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养生网_主关键词>

文章来源:SEO    发布时间:<养生网_发布时间>  【字号:      】

重生之文娱王会计初级-天津会计网-中级财务会计报表学习网站山西新闻网具有新闻采写社会化媒体资讯和产品为一体的互联网媒体平台记录社会、传播信息每天24小时面向广大网民和网络媒体,快速、准确地提供文字、图片、视频等多样化的资讯服务力求及时、客观、权威、独立地报道新闻,致力于应用前沿。

养生之道网导读:月日,执法人员在一处工地内对露天堆放的沙土进行遮盖处理。当天中午,北京市的空气重污染预警级别由黄色上调至橙色。新华社记……

月日中午时,北京发布空气重污染橙色预警。

雾霾来袭是在此前一天,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当天发布空气重污染黄色预警。次日,预警由“黄”升级为“橙”。这是北京自年月发布新版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以来,首次启动橙色预警,这也是仅次于红色预警的第二高级别预警,预示着未来持续天还将交替出现重度污染或严重污染。

截至今天零时,此次橙色预警时长达到了个小时。据天气预报预计,雾霾消散,至少得等到日。

在这小时中,随着污染浓度直线上升,直至居高不下,人们开始意识到,这是一次打破纪录的污染过程。在市民用各种方式减缓雾霾对自身带来危害的同时,官方的信息发布、应急响应、主动减排也没有停止过。

一个城市的减霾行动正在进行,或者说,从未停过。

“预警”小时

多渠道发布橙色预警

月日中午时分,石景山区环保局副局长吴景义的手机,弹出了一条短信。

“今日时,全市空气污染由黄色预警级别提升至橙色预警。相关单位加强空气重污染应急橙色预警措施执行力度。”短信发送自石景山区政务信息门户短信平台,除了吴景义,石景山区政府主管领导、个成员单位都接收了该信息。

此时,距北京首次发布空气重污染橙色预警仅过了半个小时。在此之前,市环保部门已将启动橙色预警的信息,通过微博进行了发布。

在收到短信约分钟后,包括吴景义在内,收到信息的石景山区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所有成员单位负责人,第一时间启动相应预案,石景山公众短信平台向全区居民发布了空气重污染期间的生活服务指导。

除了石景山等北京市各区县外,分钟内接收和广发信息的,还有北京市一级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成员单位:市环保局、市交通委、市住建委等各有关部门。

就在此前一天晚上,北京市环保监测中心主任张大伟跟同事们监测分析数据至深夜。日上午,监测中心将数据和预警建议报给市环保局大气处和应急管理处,而北京空气重污染应急管理的“大脑”――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办公室,就设在了环保局。

随后,由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总指挥批准,指挥部办公室发布橙色预警。

橙色预警的信息,也通过各种传播渠道,传递给每一位市民。

当晚,坐在电视屏幕前的市民们会发现,北京电视台各频道台标正下方,已经挂出了气象部门同步发布的霾橙色预警信号。

下午时,北京市环保局环保监测中心监测大厅,大屏幕上的北京地图中,有“红得发紫”的个监测点位,根据色度对应的级别,全市整体空气质量已达到重度污染。这里是为空气重污染提供决策信息的数据库。

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办公室成员、市环保局副局长姚辉被媒体团团围住。

“启动预警后多久把信息传达给相关部门?”媒体记者发问。

“第一时间,越快越好。”姚辉回答得很干脆。

“预警”小时

全市督察组治污减霾

月日,雾霾来袭第三天。

上午,市委副书记、市长王安顺到市环保局和市环境保护监测中心,叮嘱相关部门确保准确、全面、客观、及时地向社会提供预报预警服务。

“减霾”的各项具体措施也在这天全面展开:五环外的烟花爆竹长期经营网点禁止销售烟花,公交车驾驶员驻车时熄火,路灯提前十分钟开启。首都文明办印发的雾霾科普小册子下发基层。

晚上点,市环保监察总队副调研员赵志威刚回到队里。从日开始,除了自己分内的工作,赵志威还随着市政府督察室、市监察局、市环保局组成的应急督察组赴各区县、各部门现场督察应急措施的落实。据了解,包括各区县单独成立在内,全市一共有个针对雾霾的督察组正在行动。

“检查的点一天有七八十家,基本上全市各区县都去过了。”在检查过程中,冒黑烟的作坊、焚烧垃圾的现场、未覆盖的土石方,还有给雾霾添料的露天烧烤,赵志威都碰到了。被检查的家燃煤锅炉单位中,就发现有家超标。

“去年可能还只停一两条生产线,今年连锅炉房都停了”,虽然问题仍然存在,赵志威在检查中也发现,企业的环保意识正逐渐增强。

“预警”小时

环保局通知工作人员乘公交

“居高不下的监测数据让人忧心,又似乎已让人麻木。”日凌晨,不同于以往的预报发布,市环境监测中心官方微博显得有些忧心。不过随后,市气象局的一条微博让人们见到希望,“较强的冷空气前峰已从新疆进入到河西走廊北部。北风已过玉门关,京城不日即可现蓝天。”

人们在等待冷空气来逐散雾霾同时,并没放弃当下的努力。

市应急委、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下发通知,要求从昨日起,全市党员干部带头绿色出行,全市各级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要严格控制各类会议、严格控制机动车上路行驶。

“我们公车都停在院子里了。”市环保局相关人士说,已通知工作人员选择公共交通上下班。在市住建委的地下车库,几乎没有停车位,除了执法检查的,其他公车都已封存或停驶。

“其实坐公交也方便。”路公交车司机吕师傅昨天表示,这两天经常会听到乘客聊天时,谈到减少开车改坐公交,为了应对客流的变化,公交集团还准备了备班车。

此外,全市的医疗卫生机构目前已要求各区县、各大医院加强呼吸道等疾病救治力量。

对于种种措施,市环保局副局长姚辉表示,政府尽力减排,也希望市民能从自身角度做力所能及的事。

截至今日零时,空气重污染应急橙色预警,仍未解除。

本版稿件采写/新京报记者 邓琦 温薷 郭超 马力 刘春瑞 杜丁

养生之道网导读:月日,执法人员在一处工地内对露天堆放的沙土进行遮盖处理。当天中午,北京市的空气重污染预警级别由黄色上调至橙色。新华社记……

月日中午时,北京发布空气重污染橙色预警。

雾霾来袭是在此前一天,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当天发布空气重污染黄色预警。次日,预警由“黄”升级为“橙”。这是北京自年月发布新版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以来,首次启动橙色预警,这也是仅次于红色预警的第二高级别预警,预示着未来持续天还将交替出现重度污染或严重污染。

截至今天零时,此次橙色预警时长达到了个小时。据天气预报预计,雾霾消散,至少得等到日。

在这小时中,随着污染浓度直线上升,直至居高不下,人们开始意识到,这是一次打破纪录的污染过程。在市民用各种方式减缓雾霾对自身带来危害的同时,官方的信息发布、应急响应、主动减排也没有停止过。

一个城市的减霾行动正在进行,或者说,从未停过。

“预警”小时

多渠道发布橙色预警

月日中午时分,石景山区环保局副局长吴景义的手机,弹出了一条短信。

“今日时,全市空气污染由黄色预警级别提升至橙色预警。相关单位加强空气重污染应急橙色预警措施执行力度。”短信发送自石景山区政务信息门户短信平台,除了吴景义,石景山区政府主管领导、个成员单位都接收了该信息。

此时,距北京首次发布空气重污染橙色预警仅过了半个小时。在此之前,市环保部门已将启动橙色预警的信息,通过微博进行了发布。

在收到短信约分钟后,包括吴景义在内,收到信息的石景山区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所有成员单位负责人,第一时间启动相应预案,石景山公众短信平台向全区居民发布了空气重污染期间的生活服务指导。

除了石景山等北京市各区县外,分钟内接收和广发信息的,还有北京市一级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成员单位:市环保局、市交通委、市住建委等各有关部门。

就在此前一天晚上,北京市环保监测中心主任张大伟跟同事们监测分析数据至深夜。日上午,监测中心将数据和预警建议报给市环保局大气处和应急管理处,而北京空气重污染应急管理的“大脑”――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办公室,就设在了环保局。

随后,由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总指挥批准,指挥部办公室发布橙色预警。

橙色预警的信息,也通过各种传播渠道,传递给每一位市民。

当晚,坐在电视屏幕前的市民们会发现,北京电视台各频道台标正下方,已经挂出了气象部门同步发布的霾橙色预警信号。

下午时,北京市环保局环保监测中心监测大厅,大屏幕上的北京地图中,有“红得发紫”的个监测点位,根据色度对应的级别,全市整体空气质量已达到重度污染。这里是为空气重污染提供决策信息的数据库。

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办公室成员、市环保局副局长姚辉被媒体团团围住。

“启动预警后多久把信息传达给相关部门?”媒体记者发问。

“第一时间,越快越好。”姚辉回答得很干脆。

“预警”小时

全市督察组治污减霾

月日,雾霾来袭第三天。

上午,市委副书记、市长王安顺到市环保局和市环境保护监测中心,叮嘱相关部门确保准确、全面、客观、及时地向社会提供预报预警服务。

“减霾”的各项具体措施也在这天全面展开:五环外的烟花爆竹长期经营网点禁止销售烟花,公交车驾驶员驻车时熄火,路灯提前十分钟开启。首都文明办印发的雾霾科普小册子下发基层。

