目前,得利斯控股股东所持上市公司股份的股权质押率很高,超过%,我认为这是上市公司易主的主要原因之一。新疆国资入主之后,在牛羊这块儿,可以借助新疆的区位优势,有助于得利斯生产经营上的可持续发展。”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年月末,同路人投资持有得利斯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其中万股份处于质押状态,约占其所持股份的.%。

月日晚间,深交所对得利斯下发关注函,针对控股股东的高质押比例,深交所要求得利斯补充说明本次股份转让的可实现性,重点说明同路人投资解除高比例质押的有效举措,并说明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个月内,新疆中泰是否有继续质押上市公司股份的计划或安排。

另外,深交所还要求得利斯补充说明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同路人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将持有的上市公司表决权降低到%的具体举措,是否存在向新疆中泰进行表决权委托的计划或安排,并结合相关股权比例说明控制权认定的依据与合理性等。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这次涉及实控人变更的股份转让发生之前,得利斯的控股股东也曾进行过少量的股份转让。

年月日,同路人投资与山东桑莎制衣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桑莎制衣)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同路人投资将其持有的得利斯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以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桑莎制衣,转让价格确定为人民币.元/股,转让总价为人民币元。

背后

郑和平交棒女儿,近四年整体增收增利

公开资料显示,年出生的郑和平,年起担任得利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早在年月,郑和平向得利斯董事会提交了书面辞职报告,“由于个人年龄原因,郑和平提请辞去上市公司董事长职务。”

天眼查资料显示,郑和平当前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企业有家,担任股东的企业有家,疑似拥有家企业的实际控制权。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年,郑和平曾被证监会山东监管局给予警告,并罚款万元。原因为得利斯违反了《证券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构成了《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所述“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或者所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的违法行为。

郑和平辞职后,郑思敏当选得利斯董事长,同时担任上市公司法定代表人。

作为郑和平的女儿,郑思敏于年出生,年起,郑思敏担任北京得利斯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年月至今,郑思敏任上市公司得利斯董事长。

据《齐鲁晚报》报道,“郑思敏考上山东大学历史系后,父亲曾对她说,要按自己的理想生活,永远不要回公司来上班。郑和平曾多次对自己的四个儿女说,坚决不要接班。郑思敏也从来没想过要接父亲的班。”但因缘际会,郑思敏最终“女承父业”。

不过,记者通过梳理资料看到,年至年,得利斯的业绩整体上呈现营收增长、净利下滑的态势。年,得利斯的营业收入为.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到.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万元。

年,得利斯计划深化渠道拓展,加快新项目投产,加大对外合作力度等。月日,得利斯与北京大北农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山东省诸城市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就生猪养殖、屠宰业务等方面达成了战略合作意向。次月,得利斯与鲜生活冷链物流有限公司在山东省诸城市签署《鲜得利冷链物流有限公司合资合同》,拟共同投资设立合资公司鲜得利冷链物流有限公司。

一系列规划、合作、发展之后,年前三季度,得利斯实现了营收净利同比双增。年前三季度,得利斯实现营业收入约.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为.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

此外,月日,得利斯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透露:“根据行业发展趋势及消费者需求的变化,将持续关注人造肉技术及市场的发展。”

得利斯引入国资消息一出,随即成为行业焦点。与此同时,上市近年后,得利斯这一动作也被外界解读为其创始人郑和平“撤退”之举。

月日,得利斯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诸城同路人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同路人投资)已与新疆中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新疆中泰)签署《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值得一提的是,本次交易可能导致得利斯控制权发生变更,自治区国资委将成为得利斯实际控制人。

当天,受此利好,得利斯开盘即涨停。不过,深交所同一天对得利斯下发关注函,针对控股股东的高质押比例,深交所要求得利斯补充说明本次股份转让的可实现性。

得利斯创始人郑和平辞任董事长之后,又打算放弃实控人的位置,或迎国资入主的得利斯会走向何方?月日,新京报记者致电得利斯并按照其工作人员的要求将采访提纲发送至指定邮箱,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易主

创始人让出控制权? 公司称主业不会变

根据《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同路人投资拟将其持有的得利斯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股份(占得利斯总股本的%)以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新疆中泰。根据框架协议数据计算可知,同路人投资可套现区间为元至元。

据悉,本次交易完成后,双方将聚集优势产业资源,加强战略合作,建立多领域、全方位、高层次的合作渠道,增强双方产业核心竞争力和对区域经济的辐射带动力,拓展合作领域。

新疆中泰成立于年月日,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自治区国资委)持股%。经双方初步商定,本次股份转让价格区间以人民币.元/股上下浮动%(即人民币.至.元/股)为基础,最终交易价格将在正式股份转让协议中明确约定。

公告显示,同路人投资同意将通过适当方式,使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同路人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的得利斯表决权降低到%。本次股份转让完成且同路人投资放弃部分股份表决权或向与双方均无关联关系的第三方转让部分股份使其表决权比例降低到%以后,新疆中泰将实际享有得利斯的控制权,自治区国资委将成为得利斯实际控制人。

在得利斯发布框架协议签署消息的当日,即月日,得利斯的股价开盘便涨停,截至收盘,得利斯的股价为.元/股,单日涨幅为%,上市公司的总市值为.亿元。

得利斯一直致力于农业产业发展,其主营业务产品主要有五大类,包括冷却肉及冷冻肉、低温肉制品以及中式酱卤类产品等。根据其官方公告,根据国家统计局行业信息发布中心统计,得利斯牌低温肉制品-年、-年均名列全国同类产品销量第一名。得利斯被确定为首批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

一旦实控人发生变更,上市公司是否会变更主营业务,对此,月日,得利斯方面回复新京报:“不会变”。

质疑

控股股东超%股份质押,国资挺进解僵局?

自年上市以来,得利斯的实际控制人始终为郑和平,此次股权转让已经涉及实控人的变更。对于郑和平为何放手,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告诉新京报记者:“得利斯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整体的运营是不行的,该公司的主要市场在山东和东北地区。目前,得利斯控股股东所持上市公司股份的股权质押率很高,超过%,我认为这是上市公司易主的主要原因之一。新疆国资入主之后,在牛羊这块儿,可以借助新疆的区位优势,有助于得利斯生产经营上的可持续发展。”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年月末,同路人投资持有得利斯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其中万股份处于质押状态,约占其所持股份的.%。

月日晚间,深交所对得利斯下发关注函,针对控股股东的高质押比例,深交所要求得利斯补充说明本次股份转让的可实现性,重点说明同路人投资解除高比例质押的有效举措,并说明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个月内,新疆中泰是否有继续质押上市公司股份的计划或安排。

另外,深交所还要求得利斯补充说明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同路人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将持有的上市公司表决权降低到%的具体举措,是否存在向新疆中泰进行表决权委托的计划或安排,并结合相关股权比例说明控制权认定的依据与合理性等。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这次涉及实控人变更的股份转让发生之前,得利斯的控股股东也曾进行过少量的股份转让。

年月日,同路人投资与山东桑莎制衣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桑莎制衣)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同路人投资将其持有的得利斯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以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桑莎制衣,转让价格确定为人民币.元/股,转让总价为人民币元。

背后

郑和平交棒女儿,近四年整体增收增利

公开资料显示,年出生的郑和平,年起担任得利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早在年月,郑和平向得利斯董事会提交了书面辞职报告,“由于个人年龄原因,郑和平提请辞去上市公司董事长职务。”

天眼查资料显示,郑和平当前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企业有家,担任股东的企业有家,疑似拥有家企业的实际控制权。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年,郑和平曾被证监会山东监管局给予警告,并罚款万元。原因为得利斯违反了《证券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构成了《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所述“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或者所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的违法行为。

郑和平辞职后,郑思敏当选得利斯董事长,同时担任上市公司法定代表人。

作为郑和平的女儿,郑思敏于年出生,年起,郑思敏担任北京得利斯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年月至今,郑思敏任上市公司得利斯董事长。

据《齐鲁晚报》报道,“郑思敏考上山东大学历史系后,父亲曾对她说,要按自己的理想生活,永远不要回公司来上班。郑和平曾多次对自己的四个儿女说,坚决不要接班。郑思敏也从来没想过要接父亲的班。”但因缘际会,郑思敏最终“女承父业”。

不过,记者通过梳理资料看到,年至年,得利斯的业绩整体上呈现营收增长、净利下滑的态势。年,得利斯的营业收入为.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到.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万元。

年,得利斯计划深化渠道拓展,加快新项目投产,加大对外合作力度等。月日,得利斯与北京大北农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山东省诸城市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就生猪养殖、屠宰业务等方面达成了战略合作意向。次月,得利斯与鲜生活冷链物流有限公司在山东省诸城市签署《鲜得利冷链物流有限公司合资合同》,拟共同投资设立合资公司鲜得利冷链物流有限公司。

一系列规划、合作、发展之后,年前三季度,得利斯实现了营收净利同比双增。年前三季度,得利斯实现营业收入约.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为.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

此外,月日,得利斯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透露:“根据行业发展趋势及消费者需求的变化,将持续关注人造肉技术及市场的发展。”

得利斯引入国资消息一出,随即成为行业焦点。与此同时,上市近年后,得利斯这一动作也被外界解读为其创始人郑和平“撤退”之举。

月日,得利斯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诸城同路人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同路人投资)已与新疆中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新疆中泰)签署《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值得一提的是,本次交易可能导致得利斯控制权发生变更,自治区国资委将成为得利斯实际控制人。

当天,受此利好,得利斯开盘即涨停。不过,深交所同一天对得利斯下发关注函,针对控股股东的高质押比例,深交所要求得利斯补充说明本次股份转让的可实现性。

得利斯创始人郑和平辞任董事长之后,又打算放弃实控人的位置,或迎国资入主的得利斯会走向何方?月日,新京报记者致电得利斯并按照其工作人员的要求将采访提纲发送至指定邮箱,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易主

创始人让出控制权? 公司称主业不会变

根据《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同路人投资拟将其持有的得利斯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股份(占得利斯总股本的%)以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新疆中泰。根据框架协议数据计算可知,同路人投资可套现区间为元至元。

据悉,本次交易完成后,双方将聚集优势产业资源,加强战略合作,建立多领域、全方位、高层次的合作渠道,增强双方产业核心竞争力和对区域经济的辐射带动力,拓展合作领域。

新疆中泰成立于年月日,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自治区国资委)持股%。经双方初步商定,本次股份转让价格区间以人民币.元/股上下浮动%(即人民币.至.元/股)为基础,最终交易价格将在正式股份转让协议中明确约定。

公告显示,同路人投资同意将通过适当方式,使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同路人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的得利斯表决权降低到%。本次股份转让完成且同路人投资放弃部分股份表决权或向与双方均无关联关系的第三方转让部分股份使其表决权比例降低到%以后,新疆中泰将实际享有得利斯的控制权,自治区国资委将成为得利斯实际控制人。

在得利斯发布框架协议签署消息的当日,即月日,得利斯的股价开盘便涨停,截至收盘,得利斯的股价为.元/股,单日涨幅为%,上市公司的总市值为.亿元。

得利斯一直致力于农业产业发展,其主营业务产品主要有五大类,包括冷却肉及冷冻肉、低温肉制品以及中式酱卤类产品等。根据其官方公告,根据国家统计局行业信息发布中心统计,得利斯牌低温肉制品-年、-年均名列全国同类产品销量第一名。得利斯被确定为首批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

一旦实控人发生变更,上市公司是否会变更主营业务,对此,月日,得利斯方面回复新京报:“不会变”。

质疑

控股股东超%股份质押,国资挺进解僵局?

自年上市以来,得利斯的实际控制人始终为郑和平,此次股权转让已经涉及实控人的变更。对于郑和平为何放手,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告诉新京报记者:“得利斯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整体的运营是不行的,该公司的主要市场在山东和东北地区。目前,得利斯控股股东所持上市公司股份的股权质押率很高,超过%,我认为这是上市公司易主的主要原因之一。新疆国资入主之后,在牛羊这块儿,可以借助新疆的区位优势,有助于得利斯生产经营上的可持续发展。”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年月末,同路人投资持有得利斯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其中万股份处于质押状态,约占其所持股份的.%。

月日晚间,深交所对得利斯下发关注函,针对控股股东的高质押比例,深交所要求得利斯补充说明本次股份转让的可实现性,重点说明同路人投资解除高比例质押的有效举措,并说明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个月内,新疆中泰是否有继续质押上市公司股份的计划或安排。

另外,深交所还要求得利斯补充说明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同路人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将持有的上市公司表决权降低到%的具体举措,是否存在向新疆中泰进行表决权委托的计划或安排,并结合相关股权比例说明控制权认定的依据与合理性等。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这次涉及实控人变更的股份转让发生之前,得利斯的控股股东也曾进行过少量的股份转让。

年月日,同路人投资与山东桑莎制衣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桑莎制衣)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同路人投资将其持有的得利斯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以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桑莎制衣,转让价格确定为人民币.元/股,转让总价为人民币元。

背后

郑和平交棒女儿,近四年整体增收增利

公开资料显示,年出生的郑和平,年起担任得利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早在年月,郑和平向得利斯董事会提交了书面辞职报告,“由于个人年龄原因,郑和平提请辞去上市公司董事长职务。”

天眼查资料显示,郑和平当前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企业有家,担任股东的企业有家,疑似拥有家企业的实际控制权。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年,郑和平曾被证监会山东监管局给予警告,并罚款万元。原因为得利斯违反了《证券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构成了《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所述“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或者所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的违法行为。

郑和平辞职后,郑思敏当选得利斯董事长,同时担任上市公司法定代表人。

作为郑和平的女儿,郑思敏于年出生,年起,郑思敏担任北京得利斯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年月至今,郑思敏任上市公司得利斯董事长。

据《齐鲁晚报》报道,“郑思敏考上山东大学历史系后,父亲曾对她说,要按自己的理想生活,永远不要回公司来上班。郑和平曾多次对自己的四个儿女说,坚决不要接班。郑思敏也从来没想过要接父亲的班。”但因缘际会,郑思敏最终“女承父业”。

不过,记者通过梳理资料看到,年至年,得利斯的业绩整体上呈现营收增长、净利下滑的态势。年,得利斯的营业收入为.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到.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万元。

年,得利斯计划深化渠道拓展,加快新项目投产,加大对外合作力度等。月日,得利斯与北京大北农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山东省诸城市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就生猪养殖、屠宰业务等方面达成了战略合作意向。次月,得利斯与鲜生活冷链物流有限公司在山东省诸城市签署《鲜得利冷链物流有限公司合资合同》,拟共同投资设立合资公司鲜得利冷链物流有限公司。

一系列规划、合作、发展之后,年前三季度,得利斯实现了营收净利同比双增。年前三季度,得利斯实现营业收入约.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为.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

此外,月日,得利斯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透露:“根据行业发展趋势及消费者需求的变化,将持续关注人造肉技术及市场的发展。”

得利斯引入国资消息一出,随即成为行业焦点。与此同时,上市近年后,得利斯这一动作也被外界解读为其创始人郑和平“撤退”之举。

月日,得利斯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诸城同路人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同路人投资)已与新疆中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新疆中泰)签署《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值得一提的是,本次交易可能导致得利斯控制权发生变更,自治区国资委将成为得利斯实际控制人。

当天,受此利好,得利斯开盘即涨停。不过,深交所同一天对得利斯下发关注函,针对控股股东的高质押比例,深交所要求得利斯补充说明本次股份转让的可实现性。

得利斯创始人郑和平辞任董事长之后,又打算放弃实控人的位置,或迎国资入主的得利斯会走向何方?月日,新京报记者致电得利斯并按照其工作人员的要求将采访提纲发送至指定邮箱,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易主

创始人让出控制权? 公司称主业不会变

根据《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同路人投资拟将其持有的得利斯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股份(占得利斯总股本的%)以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新疆中泰。根据框架协议数据计算可知,同路人投资可套现区间为元至元。

据悉,本次交易完成后,双方将聚集优势产业资源,加强战略合作,建立多领域、全方位、高层次的合作渠道,增强双方产业核心竞争力和对区域经济的辐射带动力,拓展合作领域。

新疆中泰成立于年月日,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自治区国资委)持股%。经双方初步商定,本次股份转让价格区间以人民币.元/股上下浮动%(即人民币.至.元/股)为基础,最终交易价格将在正式股份转让协议中明确约定。

公告显示,同路人投资同意将通过适当方式,使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同路人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的得利斯表决权降低到%。本次股份转让完成且同路人投资放弃部分股份表决权或向与双方均无关联关系的第三方转让部分股份使其表决权比例降低到%以后,新疆中泰将实际享有得利斯的控制权,自治区国资委将成为得利斯实际控制人。

在得利斯发布框架协议签署消息的当日,即月日,得利斯的股价开盘便涨停,截至收盘,得利斯的股价为.元/股,单日涨幅为%,上市公司的总市值为.亿元。

得利斯一直致力于农业产业发展,其主营业务产品主要有五大类,包括冷却肉及冷冻肉、低温肉制品以及中式酱卤类产品等。根据其官方公告,根据国家统计局行业信息发布中心统计,得利斯牌低温肉制品-年、-年均名列全国同类产品销量第一名。得利斯被确定为首批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

一旦实控人发生变更,上市公司是否会变更主营业务,对此,月日,得利斯方面回复新京报:“不会变”。

质疑

控股股东超%股份质押,国资挺进解僵局?