晚上点,市环保监察总队副调研员赵志威刚回到队里。从日开始,除了自己分内的工作,赵志威还随着市政府督察室、市监察局、市环保局组成的应急督察组赴各区县、各部门现场督察应急措施的落实。据了解,包括各区县单独成立在内,全市一共有个针对雾霾的督察组正在行动。

“检查的点一天有七八十家,基本上全市各区县都去过了。”在检查过程中,冒黑烟的作坊、焚烧垃圾的现场、未覆盖的土石方,还有给雾霾添料的露天烧烤,赵志威都碰到了。被检查的家燃煤锅炉单位中,就发现有家超标。

“去年可能还只停一两条生产线,今年连锅炉房都停了”,虽然问题仍然存在,赵志威在检查中也发现,企业的环保意识正逐渐增强。

“预警”小时

环保局通知工作人员乘公交

“居高不下的监测数据让人忧心,又似乎已让人麻木。”日凌晨,不同于以往的预报发布,市环境监测中心官方微博显得有些忧心。不过随后,市气象局的一条微博让人们见到希望,“较强的冷空气前峰已从新疆进入到河西走廊北部。北风已过玉门关,京城不日即可现蓝天。”

人们在等待冷空气来逐散雾霾同时,并没放弃当下的努力。

市应急委、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下发通知,要求从昨日起,全市党员干部带头绿色出行,全市各级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要严格控制各类会议、严格控制机动车上路行驶。

“我们公车都停在院子里了。”市环保局相关人士说,已通知工作人员选择公共交通上下班。在市住建委的地下车库,几乎没有停车位,除了执法检查的,其他公车都已封存或停驶。

“其实坐公交也方便。”路公交车司机吕师傅昨天表示,这两天经常会听到乘客聊天时,谈到减少开车改坐公交,为了应对客流的变化,公交集团还准备了备班车。

此外,全市的医疗卫生机构目前已要求各区县、各大医院加强呼吸道等疾病救治力量。

对于种种措施,市环保局副局长姚辉表示,政府尽力减排,也希望市民能从自身角度做力所能及的事。

截至今日零时,空气重污染应急橙色预警,仍未解除。

本版稿件采写/新京报记者 邓琦 温薷 郭超 马力 刘春瑞 杜丁

养生之道网导读:月日,执法人员在一处工地内对露天堆放的沙土进行遮盖处理。当天中午,北京市的空气重污染预警级别由黄色上调至橙色。新华社记……

月日中午时,北京发布空气重污染橙色预警。

雾霾来袭是在此前一天,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当天发布空气重污染黄色预警。次日,预警由“黄”升级为“橙”。这是北京自年月发布新版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以来,首次启动橙色预警,这也是仅次于红色预警的第二高级别预警,预示着未来持续天还将交替出现重度污染或严重污染。

截至今天零时,此次橙色预警时长达到了个小时。据天气预报预计,雾霾消散,至少得等到日。

在这小时中,随着污染浓度直线上升,直至居高不下,人们开始意识到,这是一次打破纪录的污染过程。在市民用各种方式减缓雾霾对自身带来危害的同时,官方的信息发布、应急响应、主动减排也没有停止过。

一个城市的减霾行动正在进行,或者说,从未停过。

“预警”小时

多渠道发布橙色预警

月日中午时分,石景山区环保局副局长吴景义的手机,弹出了一条短信。

“今日时,全市空气污染由黄色预警级别提升至橙色预警。相关单位加强空气重污染应急橙色预警措施执行力度。”短信发送自石景山区政务信息门户短信平台,除了吴景义,石景山区政府主管领导、个成员单位都接收了该信息。

此时,距北京首次发布空气重污染橙色预警仅过了半个小时。在此之前,市环保部门已将启动橙色预警的信息,通过微博进行了发布。

在收到短信约分钟后,包括吴景义在内,收到信息的石景山区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所有成员单位负责人,第一时间启动相应预案,石景山公众短信平台向全区居民发布了空气重污染期间的生活服务指导。

除了石景山等北京市各区县外,分钟内接收和广发信息的,还有北京市一级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成员单位:市环保局、市交通委、市住建委等各有关部门。

就在此前一天晚上,北京市环保监测中心主任张大伟跟同事们监测分析数据至深夜。日上午,监测中心将数据和预警建议报给市环保局大气处和应急管理处,而北京空气重污染应急管理的“大脑”――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办公室,就设在了环保局。

随后,由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总指挥批准,指挥部办公室发布橙色预警。

橙色预警的信息,也通过各种传播渠道,传递给每一位市民。

当晚,坐在电视屏幕前的市民们会发现,北京电视台各频道台标正下方,已经挂出了气象部门同步发布的霾橙色预警信号。

下午时,北京市环保局环保监测中心监测大厅,大屏幕上的北京地图中,有“红得发紫”的个监测点位,根据色度对应的级别,全市整体空气质量已达到重度污染。这里是为空气重污染提供决策信息的数据库。

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办公室成员、市环保局副局长姚辉被媒体团团围住。

“启动预警后多久把信息传达给相关部门?”媒体记者发问。

“第一时间,越快越好。”姚辉回答得很干脆。

“预警”小时

全市督察组治污减霾

月日,雾霾来袭第三天。

上午,市委副书记、市长王安顺到市环保局和市环境保护监测中心,叮嘱相关部门确保准确、全面、客观、及时地向社会提供预报预警服务。

“减霾”的各项具体措施也在这天全面展开:五环外的烟花爆竹长期经营网点禁止销售烟花,公交车驾驶员驻车时熄火,路灯提前十分钟开启。首都文明办印发的雾霾科普小册子下发基层。

晚上点,市环保监察总队副调研员赵志威刚回到队里。从日开始,除了自己分内的工作,赵志威还随着市政府督察室、市监察局、市环保局组成的应急督察组赴各区县、各部门现场督察应急措施的落实。据了解,包括各区县单独成立在内,全市一共有个针对雾霾的督察组正在行动。

“检查的点一天有七八十家,基本上全市各区县都去过了。”在检查过程中,冒黑烟的作坊、焚烧垃圾的现场、未覆盖的土石方,还有给雾霾添料的露天烧烤,赵志威都碰到了。被检查的家燃煤锅炉单位中,就发现有家超标。

“去年可能还只停一两条生产线,今年连锅炉房都停了”,虽然问题仍然存在,赵志威在检查中也发现,企业的环保意识正逐渐增强。

“预警”小时

环保局通知工作人员乘公交

“居高不下的监测数据让人忧心,又似乎已让人麻木。”日凌晨,不同于以往的预报发布,市环境监测中心官方微博显得有些忧心。不过随后,市气象局的一条微博让人们见到希望,“较强的冷空气前峰已从新疆进入到河西走廊北部。北风已过玉门关,京城不日即可现蓝天。”

人们在等待冷空气来逐散雾霾同时,并没放弃当下的努力。

市应急委、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下发通知,要求从昨日起,全市党员干部带头绿色出行,全市各级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要严格控制各类会议、严格控制机动车上路行驶。

“我们公车都停在院子里了。”市环保局相关人士说,已通知工作人员选择公共交通上下班。在市住建委的地下车库,几乎没有停车位,除了执法检查的,其他公车都已封存或停驶。

“其实坐公交也方便。”路公交车司机吕师傅昨天表示,这两天经常会听到乘客聊天时,谈到减少开车改坐公交,为了应对客流的变化,公交集团还准备了备班车。

此外,全市的医疗卫生机构目前已要求各区县、各大医院加强呼吸道等疾病救治力量。

对于种种措施,市环保局副局长姚辉表示,政府尽力减排,也希望市民能从自身角度做力所能及的事。

截至今日零时,空气重污染应急橙色预警,仍未解除。

本版稿件采写/新京报记者 邓琦 温薷 郭超 马力 刘春瑞 杜丁

养生之道网导读:月日,执法人员在一处工地内对露天堆放的沙土进行遮盖处理。当天中午,北京市的空气重污染预警级别由黄色上调至橙色。新华社记……

月日中午时,北京发布空气重污染橙色预警。

雾霾来袭是在此前一天,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当天发布空气重污染黄色预警。次日,预警由“黄”升级为“橙”。这是北京自年月发布新版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以来,首次启动橙色预警,这也是仅次于红色预警的第二高级别预警,预示着未来持续天还将交替出现重度污染或严重污染。

截至今天零时,此次橙色预警时长达到了个小时。据天气预报预计,雾霾消散,至少得等到日。

在这小时中,随着污染浓度直线上升,直至居高不下,人们开始意识到,这是一次打破纪录的污染过程。在市民用各种方式减缓雾霾对自身带来危害的同时,官方的信息发布、应急响应、主动减排也没有停止过。