自年上市以来,得利斯的实际控制人始终为郑和平,此次股权转让已经涉及实控人的变更。对于郑和平为何放手,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告诉新京报记者:“得利斯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整体的运营是不行的,该公司的主要市场在山东和东北地区。目前,得利斯控股股东所持上市公司股份的股权质押率很高,超过%,我认为这是上市公司易主的主要原因之一。新疆国资入主之后,在牛羊这块儿,可以借助新疆的区位优势,有助于得利斯生产经营上的可持续发展。”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年月末,同路人投资持有得利斯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其中万股份处于质押状态,约占其所持股份的.%。

月日晚间,深交所对得利斯下发关注函,针对控股股东的高质押比例,深交所要求得利斯补充说明本次股份转让的可实现性,重点说明同路人投资解除高比例质押的有效举措,并说明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个月内,新疆中泰是否有继续质押上市公司股份的计划或安排。

另外,深交所还要求得利斯补充说明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同路人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将持有的上市公司表决权降低到%的具体举措,是否存在向新疆中泰进行表决权委托的计划或安排,并结合相关股权比例说明控制权认定的依据与合理性等。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这次涉及实控人变更的股份转让发生之前,得利斯的控股股东也曾进行过少量的股份转让。

年月日,同路人投资与山东桑莎制衣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桑莎制衣)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同路人投资将其持有的得利斯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以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桑莎制衣,转让价格确定为人民币.元/股,转让总价为人民币元。

背后

郑和平交棒女儿,近四年整体增收增利

公开资料显示,年出生的郑和平,年起担任得利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早在年月,郑和平向得利斯董事会提交了书面辞职报告,“由于个人年龄原因,郑和平提请辞去上市公司董事长职务。”

天眼查资料显示,郑和平当前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企业有家,担任股东的企业有家,疑似拥有家企业的实际控制权。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年,郑和平曾被证监会山东监管局给予警告,并罚款万元。原因为得利斯违反了《证券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构成了《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所述“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或者所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的违法行为。

郑和平辞职后,郑思敏当选得利斯董事长,同时担任上市公司法定代表人。

作为郑和平的女儿,郑思敏于年出生,年起,郑思敏担任北京得利斯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年月至今,郑思敏任上市公司得利斯董事长。

据《齐鲁晚报》报道,“郑思敏考上山东大学历史系后,父亲曾对她说,要按自己的理想生活,永远不要回公司来上班。郑和平曾多次对自己的四个儿女说,坚决不要接班。郑思敏也从来没想过要接父亲的班。”但因缘际会,郑思敏最终“女承父业”。

不过,记者通过梳理资料看到,年至年,得利斯的业绩整体上呈现营收增长、净利下滑的态势。年,得利斯的营业收入为.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到.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万元。

年,得利斯计划深化渠道拓展,加快新项目投产,加大对外合作力度等。月日,得利斯与北京大北农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山东省诸城市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就生猪养殖、屠宰业务等方面达成了战略合作意向。次月,得利斯与鲜生活冷链物流有限公司在山东省诸城市签署《鲜得利冷链物流有限公司合资合同》,拟共同投资设立合资公司鲜得利冷链物流有限公司。

一系列规划、合作、发展之后,年前三季度,得利斯实现了营收净利同比双增。年前三季度,得利斯实现营业收入约.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为.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

此外,月日,得利斯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透露:“根据行业发展趋势及消费者需求的变化,将持续关注人造肉技术及市场的发展。”

得利斯引入国资消息一出,随即成为行业焦点。与此同时,上市近年后,得利斯这一动作也被外界解读为其创始人郑和平“撤退”之举。

月日,得利斯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诸城同路人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同路人投资)已与新疆中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新疆中泰)签署《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值得一提的是,本次交易可能导致得利斯控制权发生变更,自治区国资委将成为得利斯实际控制人。

当天,受此利好,得利斯开盘即涨停。不过,深交所同一天对得利斯下发关注函,针对控股股东的高质押比例,深交所要求得利斯补充说明本次股份转让的可实现性。

得利斯创始人郑和平辞任董事长之后,又打算放弃实控人的位置,或迎国资入主的得利斯会走向何方?月日,新京报记者致电得利斯并按照其工作人员的要求将采访提纲发送至指定邮箱,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易主

创始人让出控制权? 公司称主业不会变

根据《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同路人投资拟将其持有的得利斯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股份(占得利斯总股本的%)以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新疆中泰。根据框架协议数据计算可知,同路人投资可套现区间为元至元。

据悉,本次交易完成后,双方将聚集优势产业资源,加强战略合作,建立多领域、全方位、高层次的合作渠道,增强双方产业核心竞争力和对区域经济的辐射带动力,拓展合作领域。

新疆中泰成立于年月日,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自治区国资委)持股%。经双方初步商定,本次股份转让价格区间以人民币.元/股上下浮动%(即人民币.至.元/股)为基础,最终交易价格将在正式股份转让协议中明确约定。

公告显示,同路人投资同意将通过适当方式,使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同路人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的得利斯表决权降低到%。本次股份转让完成且同路人投资放弃部分股份表决权或向与双方均无关联关系的第三方转让部分股份使其表决权比例降低到%以后,新疆中泰将实际享有得利斯的控制权,自治区国资委将成为得利斯实际控制人。

在得利斯发布框架协议签署消息的当日,即月日,得利斯的股价开盘便涨停,截至收盘,得利斯的股价为.元/股,单日涨幅为%,上市公司的总市值为.亿元。

得利斯一直致力于农业产业发展,其主营业务产品主要有五大类,包括冷却肉及冷冻肉、低温肉制品以及中式酱卤类产品等。根据其官方公告,根据国家统计局行业信息发布中心统计,得利斯牌低温肉制品-年、-年均名列全国同类产品销量第一名。得利斯被确定为首批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

一旦实控人发生变更,上市公司是否会变更主营业务,对此,月日,得利斯方面回复新京报:“不会变”。

质疑

控股股东超%股份质押,国资挺进解僵局?

自年上市以来,得利斯的实际控制人始终为郑和平,此次股权转让已经涉及实控人的变更。对于郑和平为何放手,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告诉新京报记者:“得利斯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整体的运营是不行的,该公司的主要市场在山东和东北地区。目前,得利斯控股股东所持上市公司股份的股权质押率很高,超过%,我认为这是上市公司易主的主要原因之一。新疆国资入主之后,在牛羊这块儿,可以借助新疆的区位优势,有助于得利斯生产经营上的可持续发展。”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年月末,同路人投资持有得利斯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其中万股份处于质押状态,约占其所持股份的.%。

月日晚间,深交所对得利斯下发关注函,针对控股股东的高质押比例,深交所要求得利斯补充说明本次股份转让的可实现性,重点说明同路人投资解除高比例质押的有效举措,并说明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个月内,新疆中泰是否有继续质押上市公司股份的计划或安排。

另外,深交所还要求得利斯补充说明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同路人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将持有的上市公司表决权降低到%的具体举措,是否存在向新疆中泰进行表决权委托的计划或安排,并结合相关股权比例说明控制权认定的依据与合理性等。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这次涉及实控人变更的股份转让发生之前,得利斯的控股股东也曾进行过少量的股份转让。

年月日,同路人投资与山东桑莎制衣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桑莎制衣)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同路人投资将其持有的得利斯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以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桑莎制衣,转让价格确定为人民币.元/股,转让总价为人民币元。

背后

郑和平交棒女儿,近四年整体增收增利

公开资料显示,年出生的郑和平,年起担任得利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早在年月,郑和平向得利斯董事会提交了书面辞职报告,“由于个人年龄原因,郑和平提请辞去上市公司董事长职务。”

天眼查资料显示,郑和平当前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企业有家,担任股东的企业有家,疑似拥有家企业的实际控制权。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年,郑和平曾被证监会山东监管局给予警告,并罚款万元。原因为得利斯违反了《证券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构成了《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所述“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或者所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的违法行为。

郑和平辞职后,郑思敏当选得利斯董事长,同时担任上市公司法定代表人。

作为郑和平的女儿,郑思敏于年出生,年起,郑思敏担任北京得利斯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年月至今,郑思敏任上市公司得利斯董事长。