一个城市的减霾行动正在进行,或者说,从未停过。

“预警”小时

多渠道发布橙色预警

月日中午时分,石景山区环保局副局长吴景义的手机,弹出了一条短信。

“今日时,全市空气污染由黄色预警级别提升至橙色预警。相关单位加强空气重污染应急橙色预警措施执行力度。”短信发送自石景山区政务信息门户短信平台,除了吴景义,石景山区政府主管领导、个成员单位都接收了该信息。

此时,距北京首次发布空气重污染橙色预警仅过了半个小时。在此之前,市环保部门已将启动橙色预警的信息,通过微博进行了发布。

在收到短信约分钟后,包括吴景义在内,收到信息的石景山区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所有成员单位负责人,第一时间启动相应预案,石景山公众短信平台向全区居民发布了空气重污染期间的生活服务指导。

除了石景山等北京市各区县外,分钟内接收和广发信息的,还有北京市一级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成员单位:市环保局、市交通委、市住建委等各有关部门。

就在此前一天晚上,北京市环保监测中心主任张大伟跟同事们监测分析数据至深夜。日上午,监测中心将数据和预警建议报给市环保局大气处和应急管理处,而北京空气重污染应急管理的“大脑”――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办公室,就设在了环保局。

随后,由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总指挥批准,指挥部办公室发布橙色预警。

橙色预警的信息,也通过各种传播渠道,传递给每一位市民。

当晚,坐在电视屏幕前的市民们会发现,北京电视台各频道台标正下方,已经挂出了气象部门同步发布的霾橙色预警信号。

下午时,北京市环保局环保监测中心监测大厅,大屏幕上的北京地图中,有“红得发紫”的个监测点位,根据色度对应的级别,全市整体空气质量已达到重度污染。这里是为空气重污染提供决策信息的数据库。

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办公室成员、市环保局副局长姚辉被媒体团团围住。

“启动预警后多久把信息传达给相关部门?”媒体记者发问。

“第一时间,越快越好。”姚辉回答得很干脆。

“预警”小时

全市督察组治污减霾

月日,雾霾来袭第三天。

上午,市委副书记、市长王安顺到市环保局和市环境保护监测中心,叮嘱相关部门确保准确、全面、客观、及时地向社会提供预报预警服务。

“减霾”的各项具体措施也在这天全面展开:五环外的烟花爆竹长期经营网点禁止销售烟花,公交车驾驶员驻车时熄火,路灯提前十分钟开启。首都文明办印发的雾霾科普小册子下发基层。

晚上点,市环保监察总队副调研员赵志威刚回到队里。从日开始,除了自己分内的工作,赵志威还随着市政府督察室、市监察局、市环保局组成的应急督察组赴各区县、各部门现场督察应急措施的落实。据了解,包括各区县单独成立在内,全市一共有个针对雾霾的督察组正在行动。

“检查的点一天有七八十家,基本上全市各区县都去过了。”在检查过程中,冒黑烟的作坊、焚烧垃圾的现场、未覆盖的土石方,还有给雾霾添料的露天烧烤,赵志威都碰到了。被检查的家燃煤锅炉单位中,就发现有家超标。

“去年可能还只停一两条生产线,今年连锅炉房都停了”,虽然问题仍然存在,赵志威在检查中也发现,企业的环保意识正逐渐增强。

“预警”小时

环保局通知工作人员乘公交

“居高不下的监测数据让人忧心,又似乎已让人麻木。”日凌晨,不同于以往的预报发布,市环境监测中心官方微博显得有些忧心。不过随后,市气象局的一条微博让人们见到希望,“较强的冷空气前峰已从新疆进入到河西走廊北部。北风已过玉门关,京城不日即可现蓝天。”

人们在等待冷空气来逐散雾霾同时,并没放弃当下的努力。

市应急委、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下发通知,要求从昨日起,全市党员干部带头绿色出行,全市各级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要严格控制各类会议、严格控制机动车上路行驶。

“我们公车都停在院子里了。”市环保局相关人士说,已通知工作人员选择公共交通上下班。在市住建委的地下车库,几乎没有停车位,除了执法检查的,其他公车都已封存或停驶。

“其实坐公交也方便。”路公交车司机吕师傅昨天表示,这两天经常会听到乘客聊天时,谈到减少开车改坐公交,为了应对客流的变化,公交集团还准备了备班车。

此外,全市的医疗卫生机构目前已要求各区县、各大医院加强呼吸道等疾病救治力量。

对于种种措施,市环保局副局长姚辉表示,政府尽力减排,也希望市民能从自身角度做力所能及的事。

截至今日零时,空气重污染应急橙色预警,仍未解除。

本版稿件采写/新京报记者 邓琦 温薷 郭超 马力 刘春瑞 杜丁

养生之道网导读:月日,执法人员在一处工地内对露天堆放的沙土进行遮盖处理。当天中午,北京市的空气重污染预警级别由黄色上调至橙色。新华社记……

月日中午时,北京发布空气重污染橙色预警。

雾霾来袭是在此前一天,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当天发布空气重污染黄色预警。次日,预警由“黄”升级为“橙”。这是北京自年月发布新版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以来,首次启动橙色预警,这也是仅次于红色预警的第二高级别预警,预示着未来持续天还将交替出现重度污染或严重污染。

截至今天零时,此次橙色预警时长达到了个小时。据天气预报预计,雾霾消散,至少得等到日。

在这小时中,随着污染浓度直线上升,直至居高不下,人们开始意识到,这是一次打破纪录的污染过程。在市民用各种方式减缓雾霾对自身带来危害的同时,官方的信息发布、应急响应、主动减排也没有停止过。

一个城市的减霾行动正在进行,或者说,从未停过。

“预警”小时

多渠道发布橙色预警

月日中午时分,石景山区环保局副局长吴景义的手机,弹出了一条短信。

“今日时,全市空气污染由黄色预警级别提升至橙色预警。相关单位加强空气重污染应急橙色预警措施执行力度。”短信发送自石景山区政务信息门户短信平台,除了吴景义,石景山区政府主管领导、个成员单位都接收了该信息。

此时,距北京首次发布空气重污染橙色预警仅过了半个小时。在此之前,市环保部门已将启动橙色预警的信息,通过微博进行了发布。

在收到短信约分钟后,包括吴景义在内,收到信息的石景山区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所有成员单位负责人,第一时间启动相应预案,石景山公众短信平台向全区居民发布了空气重污染期间的生活服务指导。

除了石景山等北京市各区县外,分钟内接收和广发信息的,还有北京市一级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成员单位:市环保局、市交通委、市住建委等各有关部门。

就在此前一天晚上,北京市环保监测中心主任张大伟跟同事们监测分析数据至深夜。日上午,监测中心将数据和预警建议报给市环保局大气处和应急管理处,而北京空气重污染应急管理的“大脑”――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办公室,就设在了环保局。

随后,由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总指挥批准,指挥部办公室发布橙色预警。

橙色预警的信息,也通过各种传播渠道,传递给每一位市民。

当晚,坐在电视屏幕前的市民们会发现,北京电视台各频道台标正下方,已经挂出了气象部门同步发布的霾橙色预警信号。

下午时,北京市环保局环保监测中心监测大厅,大屏幕上的北京地图中,有“红得发紫”的个监测点位,根据色度对应的级别,全市整体空气质量已达到重度污染。这里是为空气重污染提供决策信息的数据库。

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办公室成员、市环保局副局长姚辉被媒体团团围住。

“启动预警后多久把信息传达给相关部门?”媒体记者发问。

“第一时间,越快越好。”姚辉回答得很干脆。

“预警”小时

全市督察组治污减霾

月日,雾霾来袭第三天。

上午,市委副书记、市长王安顺到市环保局和市环境保护监测中心,叮嘱相关部门确保准确、全面、客观、及时地向社会提供预报预警服务。

“减霾”的各项具体措施也在这天全面展开:五环外的烟花爆竹长期经营网点禁止销售烟花,公交车驾驶员驻车时熄火,路灯提前十分钟开启。首都文明办印发的雾霾科普小册子下发基层。

晚上点,市环保监察总队副调研员赵志威刚回到队里。从日开始,除了自己分内的工作,赵志威还随着市政府督察室、市监察局、市环保局组成的应急督察组赴各区县、各部门现场督察应急措施的落实。据了解,包括各区县单独成立在内,全市一共有个针对雾霾的督察组正在行动。

“检查的点一天有七八十家,基本上全市各区县都去过了。”在检查过程中,冒黑烟的作坊、焚烧垃圾的现场、未覆盖的土石方,还有给雾霾添料的露天烧烤,赵志威都碰到了。被检查的家燃煤锅炉单位中,就发现有家超标。

“去年可能还只停一两条生产线,今年连锅炉房都停了”,虽然问题仍然存在,赵志威在检查中也发现,企业的环保意识正逐渐增强。

“预警”小时

环保局通知工作人员乘公交

“居高不下的监测数据让人忧心,又似乎已让人麻木。”日凌晨,不同于以往的预报发布,市环境监测中心官方微博显得有些忧心。不过随后,市气象局的一条微博让人们见到希望,“较强的冷空气前峰已从新疆进入到河西走廊北部。北风已过玉门关,京城不日即可现蓝天。”

人们在等待冷空气来逐散雾霾同时,并没放弃当下的努力。

市应急委、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下发通知,要求从昨日起,全市党员干部带头绿色出行,全市各级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要严格控制各类会议、严格控制机动车上路行驶。