据《齐鲁晚报》报道,“郑思敏考上山东大学历史系后,父亲曾对她说,要按自己的理想生活,永远不要回公司来上班。郑和平曾多次对自己的四个儿女说,坚决不要接班。郑思敏也从来没想过要接父亲的班。”但因缘际会,郑思敏最终“女承父业”。

不过,记者通过梳理资料看到,年至年,得利斯的业绩整体上呈现营收增长、净利下滑的态势。年,得利斯的营业收入为.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到.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万元。

年,得利斯计划深化渠道拓展,加快新项目投产,加大对外合作力度等。月日,得利斯与北京大北农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山东省诸城市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就生猪养殖、屠宰业务等方面达成了战略合作意向。次月,得利斯与鲜生活冷链物流有限公司在山东省诸城市签署《鲜得利冷链物流有限公司合资合同》,拟共同投资设立合资公司鲜得利冷链物流有限公司。

一系列规划、合作、发展之后,年前三季度,得利斯实现了营收净利同比双增。年前三季度,得利斯实现营业收入约.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为.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

此外,月日,得利斯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透露:“根据行业发展趋势及消费者需求的变化,将持续关注人造肉技术及市场的发展。”

冷血杀手女王闯校园

得利斯引入国资消息一出,随即成为行业焦点。与此同时,上市近年后,得利斯这一动作也被外界解读为其创始人郑和平“撤退”之举。

月日,得利斯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诸城同路人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同路人投资)已与新疆中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新疆中泰)签署《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值得一提的是,本次交易可能导致得利斯控制权发生变更,自治区国资委将成为得利斯实际控制人。

当天,受此利好,得利斯开盘即涨停。不过,深交所同一天对得利斯下发关注函,针对控股股东的高质押比例,深交所要求得利斯补充说明本次股份转让的可实现性。

得利斯创始人郑和平辞任董事长之后,又打算放弃实控人的位置,或迎国资入主的得利斯会走向何方?月日,新京报记者致电得利斯并按照其工作人员的要求将采访提纲发送至指定邮箱,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易主

创始人让出控制权? 公司称主业不会变

根据《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同路人投资拟将其持有的得利斯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股份(占得利斯总股本的%)以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新疆中泰。根据框架协议数据计算可知,同路人投资可套现区间为元至元。

据悉,本次交易完成后,双方将聚集优势产业资源,加强战略合作,建立多领域、全方位、高层次的合作渠道,增强双方产业核心竞争力和对区域经济的辐射带动力,拓展合作领域。

新疆中泰成立于年月日,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自治区国资委)持股%。经双方初步商定,本次股份转让价格区间以人民币.元/股上下浮动%(即人民币.至.元/股)为基础,最终交易价格将在正式股份转让协议中明确约定。

公告显示,同路人投资同意将通过适当方式,使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同路人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的得利斯表决权降低到%。本次股份转让完成且同路人投资放弃部分股份表决权或向与双方均无关联关系的第三方转让部分股份使其表决权比例降低到%以后,新疆中泰将实际享有得利斯的控制权,自治区国资委将成为得利斯实际控制人。

在得利斯发布框架协议签署消息的当日,即月日,得利斯的股价开盘便涨停,截至收盘,得利斯的股价为.元/股,单日涨幅为%,上市公司的总市值为.亿元。

得利斯一直致力于农业产业发展,其主营业务产品主要有五大类,包括冷却肉及冷冻肉、低温肉制品以及中式酱卤类产品等。根据其官方公告,根据国家统计局行业信息发布中心统计,得利斯牌低温肉制品-年、-年均名列全国同类产品销量第一名。得利斯被确定为首批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

一旦实控人发生变更,上市公司是否会变更主营业务,对此,月日,得利斯方面回复新京报:“不会变”。

质疑

控股股东超%股份质押,国资挺进解僵局?

自年上市以来,得利斯的实际控制人始终为郑和平,此次股权转让已经涉及实控人的变更。对于郑和平为何放手,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告诉新京报记者:“得利斯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整体的运营是不行的,该公司的主要市场在山东和东北地区。目前,得利斯控股股东所持上市公司股份的股权质押率很高,超过%,我认为这是上市公司易主的主要原因之一。新疆国资入主之后,在牛羊这块儿,可以借助新疆的区位优势,有助于得利斯生产经营上的可持续发展。”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年月末,同路人投资持有得利斯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其中万股份处于质押状态,约占其所持股份的.%。

月日晚间,深交所对得利斯下发关注函,针对控股股东的高质押比例,深交所要求得利斯补充说明本次股份转让的可实现性,重点说明同路人投资解除高比例质押的有效举措,并说明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个月内,新疆中泰是否有继续质押上市公司股份的计划或安排。

另外,深交所还要求得利斯补充说明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同路人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将持有的上市公司表决权降低到%的具体举措,是否存在向新疆中泰进行表决权委托的计划或安排,并结合相关股权比例说明控制权认定的依据与合理性等。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这次涉及实控人变更的股份转让发生之前,得利斯的控股股东也曾进行过少量的股份转让。

年月日,同路人投资与山东桑莎制衣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桑莎制衣)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同路人投资将其持有的得利斯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以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桑莎制衣,转让价格确定为人民币.元/股,转让总价为人民币元。

背后

郑和平交棒女儿,近四年整体增收增利

公开资料显示,年出生的郑和平,年起担任得利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早在年月,郑和平向得利斯董事会提交了书面辞职报告,“由于个人年龄原因,郑和平提请辞去上市公司董事长职务。”

天眼查资料显示,郑和平当前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企业有家,担任股东的企业有家,疑似拥有家企业的实际控制权。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年,郑和平曾被证监会山东监管局给予警告,并罚款万元。原因为得利斯违反了《证券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构成了《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所述“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或者所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的违法行为。

郑和平辞职后,郑思敏当选得利斯董事长,同时担任上市公司法定代表人。

作为郑和平的女儿,郑思敏于年出生,年起,郑思敏担任北京得利斯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年月至今,郑思敏任上市公司得利斯董事长。

据《齐鲁晚报》报道,“郑思敏考上山东大学历史系后,父亲曾对她说,要按自己的理想生活,永远不要回公司来上班。郑和平曾多次对自己的四个儿女说,坚决不要接班。郑思敏也从来没想过要接父亲的班。”但因缘际会,郑思敏最终“女承父业”。

不过,记者通过梳理资料看到,年至年,得利斯的业绩整体上呈现营收增长、净利下滑的态势。年,得利斯的营业收入为.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到.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万元。

年,得利斯计划深化渠道拓展,加快新项目投产,加大对外合作力度等。月日,得利斯与北京大北农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山东省诸城市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就生猪养殖、屠宰业务等方面达成了战略合作意向。次月,得利斯与鲜生活冷链物流有限公司在山东省诸城市签署《鲜得利冷链物流有限公司合资合同》,拟共同投资设立合资公司鲜得利冷链物流有限公司。

一系列规划、合作、发展之后,年前三季度,得利斯实现了营收净利同比双增。年前三季度,得利斯实现营业收入约.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为.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

此外,月日,得利斯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透露:“根据行业发展趋势及消费者需求的变化,将持续关注人造肉技术及市场的发展。”

冷血杀手女王闯校园

得利斯引入国资消息一出,随即成为行业焦点。与此同时,上市近年后,得利斯这一动作也被外界解读为其创始人郑和平“撤退”之举。

月日,得利斯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诸城同路人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同路人投资)已与新疆中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新疆中泰)签署《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值得一提的是,本次交易可能导致得利斯控制权发生变更,自治区国资委将成为得利斯实际控制人。

当天,受此利好,得利斯开盘即涨停。不过,深交所同一天对得利斯下发关注函,针对控股股东的高质押比例,深交所要求得利斯补充说明本次股份转让的可实现性。

得利斯创始人郑和平辞任董事长之后,又打算放弃实控人的位置,或迎国资入主的得利斯会走向何方?月日,新京报记者致电得利斯并按照其工作人员的要求将采访提纲发送至指定邮箱,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易主

创始人让出控制权? 公司称主业不会变

根据《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同路人投资拟将其持有的得利斯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股份(占得利斯总股本的%)以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新疆中泰。根据框架协议数据计算可知,同路人投资可套现区间为元至元。

据悉,本次交易完成后,双方将聚集优势产业资源,加强战略合作,建立多领域、全方位、高层次的合作渠道,增强双方产业核心竞争力和对区域经济的辐射带动力,拓展合作领域。

新疆中泰成立于年月日,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自治区国资委)持股%。经双方初步商定,本次股份转让价格区间以人民币.元/股上下浮动%(即人民币.至.元/股)为基础,最终交易价格将在正式股份转让协议中明确约定。

公告显示,同路人投资同意将通过适当方式,使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同路人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的得利斯表决权降低到%。本次股份转让完成且同路人投资放弃部分股份表决权或向与双方均无关联关系的第三方转让部分股份使其表决权比例降低到%以后,新疆中泰将实际享有得利斯的控制权,自治区国资委将成为得利斯实际控制人。

在得利斯发布框架协议签署消息的当日,即月日,得利斯的股价开盘便涨停,截至收盘,得利斯的股价为.元/股,单日涨幅为%,上市公司的总市值为.亿元。

得利斯一直致力于农业产业发展,其主营业务产品主要有五大类,包括冷却肉及冷冻肉、低温肉制品以及中式酱卤类产品等。根据其官方公告,根据国家统计局行业信息发布中心统计,得利斯牌低温肉制品-年、-年均名列全国同类产品销量第一名。得利斯被确定为首批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

一旦实控人发生变更,上市公司是否会变更主营业务,对此,月日,得利斯方面回复新京报:“不会变”。

质疑

控股股东超%股份质押,国资挺进解僵局?