“我们公车都停在院子里了。”市环保局相关人士说,已通知工作人员选择公共交通上下班。在市住建委的地下车库,几乎没有停车位,除了执法检查的,其他公车都已封存或停驶。

“其实坐公交也方便。”路公交车司机吕师傅昨天表示,这两天经常会听到乘客聊天时,谈到减少开车改坐公交,为了应对客流的变化,公交集团还准备了备班车。

此外,全市的医疗卫生机构目前已要求各区县、各大医院加强呼吸道等疾病救治力量。

对于种种措施,市环保局副局长姚辉表示,政府尽力减排,也希望市民能从自身角度做力所能及的事。

截至今日零时,空气重污染应急橙色预警,仍未解除。

本版稿件采写/新京报记者 邓琦 温薷 郭超 马力 刘春瑞 杜丁

养生之道网导读:月日,执法人员在一处工地内对露天堆放的沙土进行遮盖处理。当天中午,北京市的空气重污染预警级别由黄色上调至橙色。新华社记……

月日中午时,北京发布空气重污染橙色预警。

雾霾来袭是在此前一天,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当天发布空气重污染黄色预警。次日,预警由“黄”升级为“橙”。这是北京自年月发布新版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以来,首次启动橙色预警,这也是仅次于红色预警的第二高级别预警,预示着未来持续天还将交替出现重度污染或严重污染。

截至今天零时,此次橙色预警时长达到了个小时。据天气预报预计,雾霾消散,至少得等到日。

在这小时中,随着污染浓度直线上升,直至居高不下,人们开始意识到,这是一次打破纪录的污染过程。在市民用各种方式减缓雾霾对自身带来危害的同时,官方的信息发布、应急响应、主动减排也没有停止过。

一个城市的减霾行动正在进行,或者说,从未停过。

“预警”小时

多渠道发布橙色预警

月日中午时分,石景山区环保局副局长吴景义的手机,弹出了一条短信。

“今日时,全市空气污染由黄色预警级别提升至橙色预警。相关单位加强空气重污染应急橙色预警措施执行力度。”短信发送自石景山区政务信息门户短信平台,除了吴景义,石景山区政府主管领导、个成员单位都接收了该信息。

此时,距北京首次发布空气重污染橙色预警仅过了半个小时。在此之前,市环保部门已将启动橙色预警的信息,通过微博进行了发布。

在收到短信约分钟后,包括吴景义在内,收到信息的石景山区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所有成员单位负责人,第一时间启动相应预案,石景山公众短信平台向全区居民发布了空气重污染期间的生活服务指导。

除了石景山等北京市各区县外,分钟内接收和广发信息的,还有北京市一级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成员单位:市环保局、市交通委、市住建委等各有关部门。

就在此前一天晚上,北京市环保监测中心主任张大伟跟同事们监测分析数据至深夜。日上午,监测中心将数据和预警建议报给市环保局大气处和应急管理处,而北京空气重污染应急管理的“大脑”――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办公室,就设在了环保局。

随后,由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总指挥批准,指挥部办公室发布橙色预警。

橙色预警的信息,也通过各种传播渠道,传递给每一位市民。

当晚,坐在电视屏幕前的市民们会发现,北京电视台各频道台标正下方,已经挂出了气象部门同步发布的霾橙色预警信号。

下午时,北京市环保局环保监测中心监测大厅,大屏幕上的北京地图中,有“红得发紫”的个监测点位,根据色度对应的级别,全市整体空气质量已达到重度污染。这里是为空气重污染提供决策信息的数据库。

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办公室成员、市环保局副局长姚辉被媒体团团围住。

“启动预警后多久把信息传达给相关部门?”媒体记者发问。

“第一时间,越快越好。”姚辉回答得很干脆。

“预警”小时

全市督察组治污减霾

月日,雾霾来袭第三天。

上午,市委副书记、市长王安顺到市环保局和市环境保护监测中心,叮嘱相关部门确保准确、全面、客观、及时地向社会提供预报预警服务。

“减霾”的各项具体措施也在这天全面展开:五环外的烟花爆竹长期经营网点禁止销售烟花,公交车驾驶员驻车时熄火,路灯提前十分钟开启。首都文明办印发的雾霾科普小册子下发基层。

晚上点,市环保监察总队副调研员赵志威刚回到队里。从日开始,除了自己分内的工作,赵志威还随着市政府督察室、市监察局、市环保局组成的应急督察组赴各区县、各部门现场督察应急措施的落实。据了解,包括各区县单独成立在内,全市一共有个针对雾霾的督察组正在行动。

“检查的点一天有七八十家,基本上全市各区县都去过了。”在检查过程中,冒黑烟的作坊、焚烧垃圾的现场、未覆盖的土石方,还有给雾霾添料的露天烧烤,赵志威都碰到了。被检查的家燃煤锅炉单位中,就发现有家超标。

“去年可能还只停一两条生产线,今年连锅炉房都停了”,虽然问题仍然存在,赵志威在检查中也发现,企业的环保意识正逐渐增强。

“预警”小时

环保局通知工作人员乘公交

“居高不下的监测数据让人忧心,又似乎已让人麻木。”日凌晨,不同于以往的预报发布,市环境监测中心官方微博显得有些忧心。不过随后,市气象局的一条微博让人们见到希望,“较强的冷空气前峰已从新疆进入到河西走廊北部。北风已过玉门关,京城不日即可现蓝天。”

人们在等待冷空气来逐散雾霾同时,并没放弃当下的努力。

市应急委、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下发通知,要求从昨日起,全市党员干部带头绿色出行,全市各级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要严格控制各类会议、严格控制机动车上路行驶。

“我们公车都停在院子里了。”市环保局相关人士说,已通知工作人员选择公共交通上下班。在市住建委的地下车库,几乎没有停车位,除了执法检查的,其他公车都已封存或停驶。

“其实坐公交也方便。”路公交车司机吕师傅昨天表示,这两天经常会听到乘客聊天时,谈到减少开车改坐公交,为了应对客流的变化,公交集团还准备了备班车。

此外,全市的医疗卫生机构目前已要求各区县、各大医院加强呼吸道等疾病救治力量。

对于种种措施,市环保局副局长姚辉表示,政府尽力减排,也希望市民能从自身角度做力所能及的事。

截至今日零时,空气重污染应急橙色预警,仍未解除。

本版稿件采写/新京报记者 邓琦 温薷 郭超 马力 刘春瑞 杜丁

重生之文娱王

养生之道网导读:月日,执法人员在一处工地内对露天堆放的沙土进行遮盖处理。当天中午,北京市的空气重污染预警级别由黄色上调至橙色。新华社记……

月日中午时,北京发布空气重污染橙色预警。

雾霾来袭是在此前一天,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当天发布空气重污染黄色预警。次日,预警由“黄”升级为“橙”。这是北京自年月发布新版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以来,首次启动橙色预警,这也是仅次于红色预警的第二高级别预警,预示着未来持续天还将交替出现重度污染或严重污染。

截至今天零时,此次橙色预警时长达到了个小时。据天气预报预计,雾霾消散,至少得等到日。

在这小时中,随着污染浓度直线上升,直至居高不下,人们开始意识到,这是一次打破纪录的污染过程。在市民用各种方式减缓雾霾对自身带来危害的同时,官方的信息发布、应急响应、主动减排也没有停止过。

一个城市的减霾行动正在进行,或者说,从未停过。

“预警”小时

多渠道发布橙色预警

月日中午时分,石景山区环保局副局长吴景义的手机,弹出了一条短信。

“今日时,全市空气污染由黄色预警级别提升至橙色预警。相关单位加强空气重污染应急橙色预警措施执行力度。”短信发送自石景山区政务信息门户短信平台,除了吴景义,石景山区政府主管领导、个成员单位都接收了该信息。

此时,距北京首次发布空气重污染橙色预警仅过了半个小时。在此之前,市环保部门已将启动橙色预警的信息,通过微博进行了发布。

在收到短信约分钟后,包括吴景义在内,收到信息的石景山区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所有成员单位负责人,第一时间启动相应预案,石景山公众短信平台向全区居民发布了空气重污染期间的生活服务指导。

除了石景山等北京市各区县外,分钟内接收和广发信息的,还有北京市一级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成员单位:市环保局、市交通委、市住建委等各有关部门。

就在此前一天晚上,北京市环保监测中心主任张大伟跟同事们监测分析数据至深夜。日上午,监测中心将数据和预警建议报给市环保局大气处和应急管理处,而北京空气重污染应急管理的“大脑”――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办公室,就设在了环保局。

随后,由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总指挥批准,指挥部办公室发布橙色预警。

橙色预警的信息,也通过各种传播渠道,传递给每一位市民。

当晚,坐在电视屏幕前的市民们会发现,北京电视台各频道台标正下方,已经挂出了气象部门同步发布的霾橙色预警信号。

下午时,北京市环保局环保监测中心监测大厅,大屏幕上的北京地图中,有“红得发紫”的个监测点位,根据色度对应的级别,全市整体空气质量已达到重度污染。这里是为空气重污染提供决策信息的数据库。