自年上市以来,得利斯的实际控制人始终为郑和平,此次股权转让已经涉及实控人的变更。对于郑和平为何放手,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告诉新京报记者:“得利斯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整体的运营是不行的,该公司的主要市场在山东和东北地区。目前,得利斯控股股东所持上市公司股份的股权质押率很高,超过%,我认为这是上市公司易主的主要原因之一。新疆国资入主之后,在牛羊这块儿,可以借助新疆的区位优势,有助于得利斯生产经营上的可持续发展。”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年月末,同路人投资持有得利斯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其中万股份处于质押状态,约占其所持股份的.%。

月日晚间,深交所对得利斯下发关注函,针对控股股东的高质押比例,深交所要求得利斯补充说明本次股份转让的可实现性,重点说明同路人投资解除高比例质押的有效举措,并说明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个月内,新疆中泰是否有继续质押上市公司股份的计划或安排。

另外,深交所还要求得利斯补充说明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同路人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将持有的上市公司表决权降低到%的具体举措,是否存在向新疆中泰进行表决权委托的计划或安排,并结合相关股权比例说明控制权认定的依据与合理性等。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这次涉及实控人变更的股份转让发生之前,得利斯的控股股东也曾进行过少量的股份转让。

年月日,同路人投资与山东桑莎制衣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桑莎制衣)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同路人投资将其持有的得利斯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以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桑莎制衣,转让价格确定为人民币.元/股,转让总价为人民币元。

背后

郑和平交棒女儿,近四年整体增收增利

公开资料显示,年出生的郑和平,年起担任得利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早在年月,郑和平向得利斯董事会提交了书面辞职报告,“由于个人年龄原因,郑和平提请辞去上市公司董事长职务。”

天眼查资料显示,郑和平当前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企业有家,担任股东的企业有家,疑似拥有家企业的实际控制权。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年,郑和平曾被证监会山东监管局给予警告,并罚款万元。原因为得利斯违反了《证券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构成了《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所述“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或者所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的违法行为。

郑和平辞职后,郑思敏当选得利斯董事长,同时担任上市公司法定代表人。

作为郑和平的女儿,郑思敏于年出生,年起,郑思敏担任北京得利斯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年月至今,郑思敏任上市公司得利斯董事长。

据《齐鲁晚报》报道,“郑思敏考上山东大学历史系后,父亲曾对她说,要按自己的理想生活,永远不要回公司来上班。郑和平曾多次对自己的四个儿女说,坚决不要接班。郑思敏也从来没想过要接父亲的班。”但因缘际会,郑思敏最终“女承父业”。

不过,记者通过梳理资料看到,年至年,得利斯的业绩整体上呈现营收增长、净利下滑的态势。年,得利斯的营业收入为.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到.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万元。

年,得利斯计划深化渠道拓展,加快新项目投产,加大对外合作力度等。月日,得利斯与北京大北农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山东省诸城市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就生猪养殖、屠宰业务等方面达成了战略合作意向。次月,得利斯与鲜生活冷链物流有限公司在山东省诸城市签署《鲜得利冷链物流有限公司合资合同》,拟共同投资设立合资公司鲜得利冷链物流有限公司。

一系列规划、合作、发展之后,年前三季度,得利斯实现了营收净利同比双增。年前三季度,得利斯实现营业收入约.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为.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

此外,月日,得利斯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透露:“根据行业发展趋势及消费者需求的变化,将持续关注人造肉技术及市场的发展。”

得利斯引入国资消息一出,随即成为行业焦点。与此同时,上市近年后,得利斯这一动作也被外界解读为其创始人郑和平“撤退”之举。

月日,得利斯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诸城同路人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同路人投资)已与新疆中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新疆中泰)签署《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值得一提的是,本次交易可能导致得利斯控制权发生变更,自治区国资委将成为得利斯实际控制人。

当天,受此利好,得利斯开盘即涨停。不过,深交所同一天对得利斯下发关注函,针对控股股东的高质押比例,深交所要求得利斯补充说明本次股份转让的可实现性。

得利斯创始人郑和平辞任董事长之后,又打算放弃实控人的位置,或迎国资入主的得利斯会走向何方?月日,新京报记者致电得利斯并按照其工作人员的要求将采访提纲发送至指定邮箱,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易主

创始人让出控制权? 公司称主业不会变

根据《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同路人投资拟将其持有的得利斯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股份(占得利斯总股本的%)以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新疆中泰。根据框架协议数据计算可知,同路人投资可套现区间为元至元。

据悉,本次交易完成后,双方将聚集优势产业资源,加强战略合作,建立多领域、全方位、高层次的合作渠道,增强双方产业核心竞争力和对区域经济的辐射带动力,拓展合作领域。

新疆中泰成立于年月日,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自治区国资委)持股%。经双方初步商定,本次股份转让价格区间以人民币.元/股上下浮动%(即人民币.至.元/股)为基础,最终交易价格将在正式股份转让协议中明确约定。

公告显示,同路人投资同意将通过适当方式,使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同路人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的得利斯表决权降低到%。本次股份转让完成且同路人投资放弃部分股份表决权或向与双方均无关联关系的第三方转让部分股份使其表决权比例降低到%以后,新疆中泰将实际享有得利斯的控制权,自治区国资委将成为得利斯实际控制人。

在得利斯发布框架协议签署消息的当日,即月日,得利斯的股价开盘便涨停,截至收盘,得利斯的股价为.元/股,单日涨幅为%,上市公司的总市值为.亿元。

得利斯一直致力于农业产业发展,其主营业务产品主要有五大类,包括冷却肉及冷冻肉、低温肉制品以及中式酱卤类产品等。根据其官方公告,根据国家统计局行业信息发布中心统计,得利斯牌低温肉制品-年、-年均名列全国同类产品销量第一名。得利斯被确定为首批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

一旦实控人发生变更,上市公司是否会变更主营业务,对此,月日,得利斯方面回复新京报:“不会变”。

质疑

控股股东超%股份质押,国资挺进解僵局?

自年上市以来,得利斯的实际控制人始终为郑和平,此次股权转让已经涉及实控人的变更。对于郑和平为何放手,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告诉新京报记者:“得利斯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整体的运营是不行的,该公司的主要市场在山东和东北地区。目前,得利斯控股股东所持上市公司股份的股权质押率很高,超过%,我认为这是上市公司易主的主要原因之一。新疆国资入主之后,在牛羊这块儿,可以借助新疆的区位优势,有助于得利斯生产经营上的可持续发展。”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年月末,同路人投资持有得利斯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其中万股份处于质押状态,约占其所持股份的.%。

月日晚间,深交所对得利斯下发关注函,针对控股股东的高质押比例,深交所要求得利斯补充说明本次股份转让的可实现性,重点说明同路人投资解除高比例质押的有效举措,并说明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个月内,新疆中泰是否有继续质押上市公司股份的计划或安排。

另外,深交所还要求得利斯补充说明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同路人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将持有的上市公司表决权降低到%的具体举措,是否存在向新疆中泰进行表决权委托的计划或安排,并结合相关股权比例说明控制权认定的依据与合理性等。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这次涉及实控人变更的股份转让发生之前,得利斯的控股股东也曾进行过少量的股份转让。

年月日,同路人投资与山东桑莎制衣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桑莎制衣)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同路人投资将其持有的得利斯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以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桑莎制衣,转让价格确定为人民币.元/股,转让总价为人民币元。

背后

郑和平交棒女儿,近四年整体增收增利

公开资料显示,年出生的郑和平,年起担任得利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早在年月,郑和平向得利斯董事会提交了书面辞职报告,“由于个人年龄原因,郑和平提请辞去上市公司董事长职务。”

天眼查资料显示,郑和平当前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企业有家,担任股东的企业有家,疑似拥有家企业的实际控制权。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年,郑和平曾被证监会山东监管局给予警告,并罚款万元。原因为得利斯违反了《证券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构成了《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所述“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或者所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的违法行为。

郑和平辞职后,郑思敏当选得利斯董事长,同时担任上市公司法定代表人。

作为郑和平的女儿,郑思敏于年出生,年起,郑思敏担任北京得利斯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年月至今,郑思敏任上市公司得利斯董事长。

据《齐鲁晚报》报道,“郑思敏考上山东大学历史系后,父亲曾对她说,要按自己的理想生活,永远不要回公司来上班。郑和平曾多次对自己的四个儿女说,坚决不要接班。郑思敏也从来没想过要接父亲的班。”但因缘际会,郑思敏最终“女承父业”。

不过,记者通过梳理资料看到,年至年,得利斯的业绩整体上呈现营收增长、净利下滑的态势。年,得利斯的营业收入为.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到.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万元。

年,得利斯计划深化渠道拓展,加快新项目投产,加大对外合作力度等。月日,得利斯与北京大北农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山东省诸城市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就生猪养殖、屠宰业务等方面达成了战略合作意向。次月,得利斯与鲜生活冷链物流有限公司在山东省诸城市签署《鲜得利冷链物流有限公司合资合同》,拟共同投资设立合资公司鲜得利冷链物流有限公司。

一系列规划、合作、发展之后,年前三季度,得利斯实现了营收净利同比双增。年前三季度,得利斯实现营业收入约.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为.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

此外,月日,得利斯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透露:“根据行业发展趋势及消费者需求的变化,将持续关注人造肉技术及市场的发展。”

得利斯引入国资消息一出,随即成为行业焦点。与此同时,上市近年后,得利斯这一动作也被外界解读为其创始人郑和平“撤退”之举。

月日,得利斯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诸城同路人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同路人投资)已与新疆中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新疆中泰)签署《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值得一提的是,本次交易可能导致得利斯控制权发生变更,自治区国资委将成为得利斯实际控制人。

当天,受此利好,得利斯开盘即涨停。不过,深交所同一天对得利斯下发关注函,针对控股股东的高质押比例,深交所要求得利斯补充说明本次股份转让的可实现性。

得利斯创始人郑和平辞任董事长之后,又打算放弃实控人的位置,或迎国资入主的得利斯会走向何方?月日,新京报记者致电得利斯并按照其工作人员的要求将采访提纲发送至指定邮箱,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易主

创始人让出控制权? 公司称主业不会变

根据《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同路人投资拟将其持有的得利斯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股份(占得利斯总股本的%)以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新疆中泰。根据框架协议数据计算可知,同路人投资可套现区间为元至元。

据悉,本次交易完成后,双方将聚集优势产业资源,加强战略合作,建立多领域、全方位、高层次的合作渠道,增强双方产业核心竞争力和对区域经济的辐射带动力,拓展合作领域。

新疆中泰成立于年月日,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自治区国资委)持股%。经双方初步商定,本次股份转让价格区间以人民币.元/股上下浮动%(即人民币.至.元/股)为基础,最终交易价格将在正式股份转让协议中明确约定。

公告显示,同路人投资同意将通过适当方式,使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同路人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的得利斯表决权降低到%。本次股份转让完成且同路人投资放弃部分股份表决权或向与双方均无关联关系的第三方转让部分股份使其表决权比例降低到%以后,新疆中泰将实际享有得利斯的控制权,自治区国资委将成为得利斯实际控制人。

在得利斯发布框架协议签署消息的当日,即月日,得利斯的股价开盘便涨停,截至收盘,得利斯的股价为.元/股,单日涨幅为%,上市公司的总市值为.亿元。

得利斯一直致力于农业产业发展,其主营业务产品主要有五大类,包括冷却肉及冷冻肉、低温肉制品以及中式酱卤类产品等。根据其官方公告,根据国家统计局行业信息发布中心统计,得利斯牌低温肉制品-年、-年均名列全国同类产品销量第一名。得利斯被确定为首批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

一旦实控人发生变更,上市公司是否会变更主营业务,对此,月日,得利斯方面回复新京报:“不会变”。

质疑

控股股东超%股份质押,国资挺进解僵局?

自年上市以来,得利斯的实际控制人始终为郑和平,此次股权转让已经涉及实控人的变更。对于郑和平为何放手,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告诉新京报记者:“得利斯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整体的运营是不行的,该公司的主要市场在山东和东北地区。目前,得利斯控股股东所持上市公司股份的股权质押率很高,超过%,我认为这是上市公司易主的主要原因之一。新疆国资入主之后,在牛羊这块儿,可以借助新疆的区位优势,有助于得利斯生产经营上的可持续发展。”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年月末,同路人投资持有得利斯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其中万股份处于质押状态,约占其所持股份的.%。

月日晚间,深交所对得利斯下发关注函,针对控股股东的高质押比例,深交所要求得利斯补充说明本次股份转让的可实现性,重点说明同路人投资解除高比例质押的有效举措,并说明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个月内,新疆中泰是否有继续质押上市公司股份的计划或安排。

另外,深交所还要求得利斯补充说明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同路人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将持有的上市公司表决权降低到%的具体举措,是否存在向新疆中泰进行表决权委托的计划或安排,并结合相关股权比例说明控制权认定的依据与合理性等。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这次涉及实控人变更的股份转让发生之前,得利斯的控股股东也曾进行过少量的股份转让。

年月日,同路人投资与山东桑莎制衣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桑莎制衣)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同路人投资将其持有的得利斯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以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桑莎制衣,转让价格确定为人民币.元/股,转让总价为人民币元。

背后

郑和平交棒女儿,近四年整体增收增利

公开资料显示,年出生的郑和平,年起担任得利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早在年月,郑和平向得利斯董事会提交了书面辞职报告,“由于个人年龄原因,郑和平提请辞去上市公司董事长职务。”

天眼查资料显示,郑和平当前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企业有家,担任股东的企业有家,疑似拥有家企业的实际控制权。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年,郑和平曾被证监会山东监管局给予警告,并罚款万元。原因为得利斯违反了《证券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构成了《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所述“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或者所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的违法行为。

郑和平辞职后,郑思敏当选得利斯董事长,同时担任上市公司法定代表人。

作为郑和平的女儿,郑思敏于年出生,年起,郑思敏担任北京得利斯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年月至今,郑思敏任上市公司得利斯董事长。

据《齐鲁晚报》报道,“郑思敏考上山东大学历史系后,父亲曾对她说,要按自己的理想生活,永远不要回公司来上班。郑和平曾多次对自己的四个儿女说,坚决不要接班。郑思敏也从来没想过要接父亲的班。”但因缘际会,郑思敏最终“女承父业”。

不过,记者通过梳理资料看到,年至年,得利斯的业绩整体上呈现营收增长、净利下滑的态势。年,得利斯的营业收入为.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到.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万元。

年,得利斯计划深化渠道拓展,加快新项目投产,加大对外合作力度等。月日,得利斯与北京大北农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山东省诸城市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就生猪养殖、屠宰业务等方面达成了战略合作意向。次月,得利斯与鲜生活冷链物流有限公司在山东省诸城市签署《鲜得利冷链物流有限公司合资合同》,拟共同投资设立合资公司鲜得利冷链物流有限公司。

一系列规划、合作、发展之后,年前三季度,得利斯实现了营收净利同比双增。年前三季度,得利斯实现营业收入约.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为.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

此外,月日,得利斯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透露:“根据行业发展趋势及消费者需求的变化,将持续关注人造肉技术及市场的发展。”

得利斯引入国资消息一出,随即成为行业焦点。与此同时,上市近年后,得利斯这一动作也被外界解读为其创始人郑和平“撤退”之举。

月日,得利斯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诸城同路人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同路人投资)已与新疆中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新疆中泰)签署《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值得一提的是,本次交易可能导致得利斯控制权发生变更,自治区国资委将成为得利斯实际控制人。

当天,受此利好,得利斯开盘即涨停。不过,深交所同一天对得利斯下发关注函,针对控股股东的高质押比例,深交所要求得利斯补充说明本次股份转让的可实现性。

得利斯创始人郑和平辞任董事长之后,又打算放弃实控人的位置,或迎国资入主的得利斯会走向何方?月日,新京报记者致电得利斯并按照其工作人员的要求将采访提纲发送至指定邮箱,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易主