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办公室成员、市环保局副局长姚辉被媒体团团围住。

“启动预警后多久把信息传达给相关部门?”媒体记者发问。

“第一时间,越快越好。”姚辉回答得很干脆。

“预警”小时

全市督察组治污减霾

月日,雾霾来袭第三天。

上午,市委副书记、市长王安顺到市环保局和市环境保护监测中心,叮嘱相关部门确保准确、全面、客观、及时地向社会提供预报预警服务。

“减霾”的各项具体措施也在这天全面展开:五环外的烟花爆竹长期经营网点禁止销售烟花,公交车驾驶员驻车时熄火,路灯提前十分钟开启。首都文明办印发的雾霾科普小册子下发基层。

晚上点,市环保监察总队副调研员赵志威刚回到队里。从日开始,除了自己分内的工作,赵志威还随着市政府督察室、市监察局、市环保局组成的应急督察组赴各区县、各部门现场督察应急措施的落实。据了解,包括各区县单独成立在内,全市一共有个针对雾霾的督察组正在行动。

“检查的点一天有七八十家,基本上全市各区县都去过了。”在检查过程中,冒黑烟的作坊、焚烧垃圾的现场、未覆盖的土石方,还有给雾霾添料的露天烧烤,赵志威都碰到了。被检查的家燃煤锅炉单位中,就发现有家超标。

“去年可能还只停一两条生产线,今年连锅炉房都停了”,虽然问题仍然存在,赵志威在检查中也发现,企业的环保意识正逐渐增强。

“预警”小时

环保局通知工作人员乘公交

“居高不下的监测数据让人忧心,又似乎已让人麻木。”日凌晨,不同于以往的预报发布,市环境监测中心官方微博显得有些忧心。不过随后,市气象局的一条微博让人们见到希望,“较强的冷空气前峰已从新疆进入到河西走廊北部。北风已过玉门关,京城不日即可现蓝天。”

人们在等待冷空气来逐散雾霾同时,并没放弃当下的努力。

市应急委、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下发通知,要求从昨日起,全市党员干部带头绿色出行,全市各级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要严格控制各类会议、严格控制机动车上路行驶。

“我们公车都停在院子里了。”市环保局相关人士说,已通知工作人员选择公共交通上下班。在市住建委的地下车库,几乎没有停车位,除了执法检查的,其他公车都已封存或停驶。

“其实坐公交也方便。”路公交车司机吕师傅昨天表示,这两天经常会听到乘客聊天时,谈到减少开车改坐公交,为了应对客流的变化,公交集团还准备了备班车。

此外,全市的医疗卫生机构目前已要求各区县、各大医院加强呼吸道等疾病救治力量。

对于种种措施,市环保局副局长姚辉表示,政府尽力减排,也希望市民能从自身角度做力所能及的事。

截至今日零时,空气重污染应急橙色预警,仍未解除。

本版稿件采写/新京报记者 邓琦 温薷 郭超 马力 刘春瑞 杜丁

重生之文娱王

养生之道网导读:月日,执法人员在一处工地内对露天堆放的沙土进行遮盖处理。当天中午,北京市的空气重污染预警级别由黄色上调至橙色。新华社记……

月日中午时,北京发布空气重污染橙色预警。

雾霾来袭是在此前一天,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当天发布空气重污染黄色预警。次日,预警由“黄”升级为“橙”。这是北京自年月发布新版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以来,首次启动橙色预警,这也是仅次于红色预警的第二高级别预警,预示着未来持续天还将交替出现重度污染或严重污染。

截至今天零时,此次橙色预警时长达到了个小时。据天气预报预计,雾霾消散,至少得等到日。

在这小时中,随着污染浓度直线上升,直至居高不下,人们开始意识到,这是一次打破纪录的污染过程。在市民用各种方式减缓雾霾对自身带来危害的同时,官方的信息发布、应急响应、主动减排也没有停止过。

一个城市的减霾行动正在进行,或者说,从未停过。

“预警”小时

多渠道发布橙色预警

月日中午时分,石景山区环保局副局长吴景义的手机,弹出了一条短信。

“今日时,全市空气污染由黄色预警级别提升至橙色预警。相关单位加强空气重污染应急橙色预警措施执行力度。”短信发送自石景山区政务信息门户短信平台,除了吴景义,石景山区政府主管领导、个成员单位都接收了该信息。

此时,距北京首次发布空气重污染橙色预警仅过了半个小时。在此之前,市环保部门已将启动橙色预警的信息,通过微博进行了发布。

在收到短信约分钟后,包括吴景义在内,收到信息的石景山区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所有成员单位负责人,第一时间启动相应预案,石景山公众短信平台向全区居民发布了空气重污染期间的生活服务指导。

除了石景山等北京市各区县外,分钟内接收和广发信息的,还有北京市一级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成员单位:市环保局、市交通委、市住建委等各有关部门。

就在此前一天晚上,北京市环保监测中心主任张大伟跟同事们监测分析数据至深夜。日上午,监测中心将数据和预警建议报给市环保局大气处和应急管理处,而北京空气重污染应急管理的“大脑”――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办公室,就设在了环保局。

随后,由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总指挥批准,指挥部办公室发布橙色预警。

橙色预警的信息,也通过各种传播渠道,传递给每一位市民。

当晚,坐在电视屏幕前的市民们会发现,北京电视台各频道台标正下方,已经挂出了气象部门同步发布的霾橙色预警信号。

下午时,北京市环保局环保监测中心监测大厅,大屏幕上的北京地图中,有“红得发紫”的个监测点位,根据色度对应的级别,全市整体空气质量已达到重度污染。这里是为空气重污染提供决策信息的数据库。

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办公室成员、市环保局副局长姚辉被媒体团团围住。

“启动预警后多久把信息传达给相关部门?”媒体记者发问。

“第一时间,越快越好。”姚辉回答得很干脆。

“预警”小时

全市督察组治污减霾

月日,雾霾来袭第三天。

上午,市委副书记、市长王安顺到市环保局和市环境保护监测中心,叮嘱相关部门确保准确、全面、客观、及时地向社会提供预报预警服务。

“减霾”的各项具体措施也在这天全面展开:五环外的烟花爆竹长期经营网点禁止销售烟花,公交车驾驶员驻车时熄火,路灯提前十分钟开启。首都文明办印发的雾霾科普小册子下发基层。

晚上点,市环保监察总队副调研员赵志威刚回到队里。从日开始,除了自己分内的工作,赵志威还随着市政府督察室、市监察局、市环保局组成的应急督察组赴各区县、各部门现场督察应急措施的落实。据了解,包括各区县单独成立在内,全市一共有个针对雾霾的督察组正在行动。

“检查的点一天有七八十家,基本上全市各区县都去过了。”在检查过程中,冒黑烟的作坊、焚烧垃圾的现场、未覆盖的土石方,还有给雾霾添料的露天烧烤,赵志威都碰到了。被检查的家燃煤锅炉单位中,就发现有家超标。

“去年可能还只停一两条生产线,今年连锅炉房都停了”,虽然问题仍然存在,赵志威在检查中也发现,企业的环保意识正逐渐增强。

“预警”小时

环保局通知工作人员乘公交

“居高不下的监测数据让人忧心,又似乎已让人麻木。”日凌晨,不同于以往的预报发布,市环境监测中心官方微博显得有些忧心。不过随后,市气象局的一条微博让人们见到希望,“较强的冷空气前峰已从新疆进入到河西走廊北部。北风已过玉门关,京城不日即可现蓝天。”

人们在等待冷空气来逐散雾霾同时,并没放弃当下的努力。

市应急委、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下发通知,要求从昨日起,全市党员干部带头绿色出行,全市各级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要严格控制各类会议、严格控制机动车上路行驶。

“我们公车都停在院子里了。”市环保局相关人士说,已通知工作人员选择公共交通上下班。在市住建委的地下车库,几乎没有停车位,除了执法检查的,其他公车都已封存或停驶。

“其实坐公交也方便。”路公交车司机吕师傅昨天表示,这两天经常会听到乘客聊天时,谈到减少开车改坐公交,为了应对客流的变化,公交集团还准备了备班车。

此外,全市的医疗卫生机构目前已要求各区县、各大医院加强呼吸道等疾病救治力量。

对于种种措施,市环保局副局长姚辉表示,政府尽力减排,也希望市民能从自身角度做力所能及的事。

截至今日零时,空气重污染应急橙色预警,仍未解除。

本版稿件采写/新京报记者 邓琦 温薷 郭超 马力 刘春瑞 杜丁

养生之道网导读:月日,执法人员在一处工地内对露天堆放的沙土进行遮盖处理。当天中午,北京市的空气重污染预警级别由黄色上调至橙色。新华社记……

月日中午时,北京发布空气重污染橙色预警。

雾霾来袭是在此前一天,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当天发布空气重污染黄色预警。次日,预警由“黄”升级为“橙”。这是北京自年月发布新版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以来,首次启动橙色预警,这也是仅次于红色预警的第二高级别预警,预示着未来持续天还将交替出现重度污染或严重污染。