创始人让出控制权? 公司称主业不会变

根据《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同路人投资拟将其持有的得利斯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股份(占得利斯总股本的%)以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新疆中泰。根据框架协议数据计算可知,同路人投资可套现区间为元至元。

据悉,本次交易完成后,双方将聚集优势产业资源,加强战略合作,建立多领域、全方位、高层次的合作渠道,增强双方产业核心竞争力和对区域经济的辐射带动力,拓展合作领域。

新疆中泰成立于年月日,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自治区国资委)持股%。经双方初步商定,本次股份转让价格区间以人民币.元/股上下浮动%(即人民币.至.元/股)为基础,最终交易价格将在正式股份转让协议中明确约定。

公告显示,同路人投资同意将通过适当方式,使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同路人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的得利斯表决权降低到%。本次股份转让完成且同路人投资放弃部分股份表决权或向与双方均无关联关系的第三方转让部分股份使其表决权比例降低到%以后,新疆中泰将实际享有得利斯的控制权,自治区国资委将成为得利斯实际控制人。

在得利斯发布框架协议签署消息的当日,即月日,得利斯的股价开盘便涨停,截至收盘,得利斯的股价为.元/股,单日涨幅为%,上市公司的总市值为.亿元。

得利斯一直致力于农业产业发展,其主营业务产品主要有五大类,包括冷却肉及冷冻肉、低温肉制品以及中式酱卤类产品等。根据其官方公告,根据国家统计局行业信息发布中心统计,得利斯牌低温肉制品-年、-年均名列全国同类产品销量第一名。得利斯被确定为首批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

一旦实控人发生变更,上市公司是否会变更主营业务,对此,月日,得利斯方面回复新京报:“不会变”。

质疑

控股股东超%股份质押,国资挺进解僵局?

自年上市以来,得利斯的实际控制人始终为郑和平,此次股权转让已经涉及实控人的变更。对于郑和平为何放手,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告诉新京报记者:“得利斯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整体的运营是不行的,该公司的主要市场在山东和东北地区。目前,得利斯控股股东所持上市公司股份的股权质押率很高,超过%,我认为这是上市公司易主的主要原因之一。新疆国资入主之后,在牛羊这块儿,可以借助新疆的区位优势,有助于得利斯生产经营上的可持续发展。”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年月末,同路人投资持有得利斯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其中万股份处于质押状态,约占其所持股份的.%。

月日晚间,深交所对得利斯下发关注函,针对控股股东的高质押比例,深交所要求得利斯补充说明本次股份转让的可实现性,重点说明同路人投资解除高比例质押的有效举措,并说明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个月内,新疆中泰是否有继续质押上市公司股份的计划或安排。

另外,深交所还要求得利斯补充说明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同路人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将持有的上市公司表决权降低到%的具体举措,是否存在向新疆中泰进行表决权委托的计划或安排,并结合相关股权比例说明控制权认定的依据与合理性等。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这次涉及实控人变更的股份转让发生之前,得利斯的控股股东也曾进行过少量的股份转让。

年月日,同路人投资与山东桑莎制衣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桑莎制衣)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同路人投资将其持有的得利斯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以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桑莎制衣,转让价格确定为人民币.元/股,转让总价为人民币元。

背后

郑和平交棒女儿,近四年整体增收增利

公开资料显示,年出生的郑和平,年起担任得利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早在年月,郑和平向得利斯董事会提交了书面辞职报告,“由于个人年龄原因,郑和平提请辞去上市公司董事长职务。”

天眼查资料显示,郑和平当前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企业有家,担任股东的企业有家,疑似拥有家企业的实际控制权。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年,郑和平曾被证监会山东监管局给予警告,并罚款万元。原因为得利斯违反了《证券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构成了《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所述“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或者所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的违法行为。

郑和平辞职后,郑思敏当选得利斯董事长,同时担任上市公司法定代表人。

作为郑和平的女儿,郑思敏于年出生,年起,郑思敏担任北京得利斯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年月至今,郑思敏任上市公司得利斯董事长。

据《齐鲁晚报》报道,“郑思敏考上山东大学历史系后,父亲曾对她说,要按自己的理想生活,永远不要回公司来上班。郑和平曾多次对自己的四个儿女说,坚决不要接班。郑思敏也从来没想过要接父亲的班。”但因缘际会,郑思敏最终“女承父业”。

不过,记者通过梳理资料看到,年至年,得利斯的业绩整体上呈现营收增长、净利下滑的态势。年,得利斯的营业收入为.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到.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万元。

年,得利斯计划深化渠道拓展,加快新项目投产,加大对外合作力度等。月日,得利斯与北京大北农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山东省诸城市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就生猪养殖、屠宰业务等方面达成了战略合作意向。次月,得利斯与鲜生活冷链物流有限公司在山东省诸城市签署《鲜得利冷链物流有限公司合资合同》,拟共同投资设立合资公司鲜得利冷链物流有限公司。

一系列规划、合作、发展之后,年前三季度,得利斯实现了营收净利同比双增。年前三季度,得利斯实现营业收入约.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为.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

此外,月日,得利斯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透露:“根据行业发展趋势及消费者需求的变化,将持续关注人造肉技术及市场的发展。”

得利斯引入国资消息一出,随即成为行业焦点。与此同时,上市近年后,得利斯这一动作也被外界解读为其创始人郑和平“撤退”之举。

月日,得利斯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诸城同路人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同路人投资)已与新疆中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新疆中泰)签署《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值得一提的是,本次交易可能导致得利斯控制权发生变更,自治区国资委将成为得利斯实际控制人。

当天,受此利好,得利斯开盘即涨停。不过,深交所同一天对得利斯下发关注函,针对控股股东的高质押比例,深交所要求得利斯补充说明本次股份转让的可实现性。

得利斯创始人郑和平辞任董事长之后,又打算放弃实控人的位置,或迎国资入主的得利斯会走向何方?月日,新京报记者致电得利斯并按照其工作人员的要求将采访提纲发送至指定邮箱,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易主

创始人让出控制权? 公司称主业不会变

根据《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同路人投资拟将其持有的得利斯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股份(占得利斯总股本的%)以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新疆中泰。根据框架协议数据计算可知,同路人投资可套现区间为元至元。

据悉,本次交易完成后,双方将聚集优势产业资源,加强战略合作,建立多领域、全方位、高层次的合作渠道,增强双方产业核心竞争力和对区域经济的辐射带动力,拓展合作领域。

新疆中泰成立于年月日,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自治区国资委)持股%。经双方初步商定,本次股份转让价格区间以人民币.元/股上下浮动%(即人民币.至.元/股)为基础,最终交易价格将在正式股份转让协议中明确约定。

公告显示,同路人投资同意将通过适当方式,使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同路人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的得利斯表决权降低到%。本次股份转让完成且同路人投资放弃部分股份表决权或向与双方均无关联关系的第三方转让部分股份使其表决权比例降低到%以后,新疆中泰将实际享有得利斯的控制权,自治区国资委将成为得利斯实际控制人。

在得利斯发布框架协议签署消息的当日,即月日,得利斯的股价开盘便涨停,截至收盘,得利斯的股价为.元/股,单日涨幅为%,上市公司的总市值为.亿元。

得利斯一直致力于农业产业发展,其主营业务产品主要有五大类,包括冷却肉及冷冻肉、低温肉制品以及中式酱卤类产品等。根据其官方公告,根据国家统计局行业信息发布中心统计,得利斯牌低温肉制品-年、-年均名列全国同类产品销量第一名。得利斯被确定为首批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

一旦实控人发生变更,上市公司是否会变更主营业务,对此,月日,得利斯方面回复新京报:“不会变”。

质疑

控股股东超%股份质押,国资挺进解僵局?