截至今天零时,此次橙色预警时长达到了个小时。据天气预报预计,雾霾消散,至少得等到日。

在这小时中,随着污染浓度直线上升,直至居高不下,人们开始意识到,这是一次打破纪录的污染过程。在市民用各种方式减缓雾霾对自身带来危害的同时,官方的信息发布、应急响应、主动减排也没有停止过。

一个城市的减霾行动正在进行,或者说,从未停过。

“预警”小时

多渠道发布橙色预警

月日中午时分,石景山区环保局副局长吴景义的手机,弹出了一条短信。

“今日时,全市空气污染由黄色预警级别提升至橙色预警。相关单位加强空气重污染应急橙色预警措施执行力度。”短信发送自石景山区政务信息门户短信平台,除了吴景义,石景山区政府主管领导、个成员单位都接收了该信息。

此时,距北京首次发布空气重污染橙色预警仅过了半个小时。在此之前,市环保部门已将启动橙色预警的信息,通过微博进行了发布。

在收到短信约分钟后,包括吴景义在内,收到信息的石景山区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所有成员单位负责人,第一时间启动相应预案,石景山公众短信平台向全区居民发布了空气重污染期间的生活服务指导。

除了石景山等北京市各区县外,分钟内接收和广发信息的,还有北京市一级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成员单位:市环保局、市交通委、市住建委等各有关部门。

就在此前一天晚上,北京市环保监测中心主任张大伟跟同事们监测分析数据至深夜。日上午,监测中心将数据和预警建议报给市环保局大气处和应急管理处,而北京空气重污染应急管理的“大脑”――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办公室,就设在了环保局。

随后,由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总指挥批准,指挥部办公室发布橙色预警。

橙色预警的信息,也通过各种传播渠道,传递给每一位市民。

当晚,坐在电视屏幕前的市民们会发现,北京电视台各频道台标正下方,已经挂出了气象部门同步发布的霾橙色预警信号。

下午时,北京市环保局环保监测中心监测大厅,大屏幕上的北京地图中,有“红得发紫”的个监测点位,根据色度对应的级别,全市整体空气质量已达到重度污染。这里是为空气重污染提供决策信息的数据库。

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办公室成员、市环保局副局长姚辉被媒体团团围住。

“启动预警后多久把信息传达给相关部门?”媒体记者发问。

“第一时间,越快越好。”姚辉回答得很干脆。

“预警”小时

全市督察组治污减霾

月日,雾霾来袭第三天。

上午,市委副书记、市长王安顺到市环保局和市环境保护监测中心,叮嘱相关部门确保准确、全面、客观、及时地向社会提供预报预警服务。

“减霾”的各项具体措施也在这天全面展开:五环外的烟花爆竹长期经营网点禁止销售烟花,公交车驾驶员驻车时熄火,路灯提前十分钟开启。首都文明办印发的雾霾科普小册子下发基层。

晚上点,市环保监察总队副调研员赵志威刚回到队里。从日开始,除了自己分内的工作,赵志威还随着市政府督察室、市监察局、市环保局组成的应急督察组赴各区县、各部门现场督察应急措施的落实。据了解,包括各区县单独成立在内,全市一共有个针对雾霾的督察组正在行动。

“检查的点一天有七八十家,基本上全市各区县都去过了。”在检查过程中,冒黑烟的作坊、焚烧垃圾的现场、未覆盖的土石方,还有给雾霾添料的露天烧烤,赵志威都碰到了。被检查的家燃煤锅炉单位中,就发现有家超标。

“去年可能还只停一两条生产线,今年连锅炉房都停了”,虽然问题仍然存在,赵志威在检查中也发现,企业的环保意识正逐渐增强。

“预警”小时

环保局通知工作人员乘公交

“居高不下的监测数据让人忧心,又似乎已让人麻木。”日凌晨,不同于以往的预报发布,市环境监测中心官方微博显得有些忧心。不过随后,市气象局的一条微博让人们见到希望,“较强的冷空气前峰已从新疆进入到河西走廊北部。北风已过玉门关,京城不日即可现蓝天。”

人们在等待冷空气来逐散雾霾同时,并没放弃当下的努力。

市应急委、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下发通知,要求从昨日起,全市党员干部带头绿色出行,全市各级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要严格控制各类会议、严格控制机动车上路行驶。

“我们公车都停在院子里了。”市环保局相关人士说,已通知工作人员选择公共交通上下班。在市住建委的地下车库,几乎没有停车位,除了执法检查的,其他公车都已封存或停驶。

“其实坐公交也方便。”路公交车司机吕师傅昨天表示,这两天经常会听到乘客聊天时,谈到减少开车改坐公交,为了应对客流的变化,公交集团还准备了备班车。

此外,全市的医疗卫生机构目前已要求各区县、各大医院加强呼吸道等疾病救治力量。

对于种种措施,市环保局副局长姚辉表示,政府尽力减排,也希望市民能从自身角度做力所能及的事。

截至今日零时,空气重污染应急橙色预警,仍未解除。

本版稿件采写/新京报记者 邓琦 温薷 郭超 马力 刘春瑞 杜丁

养生之道网导读:月日,执法人员在一处工地内对露天堆放的沙土进行遮盖处理。当天中午,北京市的空气重污染预警级别由黄色上调至橙色。新华社记……

月日中午时,北京发布空气重污染橙色预警。

雾霾来袭是在此前一天,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当天发布空气重污染黄色预警。次日,预警由“黄”升级为“橙”。这是北京自年月发布新版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以来,首次启动橙色预警,这也是仅次于红色预警的第二高级别预警,预示着未来持续天还将交替出现重度污染或严重污染。

截至今天零时,此次橙色预警时长达到了个小时。据天气预报预计,雾霾消散,至少得等到日。

在这小时中,随着污染浓度直线上升,直至居高不下,人们开始意识到,这是一次打破纪录的污染过程。在市民用各种方式减缓雾霾对自身带来危害的同时,官方的信息发布、应急响应、主动减排也没有停止过。

一个城市的减霾行动正在进行,或者说,从未停过。

“预警”小时

多渠道发布橙色预警

月日中午时分,石景山区环保局副局长吴景义的手机,弹出了一条短信。

“今日时,全市空气污染由黄色预警级别提升至橙色预警。相关单位加强空气重污染应急橙色预警措施执行力度。”短信发送自石景山区政务信息门户短信平台,除了吴景义,石景山区政府主管领导、个成员单位都接收了该信息。

此时,距北京首次发布空气重污染橙色预警仅过了半个小时。在此之前,市环保部门已将启动橙色预警的信息,通过微博进行了发布。

在收到短信约分钟后,包括吴景义在内,收到信息的石景山区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所有成员单位负责人,第一时间启动相应预案,石景山公众短信平台向全区居民发布了空气重污染期间的生活服务指导。

除了石景山等北京市各区县外,分钟内接收和广发信息的,还有北京市一级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成员单位:市环保局、市交通委、市住建委等各有关部门。

就在此前一天晚上,北京市环保监测中心主任张大伟跟同事们监测分析数据至深夜。日上午,监测中心将数据和预警建议报给市环保局大气处和应急管理处,而北京空气重污染应急管理的“大脑”――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办公室,就设在了环保局。

随后,由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总指挥批准,指挥部办公室发布橙色预警。

橙色预警的信息,也通过各种传播渠道,传递给每一位市民。

当晚,坐在电视屏幕前的市民们会发现,北京电视台各频道台标正下方,已经挂出了气象部门同步发布的霾橙色预警信号。

下午时,北京市环保局环保监测中心监测大厅,大屏幕上的北京地图中,有“红得发紫”的个监测点位,根据色度对应的级别,全市整体空气质量已达到重度污染。这里是为空气重污染提供决策信息的数据库。

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办公室成员、市环保局副局长姚辉被媒体团团围住。

“启动预警后多久把信息传达给相关部门?”媒体记者发问。

“第一时间,越快越好。”姚辉回答得很干脆。

“预警”小时

全市督察组治污减霾

月日,雾霾来袭第三天。

上午,市委副书记、市长王安顺到市环保局和市环境保护监测中心,叮嘱相关部门确保准确、全面、客观、及时地向社会提供预报预警服务。

“减霾”的各项具体措施也在这天全面展开:五环外的烟花爆竹长期经营网点禁止销售烟花,公交车驾驶员驻车时熄火,路灯提前十分钟开启。首都文明办印发的雾霾科普小册子下发基层。

晚上点,市环保监察总队副调研员赵志威刚回到队里。从日开始,除了自己分内的工作,赵志威还随着市政府督察室、市监察局、市环保局组成的应急督察组赴各区县、各部门现场督察应急措施的落实。据了解,包括各区县单独成立在内,全市一共有个针对雾霾的督察组正在行动。

“检查的点一天有七八十家,基本上全市各区县都去过了。”在检查过程中,冒黑烟的作坊、焚烧垃圾的现场、未覆盖的土石方,还有给雾霾添料的露天烧烤,赵志威都碰到了。被检查的家燃煤锅炉单位中,就发现有家超标。