自年上市以来,得利斯的实际控制人始终为郑和平,此次股权转让已经涉及实控人的变更。对于郑和平为何放手,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告诉新京报记者:“得利斯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整体的运营是不行的,该公司的主要市场在山东和东北地区。目前,得利斯控股股东所持上市公司股份的股权质押率很高,超过%,我认为这是上市公司易主的主要原因之一。新疆国资入主之后,在牛羊这块儿,可以借助新疆的区位优势,有助于得利斯生产经营上的可持续发展。”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年月末,同路人投资持有得利斯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其中万股份处于质押状态,约占其所持股份的.%。

月日晚间,深交所对得利斯下发关注函,针对控股股东的高质押比例,深交所要求得利斯补充说明本次股份转让的可实现性,重点说明同路人投资解除高比例质押的有效举措,并说明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个月内,新疆中泰是否有继续质押上市公司股份的计划或安排。

另外,深交所还要求得利斯补充说明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同路人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将持有的上市公司表决权降低到%的具体举措,是否存在向新疆中泰进行表决权委托的计划或安排,并结合相关股权比例说明控制权认定的依据与合理性等。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这次涉及实控人变更的股份转让发生之前,得利斯的控股股东也曾进行过少量的股份转让。

年月日,同路人投资与山东桑莎制衣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桑莎制衣)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同路人投资将其持有的得利斯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以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桑莎制衣,转让价格确定为人民币.元/股,转让总价为人民币元。

背后

郑和平交棒女儿,近四年整体增收增利

公开资料显示,年出生的郑和平,年起担任得利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早在年月,郑和平向得利斯董事会提交了书面辞职报告,“由于个人年龄原因,郑和平提请辞去上市公司董事长职务。”

天眼查资料显示,郑和平当前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企业有家,担任股东的企业有家,疑似拥有家企业的实际控制权。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年,郑和平曾被证监会山东监管局给予警告,并罚款万元。原因为得利斯违反了《证券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构成了《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所述“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或者所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的违法行为。

郑和平辞职后,郑思敏当选得利斯董事长,同时担任上市公司法定代表人。

作为郑和平的女儿,郑思敏于年出生,年起,郑思敏担任北京得利斯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年月至今,郑思敏任上市公司得利斯董事长。

据《齐鲁晚报》报道,“郑思敏考上山东大学历史系后,父亲曾对她说,要按自己的理想生活,永远不要回公司来上班。郑和平曾多次对自己的四个儿女说,坚决不要接班。郑思敏也从来没想过要接父亲的班。”但因缘际会,郑思敏最终“女承父业”。

不过,记者通过梳理资料看到,年至年,得利斯的业绩整体上呈现营收增长、净利下滑的态势。年,得利斯的营业收入为.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到.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万元。

年,得利斯计划深化渠道拓展,加快新项目投产,加大对外合作力度等。月日,得利斯与北京大北农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山东省诸城市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就生猪养殖、屠宰业务等方面达成了战略合作意向。次月,得利斯与鲜生活冷链物流有限公司在山东省诸城市签署《鲜得利冷链物流有限公司合资合同》,拟共同投资设立合资公司鲜得利冷链物流有限公司。

一系列规划、合作、发展之后,年前三季度,得利斯实现了营收净利同比双增。年前三季度,得利斯实现营业收入约.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为.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

此外,月日,得利斯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透露:“根据行业发展趋势及消费者需求的变化,将持续关注人造肉技术及市场的发展。”

得利斯引入国资消息一出,随即成为行业焦点。与此同时,上市近年后,得利斯这一动作也被外界解读为其创始人郑和平“撤退”之举。

月日,得利斯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诸城同路人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同路人投资)已与新疆中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新疆中泰)签署《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值得一提的是,本次交易可能导致得利斯控制权发生变更,自治区国资委将成为得利斯实际控制人。

当天,受此利好,得利斯开盘即涨停。不过,深交所同一天对得利斯下发关注函,针对控股股东的高质押比例,深交所要求得利斯补充说明本次股份转让的可实现性。

得利斯创始人郑和平辞任董事长之后,又打算放弃实控人的位置,或迎国资入主的得利斯会走向何方?月日,新京报记者致电得利斯并按照其工作人员的要求将采访提纲发送至指定邮箱,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易主

创始人让出控制权? 公司称主业不会变

根据《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同路人投资拟将其持有的得利斯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股份(占得利斯总股本的%)以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新疆中泰。根据框架协议数据计算可知,同路人投资可套现区间为元至元。

据悉,本次交易完成后,双方将聚集优势产业资源,加强战略合作,建立多领域、全方位、高层次的合作渠道,增强双方产业核心竞争力和对区域经济的辐射带动力,拓展合作领域。

新疆中泰成立于年月日,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自治区国资委)持股%。经双方初步商定,本次股份转让价格区间以人民币.元/股上下浮动%(即人民币.至.元/股)为基础,最终交易价格将在正式股份转让协议中明确约定。

公告显示,同路人投资同意将通过适当方式,使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同路人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的得利斯表决权降低到%。本次股份转让完成且同路人投资放弃部分股份表决权或向与双方均无关联关系的第三方转让部分股份使其表决权比例降低到%以后,新疆中泰将实际享有得利斯的控制权,自治区国资委将成为得利斯实际控制人。

在得利斯发布框架协议签署消息的当日,即月日,得利斯的股价开盘便涨停,截至收盘,得利斯的股价为.元/股,单日涨幅为%,上市公司的总市值为.亿元。

得利斯一直致力于农业产业发展,其主营业务产品主要有五大类,包括冷却肉及冷冻肉、低温肉制品以及中式酱卤类产品等。根据其官方公告,根据国家统计局行业信息发布中心统计,得利斯牌低温肉制品-年、-年均名列全国同类产品销量第一名。得利斯被确定为首批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

一旦实控人发生变更,上市公司是否会变更主营业务,对此,月日,得利斯方面回复新京报:“不会变”。

质疑

控股股东超%股份质押,国资挺进解僵局?

自年上市以来,得利斯的实际控制人始终为郑和平,此次股权转让已经涉及实控人的变更。对于郑和平为何放手,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告诉新京报记者:“得利斯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整体的运营是不行的,该公司的主要市场在山东和东北地区。目前,得利斯控股股东所持上市公司股份的股权质押率很高,超过%,我认为这是上市公司易主的主要原因之一。新疆国资入主之后,在牛羊这块儿,可以借助新疆的区位优势,有助于得利斯生产经营上的可持续发展。”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年月末,同路人投资持有得利斯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其中万股份处于质押状态,约占其所持股份的.%。

月日晚间,深交所对得利斯下发关注函,针对控股股东的高质押比例,深交所要求得利斯补充说明本次股份转让的可实现性,重点说明同路人投资解除高比例质押的有效举措,并说明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个月内,新疆中泰是否有继续质押上市公司股份的计划或安排。

另外,深交所还要求得利斯补充说明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同路人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将持有的上市公司表决权降低到%的具体举措,是否存在向新疆中泰进行表决权委托的计划或安排,并结合相关股权比例说明控制权认定的依据与合理性等。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这次涉及实控人变更的股份转让发生之前,得利斯的控股股东也曾进行过少量的股份转让。

年月日,同路人投资与山东桑莎制衣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桑莎制衣)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同路人投资将其持有的得利斯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以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桑莎制衣,转让价格确定为人民币.元/股,转让总价为人民币元。

背后

郑和平交棒女儿,近四年整体增收增利

公开资料显示,年出生的郑和平,年起担任得利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早在年月,郑和平向得利斯董事会提交了书面辞职报告,“由于个人年龄原因,郑和平提请辞去上市公司董事长职务。”

天眼查资料显示,郑和平当前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企业有家,担任股东的企业有家,疑似拥有家企业的实际控制权。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年,郑和平曾被证监会山东监管局给予警告,并罚款万元。原因为得利斯违反了《证券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构成了《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所述“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或者所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的违法行为。

郑和平辞职后,郑思敏当选得利斯董事长,同时担任上市公司法定代表人。

作为郑和平的女儿,郑思敏于年出生,年起,郑思敏担任北京得利斯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年月至今,郑思敏任上市公司得利斯董事长。

据《齐鲁晚报》报道,“郑思敏考上山东大学历史系后,父亲曾对她说,要按自己的理想生活,永远不要回公司来上班。郑和平曾多次对自己的四个儿女说,坚决不要接班。郑思敏也从来没想过要接父亲的班。”但因缘际会,郑思敏最终“女承父业”。

不过,记者通过梳理资料看到,年至年,得利斯的业绩整体上呈现营收增长、净利下滑的态势。年,得利斯的营业收入为.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到.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万元。

年,得利斯计划深化渠道拓展,加快新项目投产,加大对外合作力度等。月日,得利斯与北京大北农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山东省诸城市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就生猪养殖、屠宰业务等方面达成了战略合作意向。次月,得利斯与鲜生活冷链物流有限公司在山东省诸城市签署《鲜得利冷链物流有限公司合资合同》,拟共同投资设立合资公司鲜得利冷链物流有限公司。

一系列规划、合作、发展之后,年前三季度,得利斯实现了营收净利同比双增。年前三季度,得利斯实现营业收入约.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为.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

此外,月日,得利斯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透露:“根据行业发展趋势及消费者需求的变化,将持续关注人造肉技术及市场的发展。”

冷血杀手女王闯校园




(成都养生网)

附件:

中医养生


© <养生网_主关键词>成都养生网-提供健康养生常识、养生之道、食疗养生、运动养生等其他知识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成都养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