“去年可能还只停一两条生产线,今年连锅炉房都停了”,虽然问题仍然存在,赵志威在检查中也发现,企业的环保意识正逐渐增强。

“预警”小时

环保局通知工作人员乘公交

“居高不下的监测数据让人忧心,又似乎已让人麻木。”日凌晨,不同于以往的预报发布,市环境监测中心官方微博显得有些忧心。不过随后,市气象局的一条微博让人们见到希望,“较强的冷空气前峰已从新疆进入到河西走廊北部。北风已过玉门关,京城不日即可现蓝天。”

人们在等待冷空气来逐散雾霾同时,并没放弃当下的努力。

市应急委、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下发通知,要求从昨日起,全市党员干部带头绿色出行,全市各级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要严格控制各类会议、严格控制机动车上路行驶。

“我们公车都停在院子里了。”市环保局相关人士说,已通知工作人员选择公共交通上下班。在市住建委的地下车库,几乎没有停车位,除了执法检查的,其他公车都已封存或停驶。

“其实坐公交也方便。”路公交车司机吕师傅昨天表示,这两天经常会听到乘客聊天时,谈到减少开车改坐公交,为了应对客流的变化,公交集团还准备了备班车。

此外,全市的医疗卫生机构目前已要求各区县、各大医院加强呼吸道等疾病救治力量。

对于种种措施,市环保局副局长姚辉表示,政府尽力减排,也希望市民能从自身角度做力所能及的事。

截至今日零时,空气重污染应急橙色预警,仍未解除。

本版稿件采写/新京报记者 邓琦 温薷 郭超 马力 刘春瑞 杜丁

养生之道网导读:月日,执法人员在一处工地内对露天堆放的沙土进行遮盖处理。当天中午,北京市的空气重污染预警级别由黄色上调至橙色。新华社记……

月日中午时,北京发布空气重污染橙色预警。

雾霾来袭是在此前一天,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当天发布空气重污染黄色预警。次日,预警由“黄”升级为“橙”。这是北京自年月发布新版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以来,首次启动橙色预警,这也是仅次于红色预警的第二高级别预警,预示着未来持续天还将交替出现重度污染或严重污染。

截至今天零时,此次橙色预警时长达到了个小时。据天气预报预计,雾霾消散,至少得等到日。

在这小时中,随着污染浓度直线上升,直至居高不下,人们开始意识到,这是一次打破纪录的污染过程。在市民用各种方式减缓雾霾对自身带来危害的同时,官方的信息发布、应急响应、主动减排也没有停止过。

一个城市的减霾行动正在进行,或者说,从未停过。

“预警”小时

多渠道发布橙色预警

月日中午时分,石景山区环保局副局长吴景义的手机,弹出了一条短信。

“今日时,全市空气污染由黄色预警级别提升至橙色预警。相关单位加强空气重污染应急橙色预警措施执行力度。”短信发送自石景山区政务信息门户短信平台,除了吴景义,石景山区政府主管领导、个成员单位都接收了该信息。

此时,距北京首次发布空气重污染橙色预警仅过了半个小时。在此之前,市环保部门已将启动橙色预警的信息,通过微博进行了发布。

在收到短信约分钟后,包括吴景义在内,收到信息的石景山区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所有成员单位负责人,第一时间启动相应预案,石景山公众短信平台向全区居民发布了空气重污染期间的生活服务指导。

除了石景山等北京市各区县外,分钟内接收和广发信息的,还有北京市一级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成员单位:市环保局、市交通委、市住建委等各有关部门。

就在此前一天晚上,北京市环保监测中心主任张大伟跟同事们监测分析数据至深夜。日上午,监测中心将数据和预警建议报给市环保局大气处和应急管理处,而北京空气重污染应急管理的“大脑”――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办公室,就设在了环保局。

随后,由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总指挥批准,指挥部办公室发布橙色预警。

橙色预警的信息,也通过各种传播渠道,传递给每一位市民。

当晚,坐在电视屏幕前的市民们会发现,北京电视台各频道台标正下方,已经挂出了气象部门同步发布的霾橙色预警信号。

下午时,北京市环保局环保监测中心监测大厅,大屏幕上的北京地图中,有“红得发紫”的个监测点位,根据色度对应的级别,全市整体空气质量已达到重度污染。这里是为空气重污染提供决策信息的数据库。

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办公室成员、市环保局副局长姚辉被媒体团团围住。

“启动预警后多久把信息传达给相关部门?”媒体记者发问。

“第一时间,越快越好。”姚辉回答得很干脆。

“预警”小时

全市督察组治污减霾

月日,雾霾来袭第三天。

上午,市委副书记、市长王安顺到市环保局和市环境保护监测中心,叮嘱相关部门确保准确、全面、客观、及时地向社会提供预报预警服务。

“减霾”的各项具体措施也在这天全面展开:五环外的烟花爆竹长期经营网点禁止销售烟花,公交车驾驶员驻车时熄火,路灯提前十分钟开启。首都文明办印发的雾霾科普小册子下发基层。

晚上点,市环保监察总队副调研员赵志威刚回到队里。从日开始,除了自己分内的工作,赵志威还随着市政府督察室、市监察局、市环保局组成的应急督察组赴各区县、各部门现场督察应急措施的落实。据了解,包括各区县单独成立在内,全市一共有个针对雾霾的督察组正在行动。

“检查的点一天有七八十家,基本上全市各区县都去过了。”在检查过程中,冒黑烟的作坊、焚烧垃圾的现场、未覆盖的土石方,还有给雾霾添料的露天烧烤,赵志威都碰到了。被检查的家燃煤锅炉单位中,就发现有家超标。

“去年可能还只停一两条生产线,今年连锅炉房都停了”,虽然问题仍然存在,赵志威在检查中也发现,企业的环保意识正逐渐增强。

“预警”小时

环保局通知工作人员乘公交

“居高不下的监测数据让人忧心,又似乎已让人麻木。”日凌晨,不同于以往的预报发布,市环境监测中心官方微博显得有些忧心。不过随后,市气象局的一条微博让人们见到希望,“较强的冷空气前峰已从新疆进入到河西走廊北部。北风已过玉门关,京城不日即可现蓝天。”

人们在等待冷空气来逐散雾霾同时,并没放弃当下的努力。

市应急委、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下发通知,要求从昨日起,全市党员干部带头绿色出行,全市各级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要严格控制各类会议、严格控制机动车上路行驶。

“我们公车都停在院子里了。”市环保局相关人士说,已通知工作人员选择公共交通上下班。在市住建委的地下车库,几乎没有停车位,除了执法检查的,其他公车都已封存或停驶。

“其实坐公交也方便。”路公交车司机吕师傅昨天表示,这两天经常会听到乘客聊天时,谈到减少开车改坐公交,为了应对客流的变化,公交集团还准备了备班车。

此外,全市的医疗卫生机构目前已要求各区县、各大医院加强呼吸道等疾病救治力量。

对于种种措施,市环保局副局长姚辉表示,政府尽力减排,也希望市民能从自身角度做力所能及的事。

截至今日零时,空气重污染应急橙色预警,仍未解除。

本版稿件采写/新京报记者 邓琦 温薷 郭超 马力 刘春瑞 杜丁

养生之道网导读:月日,执法人员在一处工地内对露天堆放的沙土进行遮盖处理。当天中午,北京市的空气重污染预警级别由黄色上调至橙色。新华社记……

月日中午时,北京发布空气重污染橙色预警。

雾霾来袭是在此前一天,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当天发布空气重污染黄色预警。次日,预警由“黄”升级为“橙”。这是北京自年月发布新版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以来,首次启动橙色预警,这也是仅次于红色预警的第二高级别预警,预示着未来持续天还将交替出现重度污染或严重污染。

截至今天零时,此次橙色预警时长达到了个小时。据天气预报预计,雾霾消散,至少得等到日。

在这小时中,随着污染浓度直线上升,直至居高不下,人们开始意识到,这是一次打破纪录的污染过程。在市民用各种方式减缓雾霾对自身带来危害的同时,官方的信息发布、应急响应、主动减排也没有停止过。

一个城市的减霾行动正在进行,或者说,从未停过。

“预警”小时

多渠道发布橙色预警

月日中午时分,石景山区环保局副局长吴景义的手机,弹出了一条短信。

“今日时,全市空气污染由黄色预警级别提升至橙色预警。相关单位加强空气重污染应急橙色预警措施执行力度。”短信发送自石景山区政务信息门户短信平台,除了吴景义,石景山区政府主管领导、个成员单位都接收了该信息。

此时,距北京首次发布空气重污染橙色预警仅过了半个小时。在此之前,市环保部门已将启动橙色预警的信息,通过微博进行了发布。

在收到短信约分钟后,包括吴景义在内,收到信息的石景山区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所有成员单位负责人,第一时间启动相应预案,石景山公众短信平台向全区居民发布了空气重污染期间的生活服务指导。

除了石景山等北京市各区县外,分钟内接收和广发信息的,还有北京市一级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成员单位:市环保局、市交通委、市住建委等各有关部门。

就在此前一天晚上,北京市环保监测中心主任张大伟跟同事们监测分析数据至深夜。日上午,监测中心将数据和预警建议报给市环保局大气处和应急管理处,而北京空气重污染应急管理的“大脑”――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办公室,就设在了环保局。

随后,由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总指挥批准,指挥部办公室发布橙色预警。

橙色预警的信息,也通过各种传播渠道,传递给每一位市民。

当晚,坐在电视屏幕前的市民们会发现,北京电视台各频道台标正下方,已经挂出了气象部门同步发布的霾橙色预警信号。

下午时,北京市环保局环保监测中心监测大厅,大屏幕上的北京地图中,有“红得发紫”的个监测点位,根据色度对应的级别,全市整体空气质量已达到重度污染。这里是为空气重污染提供决策信息的数据库。

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办公室成员、市环保局副局长姚辉被媒体团团围住。

“启动预警后多久把信息传达给相关部门?”媒体记者发问。

“第一时间,越快越好。”姚辉回答得很干脆。

“预警”小时

全市督察组治污减霾

月日,雾霾来袭第三天。

上午,市委副书记、市长王安顺到市环保局和市环境保护监测中心,叮嘱相关部门确保准确、全面、客观、及时地向社会提供预报预警服务。

“减霾”的各项具体措施也在这天全面展开:五环外的烟花爆竹长期经营网点禁止销售烟花,公交车驾驶员驻车时熄火,路灯提前十分钟开启。首都文明办印发的雾霾科普小册子下发基层。

晚上点,市环保监察总队副调研员赵志威刚回到队里。从日开始,除了自己分内的工作,赵志威还随着市政府督察室、市监察局、市环保局组成的应急督察组赴各区县、各部门现场督察应急措施的落实。据了解,包括各区县单独成立在内,全市一共有个针对雾霾的督察组正在行动。

“检查的点一天有七八十家,基本上全市各区县都去过了。”在检查过程中,冒黑烟的作坊、焚烧垃圾的现场、未覆盖的土石方,还有给雾霾添料的露天烧烤,赵志威都碰到了。被检查的家燃煤锅炉单位中,就发现有家超标。

“去年可能还只停一两条生产线,今年连锅炉房都停了”,虽然问题仍然存在,赵志威在检查中也发现,企业的环保意识正逐渐增强。

“预警”小时

环保局通知工作人员乘公交

“居高不下的监测数据让人忧心,又似乎已让人麻木。”日凌晨,不同于以往的预报发布,市环境监测中心官方微博显得有些忧心。不过随后,市气象局的一条微博让人们见到希望,“较强的冷空气前峰已从新疆进入到河西走廊北部。北风已过玉门关,京城不日即可现蓝天。”

人们在等待冷空气来逐散雾霾同时,并没放弃当下的努力。

市应急委、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下发通知,要求从昨日起,全市党员干部带头绿色出行,全市各级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要严格控制各类会议、严格控制机动车上路行驶。

“我们公车都停在院子里了。”市环保局相关人士说,已通知工作人员选择公共交通上下班。在市住建委的地下车库,几乎没有停车位,除了执法检查的,其他公车都已封存或停驶。

“其实坐公交也方便。”路公交车司机吕师傅昨天表示,这两天经常会听到乘客聊天时,谈到减少开车改坐公交,为了应对客流的变化,公交集团还准备了备班车。

此外,全市的医疗卫生机构目前已要求各区县、各大医院加强呼吸道等疾病救治力量。

对于种种措施,市环保局副局长姚辉表示,政府尽力减排,也希望市民能从自身角度做力所能及的事。

截至今日零时,空气重污染应急橙色预警,仍未解除。

本版稿件采写/新京报记者 邓琦 温薷 郭超 马力 刘春瑞 杜丁

养生之道网导读:月日,执法人员在一处工地内对露天堆放的沙土进行遮盖处理。当天中午,北京市的空气重污染预警级别由黄色上调至橙色。新华社记……

月日中午时,北京发布空气重污染橙色预警。

雾霾来袭是在此前一天,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当天发布空气重污染黄色预警。次日,预警由“黄”升级为“橙”。这是北京自年月发布新版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以来,首次启动橙色预警,这也是仅次于红色预警的第二高级别预警,预示着未来持续天还将交替出现重度污染或严重污染。

截至今天零时,此次橙色预警时长达到了个小时。据天气预报预计,雾霾消散,至少得等到日。

在这小时中,随着污染浓度直线上升,直至居高不下,人们开始意识到,这是一次打破纪录的污染过程。在市民用各种方式减缓雾霾对自身带来危害的同时,官方的信息发布、应急响应、主动减排也没有停止过。

一个城市的减霾行动正在进行,或者说,从未停过。

“预警”小时

多渠道发布橙色预警

月日中午时分,石景山区环保局副局长吴景义的手机,弹出了一条短信。

“今日时,全市空气污染由黄色预警级别提升至橙色预警。相关单位加强空气重污染应急橙色预警措施执行力度。”短信发送自石景山区政务信息门户短信平台,除了吴景义,石景山区政府主管领导、个成员单位都接收了该信息。

此时,距北京首次发布空气重污染橙色预警仅过了半个小时。在此之前,市环保部门已将启动橙色预警的信息,通过微博进行了发布。

在收到短信约分钟后,包括吴景义在内,收到信息的石景山区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所有成员单位负责人,第一时间启动相应预案,石景山公众短信平台向全区居民发布了空气重污染期间的生活服务指导。

除了石景山等北京市各区县外,分钟内接收和广发信息的,还有北京市一级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成员单位:市环保局、市交通委、市住建委等各有关部门。

就在此前一天晚上,北京市环保监测中心主任张大伟跟同事们监测分析数据至深夜。日上午,监测中心将数据和预警建议报给市环保局大气处和应急管理处,而北京空气重污染应急管理的“大脑”――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办公室,就设在了环保局。

随后,由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总指挥批准,指挥部办公室发布橙色预警。

橙色预警的信息,也通过各种传播渠道,传递给每一位市民。

当晚,坐在电视屏幕前的市民们会发现,北京电视台各频道台标正下方,已经挂出了气象部门同步发布的霾橙色预警信号。

下午时,北京市环保局环保监测中心监测大厅,大屏幕上的北京地图中,有“红得发紫”的个监测点位,根据色度对应的级别,全市整体空气质量已达到重度污染。这里是为空气重污染提供决策信息的数据库。

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办公室成员、市环保局副局长姚辉被媒体团团围住。

“启动预警后多久把信息传达给相关部门?”媒体记者发问。

“第一时间,越快越好。”姚辉回答得很干脆。

“预警”小时

全市督察组治污减霾

月日,雾霾来袭第三天。

上午,市委副书记、市长王安顺到市环保局和市环境保护监测中心,叮嘱相关部门确保准确、全面、客观、及时地向社会提供预报预警服务。

“减霾”的各项具体措施也在这天全面展开:五环外的烟花爆竹长期经营网点禁止销售烟花,公交车驾驶员驻车时熄火,路灯提前十分钟开启。首都文明办印发的雾霾科普小册子下发基层。

晚上点,市环保监察总队副调研员赵志威刚回到队里。从日开始,除了自己分内的工作,赵志威还随着市政府督察室、市监察局、市环保局组成的应急督察组赴各区县、各部门现场督察应急措施的落实。据了解,包括各区县单独成立在内,全市一共有个针对雾霾的督察组正在行动。

“检查的点一天有七八十家,基本上全市各区县都去过了。”在检查过程中,冒黑烟的作坊、焚烧垃圾的现场、未覆盖的土石方,还有给雾霾添料的露天烧烤,赵志威都碰到了。被检查的家燃煤锅炉单位中,就发现有家超标。

“去年可能还只停一两条生产线,今年连锅炉房都停了”,虽然问题仍然存在,赵志威在检查中也发现,企业的环保意识正逐渐增强。

“预警”小时

环保局通知工作人员乘公交

“居高不下的监测数据让人忧心,又似乎已让人麻木。”日凌晨,不同于以往的预报发布,市环境监测中心官方微博显得有些忧心。不过随后,市气象局的一条微博让人们见到希望,“较强的冷空气前峰已从新疆进入到河西走廊北部。北风已过玉门关,京城不日即可现蓝天。”

人们在等待冷空气来逐散雾霾同时,并没放弃当下的努力。

市应急委、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下发通知,要求从昨日起,全市党员干部带头绿色出行,全市各级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要严格控制各类会议、严格控制机动车上路行驶。

“我们公车都停在院子里了。”市环保局相关人士说,已通知工作人员选择公共交通上下班。在市住建委的地下车库,几乎没有停车位,除了执法检查的,其他公车都已封存或停驶。

“其实坐公交也方便。”路公交车司机吕师傅昨天表示,这两天经常会听到乘客聊天时,谈到减少开车改坐公交,为了应对客流的变化,公交集团还准备了备班车。

此外,全市的医疗卫生机构目前已要求各区县、各大医院加强呼吸道等疾病救治力量。

对于种种措施,市环保局副局长姚辉表示,政府尽力减排,也希望市民能从自身角度做力所能及的事。

截至今日零时,空气重污染应急橙色预警,仍未解除。

本版稿件采写/新京报记者 邓琦 温薷 郭超 马力 刘春瑞 杜丁

重生之文娱王




(成都养生网)

附件:

中医养生


© <养生网_主关键词>成都养生网-提供健康养生常识、养生之道、食疗养生、运动养生等其他知识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成都养生网